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07:沈三公子洗手调羹汤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153 2019-09-01 20:00:00

  “啊对不起,我走神了。”叶小柠脸一红,低头看了眼已经被蒋梓修写满了的草稿纸,有点不好意思。

  蒋梓修深吸了口气,他自小就是家里的天才少年,但太过倨傲,堂哥蒋传烨说他需要磨练自己的心性。

  蒋梓修其实并不差给叶小柠补课的钱,但是想到蒋传烨的话,他还是来了。

  需要补课的,肯定都不是什么水平高的,正好磨练耐性。

  再加上叶小柠的妹妹是叶小檬,他没有不来的理由。

  但蒋梓修没想到的是……“双星问题,重力和万有引力公式的联立运用,这个会么?”

  叶小柠居然弱弱地问了句:“重力公式是什么?”

  蒋梓修:“……”这课没法讲了。

  这时,殷瑶提了三杯水果茶进来,“梓修,小柠子,早!”

  她把葡萄味的给了蒋梓修,橙子味的给了叶小柠,问道:“不介意我打扰你们吧?”

  “你在这正好。”蒋梓修阴晴不定地说了句。

  “啊?”殷瑶没反应过来。

  蒋梓修拿起加冰的青葡萄果茶吸了一大口,手抄裤袋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吹着风说道:“我怕我忍不住揍人。”

  殷瑶看了眼欲哭无泪的叶小柠,拿起蒋梓修刚刚写过的草稿纸看了看,随后就懂了蒋梓修的感受。

  一个在国家级奥林匹克竞赛中取得物理学科二等奖的顶级学霸,给一个学渣讲什么重力公式、胡克定律、ρ=m/V……想想都扎心。

  过了两分钟,叶小柠屁股已经离开了椅子,在殷瑶的使眼色下,想去跟蒋梓修说点什么缓和下的时候,蒋梓修却突然走回来,坐下。

  “你把我刚才给你讲的那两道题,自己整理一下。”

  他自己则把袖子挽到肘弯,撕下一张纸,开始写公式。

  开始叶小柠还兴致勃勃地看,半个小时后……蒋梓修已经默写到了第一百零七个公式,并且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终于,校草停了笔,叶小柠也刚好整理完两道题。

  校草把整整三页纸的公式拍到了她面前,“二百九十四个公式,下周的今天,我要看到你全都背会了。”

  叶小柠一惊,直接咬到了舌头,疼得直呲牙,捂着嘴含混不清道:“什么?二百九十四个公式,七天?”

  蒋梓修从最基本的知识,用了一个小时,把初高中物理近三百个基本公式条理清晰地给叶小柠讲了一遍。

  殷瑶没打扰二人,做完了功课就回屋开了电脑,打了几局联盟。

  课间休息时间,叶小柠给蒋梓修递了瓶酸奶,“我舅是怎么找到你给我补课的?”

  蒋梓修坐在沙发上舔了下奶盖,没半点富二代的高冷。

  “你舅?”他问。

  “咳……瑶瑶她舅,我这不是入乡随俗么?”

  蒋梓修不懂她们女孩之间的友谊,入乡随俗,还能这么个随法儿?那见到殷瑶她爸,叶小柠叫啥?

  “你还没回我呢!”

  “到时间了,上课吧。”蒋梓修抬腕看了眼时间,灰色的卡地亚闪着华光。

  叶小柠本以为蒋梓修只是抱着富二代的玩心来消遣她的,不曾想,一讲就是一上午。

  蒋梓修本人的思维十分强大,叶小柠其实也不笨,就是考上宁省第一的省实验高中后,没什么人生目标。

  平时嘻嘻哈哈,可当她真的认真起来,按照蒋梓修的思路,也能勉强解出一两道类型题。

  时间一恍就到了中午十一点半,蒋梓修给她留了点作业,见叶小柠还在埋头做题,下抿的嘴角微微扬起几分。

  蒋梓修给她和殷瑶叫了份外卖,跟殷瑶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下楼时,他发了张叶小柠埋头做题的照片给叶小檬,【你姐有我看着,放心吧。】

