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09:叶小檬,死鸭子嘴硬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312 2019-09-02 19:00:00

  “走吧。”沈律朝叶小柠伸出手,原本还想抗议挣扎下的叶小柠瞬间被治愈,将自己白嫩的小手伸到男神的掌心。

  轻轻碰一下,收回,轻轻碰一下,再有些怯怯地收回。

  沈律终于没了耐心,直接握住她的手,出了门。

  咚!

  叶小柠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嗷,她要一个星期不洗手!

  不过,等男神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Levante停在她面前时,叶小柠愣住了。

  “舅舅,你不上班的么?”

  诺衡律所和省实验是两个相反的方向啊,一东一西。

  “听说你抄瑶瑶的作业,把答题卡抄反了,还把她名字抄上了?”

  沈律双臂搭在方向盘上,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车窗前的叶小柠。

  叶小柠嘴里还嚼着口香糖,闻言直接呛了下,“咳咳……不、不是,我那是意外,对,意外。”

  “上车。”沈律去见完殷瑶和叶小柠他们班主任,还有个会要开。

  “噢噢。”叶小柠拉开后座的车门,刚要上车,就听沈律问:“我是你司机?”

  叶小柠碰了一鼻子灰,任命般地坐到前排副驾驶座上。

  难得她因为抄错答题卡的事心虚一次想离男神远点,真是的。

  叶小柠正脑补着父上大人见班主任的情形,冷不防看到沈律放大的俊脸。

  她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沈律凑近,勾过她身侧的安全带,系好。

  叶小柠从包里摸出一包话梅,自己嚼着一颗,还不忘投喂男神。

  男神凉凉地瞥了她一眼,“零食少吃,胖。”

  叶小柠无语问天,是谁说她太瘦要给她补身体的?不过,男神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行行行,她不吃了还不成?

  省实验,班级。

  叶小柠刚坐下,殷瑶就扯了扯她身上的外套,“你这什么打扮?”

  叶小柠忙把外套脱下来,把书包里的东西往桌上倒,“别提了,你舅的品味堪忧。”

  错题本落在桌上时摊开着,殷瑶瞥了一眼,视线瞬间盯住:“这字……”

  沈家的几个长辈,殷瑶最崇拜的就是她小舅,小舅的字,她怎能不认识。

  殷瑶长臂一捞,揽住叶小柠的脖子,手撑在她课桌上,标准的桌咚姿势。

  “叶小柠,你老实交代,你和我舅发展到哪一步了?”

  叶小柠对上殷瑶的那双杏眸,与男神有三分相似的眼睛,她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

  课代表突然来到班级,“叶小柠,殷瑶,何老师找。”

  叶小柠听到河东狮找她,吓得从座位上窜了起来,她拉住课代表,“上次你让我帮你搞的鲲神的签名,我下午就给你弄到,你就跟老师说我不在!”

  要死了,要是让河东狮当着她爸的面骂她一顿,她爸那个妻管严,再回去跟母后大人一说,她小命不保啊。

  课代表愣了下,“好。”这波值啊,他粉了鲲神三年了。

  办公室

  坐在何东对面的不是叶小柠以为的她爸,是她家男神,沈律。

  何东乐呵呵地给沈律泡了杯茶,国字脸上挂着灿烂如春光的笑容。

  他从教二十余年,沈律是他门下最优秀的学生,没有之一。

  “沈律啊,没想到殷瑶是你的外甥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丫头颇有你当年的范儿。”

  沈律捧着茶杯,朝何东笑笑,两人就着这俩孩子的事,寒暄得气氛不错。

  课代表带着殷瑶进来,说了句:“叶小柠不在”就落荒而逃。

  殷瑶走进办公室,给二人打了个招呼:“何老师,舅舅。”

  “叶小柠藏哪儿了?”沈律问。

  殷瑶忙摇摇头,“不知道,她不在诶。”

  她是真不知道,那丫头鬼精灵着呢,每次逃课何东都逮不着她。

  “沈律啊,你和殷瑶在这等会儿,我去找。”何东站起身,却被沈律拦下,“不用,何老师你坐着,我给她打电话。”

  在省实验校园东边小花园里躲着的叶小柠,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险些没把手机扔出去。

  她没敢接,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抠着石缝。

  叶小柠盘腿坐在假山上,脑袋缩在假山后面,一个河东狮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的地方。

  电话挂断后没多久,叶小柠收到了来自男神的短信。

  【叶小柠,给我过来!】

  叶小柠手一抖,手机差点没掉进假山下的池塘。

  办公室

  叶小柠进来的时候,头都快埋到胸口了。

  她怕啊,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怕男神怕得要死。

  “何、何何老师,舅舅。”

  何东诧异地看了沈律一眼,没听说叶小柠和他有什么亲戚关系啊。

  “她随瑶瑶。”沈律解释了句。

  何老师知道殷瑶和叶小柠是死党,也没多问,语气和善,“小柠啊,老师知道上了高三学习压力大,女孩子跟不上是正常的,但是抄作业是不可取的,以后,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啊。”

  叶小柠猝然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河东狮,眨巴着眼睛,再看看殷瑶。

  河东狮……今天是怎么了?

