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二十三章 洛希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450 2019-10-12 22:30:35

  唐媛与许淮靖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冷战。

  起初,只是由唐媛挑起了冷暴力的开端。许淮靖还在种种示好,希望能够弥补两个人之间的裂痕。然而唐媛并不给予多么热切的回应,她有心堵着一口气,留给许淮靖冷淡的一面。

  后来,由于得不到回应,不想付出没有效果的热情,许淮靖的态度也慢慢冷了下来。

  他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许淮靖总喜欢在办公室待着,刻意在减少见到唐媛的时间,即使回到了家,也会往小卧室里一钻,隔绝了唐媛和整个世界。

  这时,唐媛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冷漠态度。这可不是解决问题该用的方法。

  她想,他们应该找个机会互诉一下衷心,把心里的不满都说出来,那也好过像现在这样全都闷在心里,比陌生人还要不如。

  对于和许淮靖的婚姻,她还抱有很强烈的期待。

  然而最近,她也同样是工作缠身。

  唐媛看得出来,季望有意提拔自己,把两个最为重要的客户都直接给了她,只要拿下了两份合同,晋升自然指日可待。

  同事里也有一些人眼热,巴不得她出什么差错。唐媛更加不敢掉以轻心,暗暗决心一定要做到最好,不能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

  她无暇顾及和许淮靖的家务事,一门心思地想着先把工作处理好。

  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她想。

  //////////////////////////////

  也不知怎的,只觉得最近真是多事之秋。

  也许是因为季望对自己过于器重,公司里开始出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

  唐媛听过也不在意。她心里坦荡,和季望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况且季望身边从没有断过女人,就算他再优秀,唐媛对于季望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可她没有这样的心思,却还是受到了传言的牵连。

  一个据说是季望刚刚分手的前任的女孩找上了门来,在公司里闹了一顿,只闹得满城风雨。

  那女孩听说是个模特,样貌漂亮,气质也很好,语言谈吐也满有教养,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可她那高傲的样子也激起了唐媛的怒火。

  虽然最后季望及时出现,把那个女孩带走,避免了一场干戈,可也间接坐实了这样的传言。

  连定晨也来问她:“媛媛,到底怎么回事啊?”

  “是误会。”唐媛简略的解释。

  她不想再多说什么,定晨不会相信这样的传言,其他人也没必要去管。

  下午休息时,唐媛在咖啡间遇到了季望。

  乍一见面有些尴尬,唐媛同他打了招呼就要走。

  季望却拦住了她,真诚地向她道了歉:“今天的事我很抱歉,我没料到她会来找你。至于最近那些谣言,我听过一点,如果对你造成了困扰,我真的很抱歉。”

  唐媛险些鼻子一酸,忙说:“没关系季总监,不是你的错,你不用给我道歉。”

  “不管怎么说,是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情感问题,还牵连了无辜的人。”

  唐媛勉强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看出她似乎欲言又止,季望把已经接好的咖啡放在了身边的桌子上,说:“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不用有顾虑。”

  唐媛抿了抿嘴唇,说:“没有,我没什么想说的。”

  “是吗?”季望双臂交叠,低沉下声音,从容地说,“你是不是对我的私人感情很有意见?”

  唐媛连连摆手:“没有没有。”

  季望笑了笑,反而问她:“为什么那么早就结婚了?”

  唐媛“啊”了一声,一时答不上来。

  “你跟许淮靖是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吧?”

  唐媛点了点头:“是啊,大一的时候在一起的,已经要五年了。”

  “没有动摇过吗?”

  面对唐媛询问的目光,季望重新问:“我是说,在这段感情里,你从来没有动摇过吗?”

  唐媛垂下了眼睛。要说动摇,好像是真的没有……

  不,也许是有的吧。最初的时候,总也得不到许淮靖的回应,难过得想要放弃;知道定晨和许淮靖对彼此的心意的时候,那一刻也动了想要放弃的念头;结了婚之后呢?其他甜蜜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反而每一次吵架记得很清楚。

  可是……

  “没有。”唐媛这样回答,“我没想过要跟他分开。”

  “为什么?”季望似乎有些意外这个答案。

  “这有什么为什么,我们吵过架,发生过不愉快,但是那些都不是分开的理由。”唐媛说道。

  “看来你们真是情比金坚。”不知为何,唐媛在季望的话里听出了些讽刺。

  这让她有些恼火。

  “当然,既然在一起了就要承担起责任来,怎么能不负责任的说分开就分开?”她反驳了回去,说完便觉得有些不妥。

  “所以你觉得我不负责任吗?”季望看着她,并没有生气。

  “不是吗?”唐媛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想说的话,“你有过那么多段恋情,为什么每次不好好对待呢?”

  “没有。唐小姐,我没有过那么多恋情。”季望强迫她和自己对视,“只是你情我愿的暧昧关系而已。”

  “那不是更——更不负责任吗?”唐媛慢慢放低了声音。

  “我们生活的圈子不一样,唐小姐。”季望依旧心平气和,“对待感情,我没有办法像你一样纯粹,这一点我很羡慕你。但我可以保证,我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任何一个暧昧对象,大家都是好聚好散,各取所需。今天的那个女人是个例外,我很抱歉。”

  唐媛喉咙微动,把视线放到了其他地方,岔开了话题:“季总监,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照顾我。比我资历深、经验足的人多的很,为什么你却把那么重要的客户交给了我?”

  “这很奇怪吗?因为你对工作很积极,从前处理过的事务从没有过失误,而且这两个客户的业务你有相关的经验。你很优秀,别这么相信自己。”

  唐媛咬了咬嘴唇,轻声说:“谢谢季总监。”

  季望拍了拍她的肩膀。

  擦过她的肩膀的时候,季望又开口道:“在江宁的时候,唐小姐告诉我自己对于这样的婚姻很苦恼。现在呢,苦恼解决了吗?”

  他没有停留,走出了咖啡间。

  唐媛浑身僵住,只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在江宁……出差的时候吧。可能是喝醉了,才说了那样的话吧。可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给季望说过什么。

  算了,就当自己从没有说过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