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08:男神凶我怎么破?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009 2019-09-01 20:05:00

  深夜,不醒酒吧

  沈律一走进包厢,沙发上的蒋传烨一苹果就朝他扔了过来。

  “三哥,万年光棍从良了啊,我听东晟说,你跑去菜市场了?”

  沈律虽有一手好厨艺,但这么多年的业务忙下来,他从不自己开伙做饭。

  沈律蹭坐了陆东晟的商务车,陆东晟是在菜市场把他放下来的。

  沈律坐下,点了杯柠檬水。环视一周,包厢里人还真不少。

  他家大哥沈彻,陆家陆东晟,陆北琛;蒋二蒋传烨,键盘手令骁棠,晓相忆也在。

  除了心心念念沈律他妹沈微微的令骁棠和已有妻儿的沈彻之外,几个人身边人手一个妹子。

  端着柠檬水进来的美女把杯子在沈律面前放下,还端了杯长岛冰茶,在沈律身边坐下,“三少~”

  沈律淡淡地瞥了一眼蒋传烨,蒋传烨立刻起身,走到妹子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妹子立刻站起,蒋传烨坐到了沈律身边,一搂他的肩膀,“老实交代,是不是在云顶公寓金屋藏娇了?”

  沈律没理会他,“相忆,明天你盯着点诺衡的事。”他还要去一趟省实验。

  晓相忆也是他当初打造诺衡时的合伙人律师,虽然内敛低调,但业务能力极强。

  “好。”

  陆北琛的手在身边的妹子身上游走,还不忘对沈律说:“沈三,你要是金屋藏娇,我先替我二姐伤心五分钟。”

  “哈哈哈——”众人哄笑不止,陆北琛的二姐陆南乔可是H市上层圈子鼎鼎有名的千金,奈何心有所属,还偏偏倾心于沈律这个不解风情的木头。

  陆东晟比陆北琛更为成熟内敛,顾虑到自己妹妹的名誉,低声道:“小四,说话注意点!”

  蒋传烨和沈律说东说西,沈彻坐在沈律的另一边,用手肘碰了碰沈律。

  “有时间回家一趟?”沈彻问。

  蒋传烨自知两兄弟有话要说,去拉人组麻将局了。

  沈律侧身,浅浅地喝了口柠檬水,“怎么?老妈同志给二哥安排相亲,又叫我陪绑?”

  沈家老二沈衍和老三沈律,都算是大龄青年了。

  沈老大嘿嘿一笑,他已有妻儿,还是当初被老妈孟简同志逼婚的结果。

  看着沈衍和沈律的窘态,心底露出八百幅的姨母笑。

  “我说老三,你要是有情况,就赶快带回来,省得妈整天催你。”沈彻走曲线救国战略。

  沈律瞥了他一眼,“你是要让我把欧景尧带回去,还是带蒋二?”

  沈彻目光惊悚地在沈律身上的某处扫了眼,“你、你你是……”

  沈律起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罔顾那边麻将三缺一的招呼,“我先走了。”

  殷瑶晚上不和叶小柠一起住,那丫头一个人,总归是不安全。

  “诶,我让徐希送你?”沈彻今天有个应酬,恰好带了助理徐希。

  “不用了,我开了车。”沈律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沈律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快零点半了,客厅的餐桌上,趴着一个人。

  客厅的水晶灯没开,只在餐桌上有盏台灯,叶小柠趴在桌上,耳朵里还戴着耳机,睡得很不舒服,脸上都压出了褶皱。

  沈律脱下外套,等自己身上的寒气散了,才走上前去。

  他动作轻柔地摘下叶小柠的一只耳机塞到耳朵里,耳机却传来了英语课文的声音。

  她身下压着的,是一套数学卷,卷头写着9.2交。

  9.2,那不就是明天么?噢不,已经零点了,今天。

  卷子上大面积的空白,沈律还在桌边看到了她用完的十几张草稿纸。

  翻了翻,写的还真不少,但没一个公式用在点子上的。

  此时,沈律正站在叶小柠身后,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拿着她的草稿纸。

  叶小柠睡相不好,不知梦到了什么,呢喃了一声:“冰糖肘子,好吃……”

  随后,猛地往后一倒,她坐的是张凳子,沈律忙兜住她的腰,草稿纸洒了满地。

  “醒醒,叶小柠,醒醒!”她班主任是教数学的,作业没写完,不得吃了她?

  “唔,别闹……”叶小柠只穿了件宽大的睡裙,趴着的动作,领口拉得很低。

  她没直起身子,反而靠在沈律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下滑至腹肌处,还捏了一把。

  沈律瞬间浑身僵硬起来,不知怎的,二人的姿势就变成了……

  他勾着叶小柠的腰,叶小柠跨坐在他腿上。

  沈律深深地吸了口气,拿起桌上的笔,开始做叶小柠的数学作业卷。

  题不难,在高考理科状元沈律眼里,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区别。

  他做完了大半张,又给她把错题整理好,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

  沈律一手勾着她的腿弯,一手揽在她的后背上,抱着叶小柠走进卧室。

  把人放在床上后,沈律看到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几条未读微信,还有两个未接来电。

  沈律手指一动,密码不正确。他回过神来,沈律,你幼不幼稚?