  “老、老师,您……不骂我?”叶小柠嘴巴张成O型,说话都不利索了。

  她不知道沈律和何东老师之间的关系,只以为不是她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不骂不骂,以后有不懂的,常来办公室问,老师等着你们。”何东笑呵呵地说。

  显然,看到得意门生,他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又教导了几句,沈律拉开办公室的门准备走人时,门口站了个气质儒雅的男人。

  叶小柠突然扑进了男人怀里,“嗷,老爸!”

  叶邵庭穿着休闲装,揉了揉叶小柠毛茸茸的脑袋,“好了,宝贝儿,出来,我怕你母上大人吃醋。”

  沈律提着叶小柠的后领,不着痕迹地将人从叶邵庭怀里挖了出来。

  “邵庭哥。”他轻轻颔首,打了个招呼。

  以前沈律跟着时桦做项目的时候,去过叶家吃饭,叶邵庭认识他,“沈律,你怎么在这?”

  他说完,又看向沈律身后的何东,“对不起何老师,早上高峰期堵车,来晚了一会儿。”

  何东当然没意见,要不是叶邵庭来晚了,他哪里能和自己的得意门生聊这么久。

  象征性地跟叶邵庭说了几句叶小柠的学习问题,也就让他蒙混过关了。

  “叶先生,你们二位先回去吧,我也要带殷瑶和小柠回去上课了。”

  殷瑶还好,落落大方地挥手道别:“叶叔叔,舅舅,再见。”

  叶邵庭很是和善地轻轻点头,朝她挥了下手。

  而叶小柠呢……一步两回头地看着叶邵庭,泫然欲泣的小模样。

  “沈律,有个事儿,我还想请你帮个忙。”叶邵庭和沈律并肩下着楼梯。

  “你说。”沈律把手机放回裤袋里,侧头看向叶邵庭,以示尊重。

  “我之前写了部书,叫《魔道帝尊》,和梁导签了影视剧改编合同,想请你帮我看看合同有没有什么问题。”

  沈律猝然止住步伐,《魔道帝尊》?他想到叶小柠之前拿着的那本纸质版《魔道》。

  “邵庭哥,你是……名叫‘鲲之大,一锅炖不下’的那个网络作家鲲神?”

  沈律平时不翻什么娱乐八卦,只看时事政治,哪里知道鲲神的真实身份居然是……

  叶邵庭点点头,打趣了一句:“看来我的知名度还不够啊。”

  “邵庭哥一部书,可抵我几个大案子了。”沈律在法庭上强势,可平时却极其谦和。

  叶邵庭倒是没觉得多么自豪,他一部《魔道》破百万的收入虽高,但是还没法与沈律一小时几千块的律师费相比。

  这个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等小柠檬出嫁,我写两部稿子,嫁妆估计就都有了,哈哈。”

  站在校门外等着商陆提车过来的沈律不知道,眼前这个被他叫做“邵庭哥”的男人,不久的将来,直接在辈分上压了他一头。

  这是后话。

  叶小柠午饭是在食堂吃的,殷瑶去找她竹马蒋梓修了,她就没不起眼地跟着。

  想到男神说她零食吃得太多了,胖,叶小柠随便打了个素菜。

  她端着餐盘桌下,给男神发了条消息。

  柠柠有点甜❤【舅舅,你吃午饭了么?】

  刚放下手机,就看到对面坐下了一个人,扎着个马尾,和她如出一辙的脸蛋,表情却没叶小柠那么青春洋溢,眼神里带着几分冷漠,叶小檬。

  叶小檬把自己打的两荤两素推到两人中央,又把叶小柠打的那个素菜拖到自己面前。

  “想饿死明志?”叶小檬嫌弃地说道,手上的动作却不慢,拿了个小碗夹了一根鸡翅、三块排骨,又剥了三只白灼虾蘸了酱推到叶小柠面前,“多吃点,补补脑,省得拉低我智商。”

  叶小柠啃着鸡翅,像剔着叶小檬的骨头,“你就不能尊重下我?我是你姐!”

  叶小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比我早出生5分钟,智商比我低50。”

  叶小柠炸毛:“喂喂喂,要不是我大义凛然,把智商分给你,你以为你能智商160啊。”

  “白痴。”叶小檬说完,拍出一个习题本到叶小柠面前,随后,起身离开。

  叶小柠一口青菜卡在喉咙里,好不容易用汤顺下去了,她抚着胸口看叶小檬留下来的本子。

  那习题本上是各种各样的经典习题,重点字眼和题型都用记号笔做了标记。

  上面是整理得十分清晰的解题思路和方法归纳,足足有五六十页,是叶小檬的笔迹。

  叶小柠也不恼她的态度,叶小檬随她们的妈妈时桦,脸皮薄,明明很在意,却非得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她拿起手机,男神舅舅一直没有回她,倒是等到了叶小檬的微信消息。

  檬檬有点酸❤【看不懂问我,做会了,保你考试不挂。】

  她对自己押的题,有这个自信。

  柠柠有点甜❤【mua~】

  5min后,叶小檬没回她,不过叶小柠看到了她支付宝的推送消息。

  她的饭卡上多了¥200,叶小柠笑得眉飞色舞,叶小檬这厮,死鸭子嘴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