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二十二章 星河远阔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393 2019-10-11 23:44:50

  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唐媛终于觉得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她拉开了窗帘,坐在窗边看着外面闪烁着的星星点点的灯光,不知为何却笑了起来。

  今天听了定晨在席间那样说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有些尴尬。

  一晃就是好几年,每个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经历的事情好像差不多。他们的人生在此刻重叠,未来却不知道会走向何方。

  世间百态,饮食男女,原来不过如此。

  她突然觉得有些厌倦了。

  直到很晚,许淮靖终于回来。

  唐媛表现出了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心平气和,问道:“定晨怎么样了?”

  “把她送回家了,睡的挺好的。”

  唐媛轻轻“嗯”了一声,暗中注意着许淮靖的表情,又说:“你觉得那个医生可靠吗?”

  “不知道,说不好。他们两个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许淮靖没有多余的表情变化,只是眉宇微皱泄露了他的忧心忡忡。

  他们两个都很担心,单纯如定晨会不会因为这次的感情栽了跟头。

  唐媛轻叹道:“也只好这样。我不看好他们,但还是希望他们能够走下去。”

  她的睫毛扫过眼睑,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说:“你以后还是离定晨远一点,免得那个医生误会。”

  许淮靖一愣,问:“什么意思?我都已经结婚了,他还能误会什么?”

  “真要是有心的话,别说是恋爱结婚,哪怕是儿女双全了,有些事不还是照做不误吗。这也不稀奇吧。”

  “但是杨先生凭什么误会我和曲定晨,我们平时的距离很近吗?你就这样想你的丈夫和朋友吗?”许淮靖有些恼火。

  “你现在明白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是什么感觉了吗?这种感觉好吗?”唐媛突兀的问。

  许淮靖反而笑了起来。无奈的问:“你又要和我吵了吗?”

  “没有,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唐媛说。

  许淮靖不想解释了。他干脆两手一摊,只说了一句:“随便你怎么想吧。”

  然后,他便不再理会唐媛,径直走进了另一间小卧室,关上了门。

  这道门终究隔绝了两个人真心相待的机会,也几乎隔绝了这场婚姻继续下去的可能。

  /////////////////////////////////////

  又一次遇见了缪欣然。

  原本也算是交了心地谈过了,但也只限于那晚一次。那样私密的真心话只能隔着夜的面纱才能相互说出来,在白天则是不能提及的秘密。

  缪欣然同她打招呼,表现得似乎拘谨了些。

  唐媛问她:“最近怎么样,你还喜欢那个人吗?”她很突然地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了起来。

  缪欣然愣住了,“啊”了一声,没再说话。

  “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唐媛面无表情的说道。

  缪欣然僵在了原地,而后,唐媛昂着头朝缪欣然的方向走,与她擦着肩走了过去。

  下班时间。

  唐媛头一次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去了一趟技术部。

  在许淮靖的办公室门口,影影绰绰可见里面似乎有两个人。

  是缪欣然和许淮靖。

  唐媛立在了门口,一动不动,只看着里面人的动作。

  缪欣然似乎抬起了头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但很快低下了头。

  她手中拿着杯子,要递给许淮靖,却在杯子还未到达许淮靖手中时,便松了手。

  唐媛嘴角勾了起来,轻轻敲了一下门。

  她倚在门上,双臂交叉环在胸前,清清淡淡的脸色不见异常,说了一声:“你们两个一起待在这里干什么?”

  许淮靖抬起了头来,看着她。也许这一刻,他是不知所措的。

  他从没有去怀疑过这是不是缪欣然故意的,毕竟这样准确的时间节点,怎么会如此巧合。

  缪欣然反倒先开了口:“我们…没有,是我不小心打碎了杯子,不关学长的事。”

  这话颇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但唐媛并没有理会她,盯着许淮靖又问:“下班了为什么不回家?还是说你今天不打算回去了?怎么,想跟她过夜?”

  许淮靖看着唐媛脸上不断交织变换的表情,愤怒、伤心、讥讽、轻蔑、高傲…反倒平静了下来。

  他说:“是意外,你自己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

  唐媛只是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扭头便决然的离开了。

  许淮靖话说出口又感到后悔,他的态度确实有些恶劣。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面对唐媛,他的情绪好像永远不受控,这实在糟糕得很。

  缪欣然已经站起来稍远离了他,声势微弱的叫了一声:“学长,对不起……”

  许淮靖没有看她。他动了动喉结,说:“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先走了,还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他匆匆的站起来,抄起椅子上的薄外套,同样离开了。

  ////////////////////////////////////////

  许淮靖回到家,迎接自己的却是漆黑一片的房间。

  没有任何灯光,连所有窗帘也尽数拉上,不让微弱的星光透进来。

  他把客厅的灯打开,用短暂的时间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线,又去找唐媛。

  但卧室的门怎么也拉不开,唐媛在里面反锁了门,许淮靖没有钥匙。

  他只好耐心的敲门:“我回来了,你可以理我一下吗?”

  他等了好一会,没有人应答。

  许淮靖并不放弃,仍旧锲而不舍地轻轻敲着门,但已经开始焦躁起来。

  很显然,唐媛比他要沉得住气很多。她并没有理睬还在执着的敲门的许淮靖,许淮靖猜她或许已经安然睡去,也许她并不在乎他的感受。

  许淮靖停下了敲门的动作,懊丧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又是这样,好像好无休止。

  明明已经解释过很多遍,再多的耐心也已经被反复的质疑而消耗殆尽了。

  他越来越看不透唐媛的心事是什么,或者说,从来没看懂过。

  通常在这个时候,男人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总是需要另一个女人来安抚。

  许淮靖没有等到唐媛打开卧室的门,却等来了缪欣然的消息。

  他打开,看到她说:“我刚刚给唐媛姐发了消息解释过了,希望她不要误会,不好意思学长,又给你添麻烦了…”

  许淮靖想,确实是又给他添了麻烦。但他不能这样说,缪欣然是无心之失,况且唐媛未免也太上纲上线。

  许淮靖把这段时间以来对于唐媛的不满尽数都转化成了对于缪欣然的宽容。

  他回复:“没关系,我会再跟她解释的,别太在意。”

  他想了想,又起身去了阳台,给曲定晨打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