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九章 纯粹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27 2019-10-08 23:41:15

  一顿饭在三个人的各怀心思中终于熬了过去。

  唐媛尽力佯装作潇洒的样子,但在缪欣然离开时同许淮靖拥抱的那一刻,还是沉下了脸来。

  看起来只是一个为了表达被关照的感谢而有感而发、礼貌至极的一个普通的拥抱,但在唐媛眼里,则演化成了另一种意义。

  这就是缪欣然说的毫无野心吗?许淮靖为什么不推开她呢?唐媛险些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缪欣然也和自己打了招呼,就要作别。

  唐媛却起身去拿自己的薄外套,简单的披在身上,说:“我送你吧。”

  在夏末秋初已经显露出寒冷的夜里,唐媛与缪欣然并肩走着。

  其实唐媛身高要矮一些。不过毕竟在职场摸爬滚打了一年,气场上却不输这个仍是新人的女孩子。

  她们三言两语的说着几乎没有什么关联的话题,反而衬得夜色更静了。

  行至距离小区门口尚有一半多的距离,缪欣然说道:“唐媛姐,不用再送啦,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快到门口了,我再送一送你吧。”

  她没有看缪欣然,而是盯着脚下被路灯的光投射得很长的影子,说:“欣然,像你这样活泼的性格,应该很少烦恼吧。”

  缪欣然回答道:“也不是呀,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烦恼吧。我最近…也有一些很难解开的心结。”

  “能跟我说说吗?也许我还能帮到你。”这一次,唐媛转过了头去看着她。

  缪欣然犹豫了一会,说:“是关于个人感情方面的,我为此很烦恼。不过毕竟是自己的私事,我还是不说出来,再给别人徒增烦恼了。”

  “个人感情呀…是有了喜欢的人吗?”唐媛问她。

  “我?”在唐媛灼烈目光的注视下,缪欣然犹犹豫豫的点了两下头,“嗯…算是吧……”

  唐媛低下头沉默一会,突然笑了一声,说:“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像你这样年轻漂亮,性格又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缪欣然也低下头,话语中满是小女儿的羞涩,又掺杂了一些无奈的难过:“我没有那么好啊。我不漂亮,性格也很普通,应该很难被别人注意到吧。”

  “别对自己那么没自信,你很漂亮,也很优秀。”这句话倒是出于真心。

  “谢谢唐媛姐……”

  “方便透露一下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吗?”

  “我……”

  两个人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四目相对。

  可是无法看穿彼此的内心。

  缪欣然轻叹一声,放低了声音,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无论在哪方面,对我来说都是很完美的存在,我对他是一见钟情。”

  “这样吗——”不知道为什么,唐媛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可是……”缪欣然好像挣扎了很久,才终于说,“可是我后来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唐媛姐,所以我不能再继续喜欢他了,对不对?”

  “不,你有喜欢任何人的权利。”唐媛说,“即使他结婚了也一样。你喜欢他,是你自己的事情。”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吗,学姐?”缪欣然似乎有些诧异,“我还以为,所有人都会觉得我是错的。”

  “我尊重所有真挚的感情。”唐媛说。

  现在,她突然开始觉得有点难过。

  “可是我却不能说出来。他很好,他的……女朋友也很好,他们对我都很好。可是我却怀着这样的想法,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坏?”缪欣然失落下去。

  “能说说你具体是怎么想的吗?”

  “我……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已经有另一半了,对他印象也很好,他对我也很照顾。其实他对所有人都挺照顾的,可能是我会错了意吧。后来我知道他有女朋友之后,就已经决定放弃了。我怎么能做插足别人感情的事情呢?可是我越这样想,反而越放不下他,越是想他……其实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吧。明知道他对我好只是出于礼貌,明知道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家庭也明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真的很厚颜无耻,可是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去想他……”

  缪欣然说着,简直要哭了出来。

  唐媛的表情冷却下去。

  她很想去安慰这个女孩,可是一想到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其实是许淮靖,心里便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压抑。

  “唐媛姐,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个人喜欢上了许学长,你会怎么办呢?”缪欣然小心翼翼的试探。

  唐媛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又很快地舒展开。

  她一动不动的盯着缪欣然的眼睛,说:·“我会做我身为一个妻子该做的。”

  缪欣然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下去。

  唐媛反问她:“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缪欣然默然不回答。

  “难道要我主动放弃和许淮靖的家庭,给她腾出地方来吗?”唐媛冷笑,“我为什么要为了成全别人那么自私的感情而伤害自己?”

  缪欣然依然不说话。其实也无话可说,这种情感注定了要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都上不得台面。

  唐媛呼了一口气,想起了还没有和许淮靖在一起时的情形。

  她觉得自己好像在说自己。

  为什么……明知道许淮靖已经有了心上人,也明知道许淮靖和曲定晨是两情相悦,还是选择继续纠缠下去呢?

  这样的话,和缪欣然好像也没有区别。

  不,她甚至还不如缪欣然,起码缪欣然没有把那种不能说的喜欢说出来,起码她还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偷,这么多年来,不过是靠着侥幸偷来的感情维持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婚姻。

  因为自己自私的选择,伤害了自己最亲近的朋友,和自己最喜欢的人。

  既然这样,她又有什么资格指责缪欣然呢?

  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坏人才对。

  “唐媛姐,你说得对,我不该为了我自己自私的感情去伤害无辜的人。”缪欣然惨然一笑。

  唐媛叹了口气,说:“你自己选吧。”

  目送缪欣然离去,唐媛好一会都没有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