  叶小檬没有回,如果说叶小柠像松鼠,叶小檬就是狮子,带着王者的冷漠。

  蒋梓修也不恼,他习惯了和叶小檬的聊天模式,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他自言自语,叶小檬被他的消息“骚扰”烦了会回个【嗯】或者【……】

  午饭期间

  “小柠子,昨晚我舅啥反应啊?”殷瑶吸溜两口土豆粉,夹起个鱼丸,眼放绿光地看着叶小柠。

  叶小柠坐在她对面,闻言,眉毛瞬间耷拉下来,“别提了,我压根就没那个胆儿喝。”

  叶小柠在殷瑶鄙视的目光下拿出手机,刚把飞行模式关掉,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电话来源:柠小宝家滴男神

  【啪叽一声——】叶小柠正yy着男神,做贼心虚,吓得直接把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她在殷瑶暧昧的视线下跑到阳台,接起了电话。

  “喂、喂……舅舅。”

  “关机了?”

  “噢,刚刚开的飞行。”叶小柠回了句,一抬头,阳台上正晾着沈律那天换下来的衣服和……内裤,看得她脸又烫了起来。

  此时,沈律正搭着陆家老大陆东晟的商务车,从S市往回赶。

  “昨晚……”沈律才说出两个字,低沉悦耳的声音,就轻易击垮了叶小柠的心理防线。

  叶小柠的脸瞬间皱成苦瓜,“舅舅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当着你的面喝酒!”

  她一说完,自己都傻了,嗷……她怎么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靠!

  “你这酒品,还想出去喝酒?”沈律修长的手指在安全带的扣上划过,问了句。

  “啊?我我我立志要成为一名像你这样的高级律师啊,大众男神,国民偶像,我那不是得多去夜店酒吧喝点练练酒量么?”

  “欠收拾是不是?”沈律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

  前排开车的陆东晟在红灯处停下时,转过身扶着椅背调侃道:“女朋友不听话?”

  沈律凉凉地瞪了他一眼,“恨嫁?”

  陆东晟是他们圈子里公认的大哥……35岁高龄,年龄最大的单身狗么。

  陆东晟作势要捶他,“我说沈三,你这么多年也都没个女朋友,要不咱俩凑合凑合,我弯一下?”

  “欧景尧比你弯得早。”沈律不理他,靠在椅背上浅眠。

  欧景尧是欧式国际银行的少东家,为了躲避老母亲狂轰乱炸的相亲,直接说自己和挚交沈律有一腿,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

  云顶公寓,16:00p.m.

  叶小柠午觉醒来后,点了份水果捞,一边吃一边继续和物理题死磕。

  看到蒋梓修又折了回来,她愣了愣,“蒋同学,你怎么来了?”

  “我的iPad好像落在这里了。”蒋梓修视线逡巡了下,在沙发的抱枕下摸出了他的iPad。

  “噢,蒋同学你来得正好,这个题,我想请教下你。”

  叶小柠屁颠屁颠地跑到蒋梓修身边,把习题、草稿纸和笔递给他。

  蒋梓修坐在沙发上看题的功夫,就感觉身边一塌,叶小柠坐在了他身边,还递了杯水过来。

  “献殷勤,你每天要背的20单词也不会变成2个。”

  嗯,蒋同学在微信上又给叶小柠推了个单词软件,她用的是学生端,他则用教师端,实时抽查她的背诵情况。

  “这样,电磁棒的运动分三个阶段,发电区、电动区和减速区……”

  公寓大门半掩着,没锁。

  沈律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蒋梓修一手搭在叶小柠身后的沙发背上。

  草稿纸摊开在叶小柠的腿上,蒋梓修正用笔在草稿纸上刷刷写着什么。

  叶小柠娇小的身躯,从侧边看像是被蒋梓修整个抱在怀里一样。

  沈律脚步轻,两人倒是都没注意到他,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题里。

  他把手里提着的蔬菜和鱼放到厨房,去阳台点了支烟,在手机上按下几个数字。

  “商策,那丫头的补习老师……”是不是太年轻了?

