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章 言情剧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97 2019-09-29 23:34:41

  四年时间打马而过。

  其实细细回想起来,时间仿佛却变成了最无意义的东西。它只是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流过去,带来的除了年岁的增长之外,与成长是没有关系的。

  每天都好像是在重复昨天。唐媛是这样觉得。

  关于毕业之后做什么,唐媛原来还有一个算是清晰的目标,原本大三就已经开始准备考研的,或者做个全职写手,写游记和故事,并且以此为生。

  因为只住了四年,并且大多数时间只是待在校园里,她对云淞市的感情并不多深,这里固然繁华发达,可她并没打算在这里安家,继续自己往后的生活。

  至于回家,更加不可能。她只想加快自己与那个所谓故乡之间联系的消解,因此更加不会选择回去。

  最好能够一直在路上,看不同的风景,怎么也不想这么早就安定下来。

  可是随着毕业日期的临近,她动摇了起来。

  因为许淮靖明确的告诉她,他已经决定毕业之后留在云淞市,在这里找工作,认真过接下来的生活。最起码要先稳定下来,把现在的生活打理好。

  于是唐媛便没有提起过自己的计划。她预感自己是无法说服许淮靖的,所以她面对的选择也就变成了,要么和他分开自己去寻找远方,要么放弃自己的规划留在云淞安顿。

  对于许淮靖,她总是惯于妥协。

  渐渐的,唐媛竟然也开始觉得留下也并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在爱情与人生理想之间,她决定选择前者,并自欺欺人地劝慰自己,这并不是无奈的牺牲,而是因为她对爱情足够坚定。

  于是开始四处投简历,找工作。最终她和许淮靖选择了同一家公司,许淮靖留在技术部,而她则同样只是营销中心的一个普通的文员,做着简单的编辑工作,拿着不算高的薪水。

  和室友们聚了最后一次餐,即使感情不深也忍不住为离别而伤感。也同那些交情不错的朋友们一一告了别,这一次分离就是山高水远,虽然有很多人都选择了留在这个可以造梦的城市,但也许再也没有了相见的机会。

  在偌大的云淞市,唐媛开始发现,自己好像只能与许淮靖相依为命了。

  现在,他们是最亲近的人了。

  从六人间的宿舍里搬了出来,她和许淮靖一起租住在一间狭窄逼仄的房子里。感觉生活好像一下子坠落进了柴米油盐的俗常中,连同往日的幻想也提不起兴致来了。

  她意识到自己要开始负起责任来了,不只为自己,还为了她和许淮靖共同的未来。

  她想和他拥有一个未来。

  //////////////////////////////////////

  尽管工作内容还算简单,但却十分繁琐,唐媛常常要校对文稿到很晚,因此加班也慢慢变成了常态。

  在工作的过程中,她总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彻底忘掉日常的琐事与烦恼。

  许淮靖也是一样,十分勤勉的工作。

  日常加班时,唐媛有时会遇到营销部门的总监,叫做季望,是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男人,生的一副好皮囊,但为人太过冷淡,并不容易接近。

  她听过同组的同事给她讲的关于季总监的八卦,说他是公司老板的独生子,总之是个富二代,就算不努力也可以等着继承家产。也听说他身边总是女友不断,几乎隔三差五就要换一个新的情人。

  唐媛起初对他印象并不好,总觉得这也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

  但后来又听说他能力很是出众,也是从普通职员做起,靠自己的能力升任到了现在的位子。虽说也许仍有一部分原因是靠着自己的身份,但他在职期间做出的成绩也十分可观,接连签下几个大案子,都收获了不错的效益。

  唐媛也只好赞叹,这样的人太高不可攀,天生就已经站在了别人的起跑线上,却还在努力,恐怕任谁都超越不了他了。

  这样的角色,简直与狗血言情剧中的男主角一般无二,然而更加动人的是,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他的优秀和缺点都是触手可及的,然而又好像隔着比天边还远的距离。

  有一次又是加班,直到同事们都已经走光了,唐媛依然伏在电脑桌前,认认真真的校对着文稿。

  算起来,入职已经有大半年了,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已经趋于稳定的状态。但这还远远不够。唐媛不安于眼前安稳的现状,一心想要向上走。

  还有一件困扰她多时的事情,关于她和许淮靖的未来。

  考虑到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考虑到结婚,也许还有往后的买车买房,生儿育女。这些在唐媛眼里一直是不屑一顾的事情。

  她的父母并不算关系和睦,有时候常常会为了经济问题大吵一顿,唐媛甚至怀疑过,是不是因为有她这个女儿的存在,他的父母才会勉强着不离婚。

  在她的老家那个地方,也常会有一些关于婚姻家庭的不好的新闻发生。于是父母的关系和这些事件都慢慢构成了她抗拒婚姻的理由。

  但是许淮靖多少是一个传统的人,唐媛很了解我,他十分渴望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是的,他肯定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结婚是必须的。

  唐媛也同样有私心,她做出一个可怕的决定,想要用婚姻来困住他。

  在盲目的爱面前,即使是聪明人也会表现得愚不可及。

  而在婚姻开始之前,起码要先解决好经济问题。她不想像自己的父母那样,因为无谓的事情与最亲密的人发生争吵,她很小心翼翼的在维持这段感情。

  那次校对文稿时,时间已经很晚,唐媛感到自己慢慢产生了睡意,意识愈发的不清晰。

  她趴在桌子上,轻轻眯着眼睛,看见不远处的总监办公室没有关紧的门缝里,流淌出了黄白色的灯光。

  季望也没有走,他好像每天都走的比任何人都晚。

  唐媛撑着桌子再次强迫自己盯住文稿,眼皮却止不住地下沉。

  只听“吧嗒”一声,唐媛在声音结束后慢慢睁开眼睛,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自己眼前,那手将一杯咖啡按在桌子上,没有扣盖子的杯口还在往外冒着氤氲的热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