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命运良知人性

第八十章

命运良知人性 千年冰岛 2702 2020-05-04 20:41:11

  大约凌晨左右,念生醒,昏昏沉沉胳膊一抬,将桌子一茶杯撞翻,一抬,之豪趴桌子睡死沉沉,念生呆一儿,酒醒七、八分。昨晚请之豪酒店,喝烂醉如泥,念生望望窗外,外夜色晚,寂静一音,几?衣袋里摸手机一——呀,凌晨,几未接电话妻子,次非大闹一场。念生赶忙摇摇之豪,之豪迷迷糊糊抬抬:“干嘛呀?”

  “之豪,快醒醒,凌晨,酒店里……”

  之豪睁睡意惺忪睛,“别打扰,让再睡儿。”

  “之豪,睡亮吗?”念生催促。

  之豪突闻一股子酒味,神清醒一:“酒味,……”猛一抬,桌残菜剩汤,一瓶喝完,小心被谁撞倒桌子,流满桌子。之豪拍拍自己脑袋,忽:“念生,昨晚喝醉竟睡,结账呢,酒店人奇怪,哪顾客留饭店里夜,底怎?”

  “道,许老板人,喝醉怕万一,所留夜。,觉奇怪?”念生疑惑。

  之豪晃晃悠悠站身走门,拉门走大厅,其一桌子趴几服务员睡香,紧挨另一桌子几领导模服饰人摸扑克牌玩尽兴,完全走。

  “结账。”之豪简单字。

  几玩牌转,怔一,立刻放手牌。

  “啦。”其一摁灭嘴里取烟支,“,坐。”顺手拉一邻桌椅子之豪微笑道。

  “早,,结账。”之豪耷拉一张毫无表情脸淡淡道。

  “别急,老板见。”另一位领导模人笑容掬。

  “老板吃饱撑,深更半夜见干啥?”念生站之豪身一脸悦喊道,“结账,听见吗?”

  “顿饭用结账,老板请。”人笑呵呵之豪念生客气,拿手机谁打电话……

  “干?吃饭钱,难道敲诈勒索?”念生耐烦质道。衣袋里掏一叠钱往桌子一扔,“够够?”

  其余几人搭腔:“位,别乱,真别意思,酒店块盘立足十,生意一直特别,敲诈勒索人吗?确实因,道老板留,听老板。”

  “老板啦,绝恶意。”

  “、、,老板一客人!”

  几让之豪念生丈二尚摸脑,饭店老板跟俩瓜葛,留俩此夜,猫腻?念生劲,觉自己刚才叠钱足够饭钱,管老板真请之豪吃饭别原因,先走策,一拉住之豪手似笑非笑:“老板意心领,真急,饭钱,走。”罢,转身之豪急忙往外赶。

  “客官稍等,就饭钱。”

  “就,走啊,走,月工资全。”

  “截住……别让跑。”

  饭店里人全乱套,身追。

  几趴桌服务员迷迷糊糊被吵醒,“?”其一揉揉朦胧睛。

  “几睡跟死猪一,人跑,。”一位领导模人怒吼道。

  “呀,睡,竟管人忘。”其另一服务员伸伸懒腰:“快追。”

  “行,店里留人管。”位领导模人吩咐道。

  店里除留人,其余所店员疯似街找寻,找长间碰,找……。

  最跑气接气摇摇,示意找。

  大聚一块呆呆望:“完,彻底完。”

  “人管住人,真一群废物,算,大月工资。”

  “,老板一人,吓唬吓唬,就管住人嘛。”

  “注意啦,谁休假街留意,再遇见人,悄悄跟,直捉住止,听见吗?”

  店员议论纷纷,啥。总之一句话,老板评价蛮!

  '

  再念生拉之豪管七二十一满大街乱跑,见追,小胡、小巷钻窜,做贼似,怕被抓住。总算甩掉。

  俩人气喘吁吁坐一超市门口一条凳子。

  之豪再按耐住内心闷火,一喘气一念生斥责道:“念生,拉满大街乱跑,深更半夜让别人见,做坏,街人……”

  “之豪、别吼,咱,帮人,老板见,人跑,店里员工工资,留住双倍工资,明啥,店老板怀意,跟非亲非故,里面一定文章,定一黑店……”

  “黑店?小里人肉包子店,呀恐怖片吧。”之豪打趣道。

  “定真“人肉包子店”念生故意重复之豪话。”

  “念生,,店Y市,生意一直火爆!哪恐怖。”

  “因火爆才证明更题,饭菜里定放别佐料,让人吃瘾……”念生越越让人寒而栗。

  “念生,被媳妇骂怕吧?,怎变恐惧,别瞎,跑吗。”

  之豪手机,“快四,马就亮,打扰里人,找方休息。”

  “一儿、反被女人非臭骂亮,之豪,如菜棚睡儿,车小区外车位停呢,儿距离儿远,再走一儿就。”

  “哎,。”之豪无奈答复道。

  当人坐车途,闲聊一儿。

  “之豪,真跟女人就生活一辈子吗?”

  “道,一直迷茫,咱必须自己所做负责任,怎,继续往呗。”之豪虽答念生,其实自己心乱如麻,道一堆乱麻该怎捋顺。

  “一失足千古恨呐,再挽余。”念生叹口气埋怨道。

  “念生,用,如坦接受,慢慢试新生活,路长,许一切所改观。”

  “怎,母夜叉道歉,任随便处置,饶今做法。”

  “之豪,等喝喜酒呢。”

  之豪顿一,似笑非笑:“就等,婚期就。”

  俩人就聊快研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