  “老板,那是蒋传烨蒋二公子的堂弟,是柠宝贝他们学校的年级第一,还是校草,请动他费了我不少力气呢。”

  沈律手抄在裤袋里,把阳台上晒着的衣服翻了个个,“蒋传烨应该挺高兴你费这个力气。”

  否则,八百年不联系的堂弟,怎么会商策一条消息,就把人给请到位了。

  “老板,小蒋业务能力怎么样?”商策紧张兮兮地问。

  沈律回头看了眼,蒋梓修走的时候,说了句:“明天周一,晚上我过来陪你做作业。”

  “噢噢。”叶小柠点头,精神气像是要被物理题榨干了。

  “单词按时背,还有我给你出的物理题,学霸君查不到,明晚我要检查。”

  对于“蒋梓修业务能力如何”的问题,沈律回了商策一句:“这你得问叶小柠。”

  电话刚挂,叶小柠就已经走进了厨房,手里还拿着盒药,在倒水。

  沈律拉开阳台门,叶小柠吓了一跳,开水直接溅到了手上。

  “啊——”

  沈律手里刚收回来的衣服猛地落、地,他走到叶小柠面前,立刻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冲着,呵斥了句:“能不能小心点?”

  “舅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眼神里跳跃着雀跃的光,白嫩的小手被男神的大掌包裹着,嗷……这波烫伤烫得值了,请再浇我一壶开水。

  “忙完,就回来了。”沈律记得,明天还要去一趟省实验。

  “生病了?这什么药?”沈律从叶小柠的手里拿过她的药,B2,治口腔溃疡的。

  叶小柠捂着腮帮子,“别提了,今天上课的时候,咬到舌头和牙床了,都出血了,你看……”

  叶小柠张开嘴,虽然已经看不出血迹,但舌尖上不小的一片溃疡触目惊心。

  沈律捏住她的下颚,突然逼近,高大的身影就这么罩下来,黝黑的眸子不转睛地盯着她。

  “这么巧,还能咬到舌头?”

  他明显是不信的。

  男神突然靠近,身上清凉的薄荷气息虽淡,却直往鼻子里钻。

  叶小柠的脸瞬间就红了,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当然了,不信,你、你问蒋梓修去,他最知道了。”

  “叶小柠,我给你找补习老师,不是让你谈恋爱的!”

  沈律的语气比脸色还要沉下几分,平日里在法庭上都气定神闲的温润沈三公子,在叶小柠面前,他却不知道被惹怒过多少次。

  男神一发怒,叶小柠的理智瞬间回归,“啊?不是,舅舅你在说什么,谈什么恋爱,蒋梓修是瑶瑶……啊不是,我们就是同学关系。”

  叶小柠说到一半慌忙住嘴,这老古板男神,连她早恋都一副天要塌了的模样,要是被他发现他亲外甥女早恋了,还不得毁天灭地?

  “真的没有?”沈律身上不经意间展露出庭上辩护的气势,让叶小柠有些发怵。

  “没有,我喜欢的又不是他。”叶小柠嘟囔了一句,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唉,不提也罢。

  沈律松开捏着叶小柠下颚的手,身体却突然向叶小柠靠过去,叶小柠僵得一动不敢动。

  心底……已经乐开了花,男神莫非是要抱她?叶小柠后背靠在厨房的水池棱上,已经摆好了姿势。

  下一秒,花谢了。

  男神手臂绕过她,在水龙头下洗了个手,随后,戴上橡胶手套,从黑色塑料袋里拿出了一条鲢鱼。

  鱼扑棱扑棱地甩尾挣扎,却被男神粗暴地按在了菜板上,下一秒……夺魄追魂大菜刀刷地落下。

  叶小柠不忍再看,默默转身出了厨房,点开自己的微博发了条:

  【嘤嘤,好粗暴,

  ……

  为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鲢鱼兄弟

  默哀三分钟,

  默哀完毕。】

  她不经常玩微博,甚至不用真名,因为老爸“鹏之大,两个烧烤架”的微博太火了。

  叶小柠之前的微博一注册,就挤满了要给她当妈的叶四公子的粉丝。

  叶小柠索性就注册了个小号,没人知道她这个微博,殷瑶都不知道。

  她从房间里拿了筒薯片出来,黄瓜味的。一边吃,叶小柠一边往厨房挪。

  厨房里,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袖口挽到肘弯,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呈小麦色,十指修长。

  他一手按着青椒,另一只手飞快地下刀,青椒很快地变成粗细匀称的青椒丝。

  一旁是一整盘切好了的土豆丝,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调料。

  做饭的男人最帅,尤其是你喜欢的男人为你做饭!