  叶小柠躺在床上,突然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睡裙直接被她撩到了小腹处。

  透过客厅昏暗的灯光,沈律看到她腰间的那块淤青。

  那是叶小柠撞在厨房料理台上撞的,沈律眸色微沉,他没想到这么严重。

  毕竟,叶小柠的表情向来浮夸。

  沈律找了药箱,复又回到了叶小柠的卧室,给她上了药,才踱步出去。

  翌日,叶小柠被刺耳的闹铃声惊醒的时候,吓得魂儿都飞了。

  卧槽,上午第一节课就是河东狮的课,她的数学作业还没着落呢。

  她从卧室冲出来,就看到沈律穿着家居服,端了锅粥从厨房走出来。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两盘小菜,还有个汤,挺香的。

  “去洗漱,吃饭。”沈律淡淡地说,把粥放下,转身进了厨房。

  他去厨房拿餐具的空档,叶小柠飞快地从沙发上的书包里翻出作业,却惊人地发现……诶,写完了?

  沈律拿着碗筷从厨房出来,看到叶小柠呲着虎牙展开双臂跑过来,身子微微一侧,避免她扑到他怀里。

  “呜呜呜舅舅,谢谢你,我太爱你了!嗷我要给你当童养媳!”

  昨晚殷瑶没回来,就只有沈律在,她不觉得她梦游能把导数的压轴题都做出来。

  一下没扑到,叶小柠一转身,一点不含蓄地直接展臂环住沈律的腰,脸埋在他的小腹上蹭了蹭。

  沈律拉开她,“去洗脸,别蹭脏了我的衣服。”

  叶小柠哼着歌儿去洗漱,心情好到了极点。

  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沈律已经坐在桌边,姿态优雅地喝着玉米粥。

  叶小柠拉开沈律旁边的凳子,没坐下,手搭在沈律的肩膀上,直接在他右脸上啵了一口。

  沈律口中的粥险些没卡在喉咙里,偏偏叶小柠还心情大好地说道:“我刷牙了,不会蹭脏你的脸!”

  沈律:“……”这是蹭不蹭脏的问题么?

  不对……沈大律师意识到了个更严重的问题。

  “谁帮你忙你都这么往人家身上扑?”她这什么破毛病?

  “不是啊。”叶小柠夹了一筷子辣白菜就要往嘴里塞,沈律立刻截住她的筷子,夹过她那一筷子菜放到自己碗里,“口腔溃疡,你别碰辣的。”

  叶小柠看着他不嫌弃她的模样,偷笑了下,眉飞色舞的模样,活脱脱的戏精。

  她接着刚刚没说完的话说道:“是我妈啦,母后大人傲娇得很,每次都说我吃零食会胖,但每次出差回来,都给我带一堆零食,她一板起脸来,我亲她一口她就消气了,还有我爸和我二叔……”

  沈律听到前边本来还松了口气,然而等叶小柠说到后面,他手里的筷子往桌上一放:“打住,你一个女孩子,和异性保持点距离是最基本的尊重。”

  叶小柠看着起身回了卧室的男神,一脸茫然,保持距离……尊重?她和她爸要保持距离?

  吃完早饭,叶小柠换了件衣服准备去学校。

  她穿着紧身的牛仔短裤,衬得她双腿修长,上身是一字肩吊带,搭了件浅色的雪纺网纱外套。头发随意扎了起来,涂了点唇彩。

  “回来!”叶小柠在门口穿凉鞋的时候,沈律一把拉住她,把门关上。

  “怎、怎么了?”

  “你这什么打扮?去换了。”沈律根本不容置疑,将人拉到房间门口,推了进去。

  “我,我这打扮有什么问题么?”叶小柠对着镜子转了个圈,挺好的啊。

  沈律拉开她的衣柜,叶小柠带到云顶公寓的几套衣服,都是这种贴身、短款的。

  “那个……舅舅,你看瑶瑶平时穿的也都是这种小女生风格的啊。”

  叶小柠又指了指一边殷瑶的几件衣服,还有件露脐的呢。

  沈律回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拿了件黑色的外套,不容置疑地罩在叶小柠身上。

  “穿这个。”

  叶小柠看着连价签还没撕的衣服,外套很大,足以遮到她膝盖上方。

  沈律蹲下身,动作一气呵成地把拉链给她拉上,刚刚她青春洋溢的短裤,直接就看不到了。

  叶小柠:“……”这是要闹哪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