  想到这句经典的话,叶小柠没忍住,把手机调成静音,点开相机对准落日笼罩下的男神拍了一张。

  男人警惕性很高,手下动作一顿,敏锐地抬起了头。

  叶小柠忙把摄像头切换到前置,摆出自拍的姿势。

  “新来的补课老师,你觉得怎么样?”沈律一边问,一边拿瓢去舀米。

  叶小柠放下薯片,有眼色地去帮忙,却被他扬手避过。

  “别逃避问题。”沈律语气淡漠。

  叶小柠:“……”这人什么脑回路?

  想想,怕他觉得她敷衍,叶小柠认真地说:“很好,很认真,很厉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沈律的语气说不出是喜是怒,“嗯。”

  “舅舅,你怎么会突然做饭啊?今天瑶瑶去学校图书馆查资料了,晚上太晚不回来。”

  叶小柠挺不好意思,大周末的人家舅甥俩吃个饭叙叙旧情,她一外人横在这,唉,不妥。

  “青椒土豆丝,番茄牛腩,豆腐鲢鱼,你有什么忌食的么?”他把电饭煲插上,问。

  “没……没啊。”这、这莫非是律师的职业特性,答非所问?还说不让她逃避问题?!

  “那就行了,你太瘦,给你补身体。”

  沈律就想到,下午他和陆东晟分开后,接到了时桦的电话。

  “小律,我听小柠说了,她和瑶瑶那丫头住你的公寓?”

  “嗯。”沈律惜字如金。

  “她就那破脾性,娇生惯养的,吃软不吃硬,一点就炸,平时我和邵庭也惯着她,要是跟你闹脾气了,别跟姐客气,替我抽她两鞭子,姐发红包谢谢你。”时桦哪里不知道自家闺女什么脾性,只是又不好让她搬出来,只能说道。

  “照顾她,应该的,既然是桦姐所托,那一会儿我去买点菜,回去做给她吃,她有忌食的么?”

  沈律说这话时,人已经拎着两大包东西从菜市场走了出来。

  时桦想了想,“还真没,她饿急了,连土都吃,特好养活。”

  除了牛奶,叶小柠还真没有不能吃的。不过做个晚饭应该涉及不到牛奶,她也就没提。

  而这边,叶小柠听到沈律说她瘦,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问了句:“哪……哪里瘦啊?”

  她虽然只有95斤,但是也有C了好么?

  男神居然还嫌她瘦?哼,她可比那鲍鱼阿姨大多了。

  “什么哪里瘦?”沈律在调番茄牛腩的酱汁,压根没意识到叶小柠在开婴儿车。

  在看到沈律把白嫩的豆腐放在掌心,切块配鲢鱼炖的时候,叶小柠突然攀上他的肩膀,在身后问了句:“舅舅,要不你换青木瓜炖鲢鱼?”

  沈律拿着菜刀的手一顿,“你喜欢吃青木瓜?”

  “不喜欢啊。”青木瓜的味道不算难吃,但她就是觉得怪。

  “你不是说我瘦么?吃青木瓜长胸啊。”叶小柠理所当然地把手里的青木瓜放到了菜板上,笑吟吟地看着沈律,露出两颗小虎牙。

  “叶小柠,你给我下来!”

  此时,叶小柠搂着沈律的脖子,身子如树袋熊一般挂在他身上,整个人都贴着他的后背。

  她的角度看不到,沈律拿着菜刀的手,都微微有些发抖,似乎在克制什么。

  “我不!”男神的后背很宽厚,给人以十足的安全感。

  “3,2……”男神以倒计时的方式数着,眯起的眸子昭示着他的不悦,叶小柠慌忙跳了下来。

  她脚下踩到了地上的水,猛地向后一滑,腰磕上了身后料理台坚硬冰冷的棱,疼得她眼泪都飙出来了。

  “嗷——疼疼疼!”

  “给我出去!”沈律没有扶她,侧过身子继续处理食材,完全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苦肉计没用,叶小柠扶着腰,一瘸一拐地出了厨房。

  “砰——”的一声,厨房门被大力地关上,裹挟着某个老男人的怒气。

  这是叶小柠视角的,殊不知……沈律把厨房门关上后,切着姜丝的刀,却因他的走神,刀刃忽然擦破了手指。

  直到血珠渗出来,沈律才回过神,掬一捧冰凉的水洒在脸上,心中的燥热才微微压下去。

  沈律,你到底在想什么?

  她是你外甥女的朋友,师姐的女儿……

  晚饭吃的是三菜一汤,沈律拿冰箱里的莼菜和基围虾烩了个汤。

  豆腐鲢鱼是清汤的,只加了盐和基本的调料。

  叶小柠可是看到沈律调好的辣酱了,豆瓣酱专门配鲢鱼的,他没有放,是顾及她的口腔溃疡吧。

  饭后,叶小柠自告奋勇地要洗碗,沈律把她给瞪了回去。

  “我是多没有风度,要让你做厨房的活儿?”

  “我在家里也干过……”叶小柠努力在男神面前打造自己贤妻良母的形象。

  “噢?”沈律挑了挑眉,时桦虽然对两个女儿管得严,但她是最心疼孩子的。

  再加上叶邵庭的妻奴属性,会让叶小柠洗碗?她怕是连洗碗要过几遍水都不知道吧。

  至于叶小柠会做点菜……emmm,她只会做早餐,而且善后技能为0.

  “行了,去做作业。”沈律已经戴上胶皮手套,手上沾了白色的泡沫。

  “怎么跟蒋梓修一个语气?”叶小柠嘟囔了一句,回了屋。

  她拿起手机,点开她们501宿舍的微信群,[妇愁者联盟]

  【男神凶我,怎么破?】柠柠有点甜❤

  叶小柠宿舍的五个姐妹一早知道叶小柠心有所属,但还真不知那人是谁。

  艾心,爱新觉罗·心秒回了她一句:【当然是胸回去】

  程清北发了个表情包:【[喝着王水笑看你装B]】

  程清北单手撑地,在做着俯卧撑,还不忘回复。

  【身为美女,萝莉型美女,小叶子你要大胆地上!】

  清北妹子的名字寄托了她爸妈对她的美好愿望,然而……清北的成绩差到可与叶小柠比肩。

  她对跆拳道倒是情有独钟,据说已经到黑带了。

  喻卿没有回她,每天这个时候,十八线作者大鱼应该在更新她的言情小说。

  晓相思❉【看过甄嬛传么?玩玩欲擒故纵啊。】

  叶小柠每次看到晓相思这个名字,都很想舔屏。

  她还有个哥哥,叫晓相忆,这名字堪当偶像剧的女主了都。

  不过,叶小柠回复了她【@晓相思❉,就是甄嬛在雪地里一起身,一身幺蛾子的那次?】

  晓相思❉【那是蝴蝶,蝴蝶,木文化真可怕![菜刀]】

  大鱼突然出现【还甄嬛传,人家嬛妹妹还出宫刷野呢,偏你在一根男人上吊死@柠柠有点甜❤】

  一根……叶小柠想举报,她怀疑这个姐妹在开车。

  叶小柠把男神的那张照片翻出来,脸用一颗心挡住,发到了[妇愁者联盟]群里。

  【吊死怎么了?这身材,这颜值,我做梦都想睡!】柠柠有点甜❤

  艾心很快发了个色的表情,【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叶小柠皱了皱小鼻子,原本是想炫耀下,但看着艾心那个色色的表情,她心里咋那么别扭。

  [柠柠有点甜❤撤回了一条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