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九章 光怪陆离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12 2019-09-28 23:33:48

  自那日之后,唐媛反而愈发不开心起来。

  很奇怪,明明许淮靖已经承诺了在一起,她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却感觉一切恍如身在梦中,连同那个吻也只是荒唐梦境里的幻象,记忆慢慢模糊了起来。

  这个梦会不会随时就要醒来呢?

  那时,他们也许就会变成再不能更陌生的路人,眼中不再有对方的存在,本就少的可怜的共同回忆也会被刻意遗忘。

  一切都像泡沫一样破碎。

  在这样的惶恐不安中,唐媛一直处于郁郁寡欢的状态。

  她竭力使自己不要表现出来这种低落。然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切如常,她却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很多时候,她都会敏感的因为许淮靖的某句话或某个动作而忍不住想要发火。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自己的情绪被别人控制着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曲定晨来恭喜她,说她终于得偿所愿,也祝她一定要和许淮靖长久地在一起。

  她真诚的表示祝福,笑得很开心。

  唐媛笑着点头答应,心里却很过意不去。好像有什么一直堵在心口,实在忽略不了。

  她觉得自己抢了本该属于定晨的东西。

  可她又想,什么都可以让,唯独感情这种东西,总要努力争抢一下。

  这样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其实一直持续到了很久以后,乃至多年之后,她与许淮靖分开,也没有散去,反而在一点点加深。像枷锁一样,一直让她觉得亏欠。

  在许淮靖的默许下,她开始整日与他形影不离。一旦许淮靖有半刻晚回复她消息,她就会迅速开始陷入无休止的猜度。她恨不得两个人每分每秒都像连体婴儿一样在一起,没有半分秘密和隐私。

  他要从头到尾属于自己,从外表到思想,都属于自己。

  不,这样不对,这样的想法大错特错。

  这和她预期的与许淮靖在一起之后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或许也无法习惯生活骤然出现这样的改变,许淮靖先开口同唐媛谈了谈。

  他说:“唐媛,我们是不是应该保持一些距离。”

  唐媛沉默下来。

  何止是许淮靖,连她自己也已经发现,如果两个人什么都要相互坦白,彼此没有一点距离的话,未免太令人窒息。

  可是她怎么敢轻易放任,因为在她看来,许淮靖太耀眼,这令她十分不安。

  于是她开始激动起来,说:“保持距离?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离彼此远一点吗?你不想见到我吗?”

  许淮靖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咱们不要总是黏在一起,多给对方一点空间不好吗?你也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做对吧。”

  唐媛把难过藏在心里,深吸一口气,轻声说:“是我太粘人吗?对不起,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语气里不免流露出一些委屈。

  她看着许淮靖,直到他终于沉下了眼睛,很是无奈与忧愁地说:“抱歉,没能让你有足够的安全感是我的错。”

  唐媛不认同这样的说法。许淮靖没有错,是她自己无法全然付出信任。于是她说:“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空间不够的话,我们可以调整。如果还有其他的问题,你有什么不满意,我都可以改。”

  她无比真诚地看着许淮靖的眼睛,希望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认真。

  但那哀愁的神情中,其实也有威胁的成分。

  许淮靖叹了口气,说:“没关系,我也想和你多待一会。”

  唐媛立刻表情转为晴天,扬起了一如既往温柔的笑容。

  /////////////////////////////////////

  平心而论,许淮靖是一个十分合格的男朋友。

  关于唐媛的任何习惯,她时而出现忽明忽暗的小情绪,重要的纪念日,还有琐碎的日常生活,他始终记得清楚,也打理得井井有条。

  但唐媛却发现,如果没有她的存在,他好像依然可以正常的生活,任何规划都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可是一旦她失去了他,那么她的所有情感就失去了意义。

  可是她不在意。

  那又怎么样呢?从一开始就是她先动心,因此付出再多也是理所当然,她不能要求许淮靖能够给予自己同等的情感,只要他能接受,不拒绝,就已经是恩赐。

  没关系,她可以接受他任何对待她的方式。安慰也好,爱抚也好,或者哪怕是伤害她,没关系,她全盘接受。一切凭他开心。她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好像真的感觉不到疲倦了一样,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自己的热情。

  /////////////////////////////////////////

  生日那天,许淮靖因为一场重要的答辩而一整天都同一起参加答辩的同学待在一起。

  他反复的同唐媛道歉,因为不能陪伴她度过在一起之后她的第一次生日。

  唐媛只是摆摆手说没关系,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在意。

  曲定晨陪她一起过了生日。

  那时候是大二上学期,已经渐渐到了冬天,虽然不同于北方,没有漫天飘雪,但户外的天气依然让人觉得寒冷。

  她们吃完了两人份的烤肉,慢慢在冷风里走回学校。

  原本还开开心心地说着最近的趣事,但很快,话题总是逃不过许淮靖的。

  曲定晨问:“媛媛,许淮靖为什么不陪你呢?”

  “他要答辩呀,很重要的,正好时间撞了嘛。”

  “答辩时间早就已经定好了,他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班里那么多人,非得他去不可吗?”曲定晨并不接受这个理由。

  “生日什么时候不能过,又不是只有一次,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呀。”唐媛说着,又开始胡思乱想。明年还能一起度过彼此的生日吗?

  曲定晨还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张了张嘴,笑了一下便过去了。

  唐媛猜,她肯定是想说,许淮靖只是因为不够在乎。

  她继续说道:“你别瞎想了,许淮靖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我很好。”

  “他敢对你不好!”曲定晨挥起了拳头,“他要是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唐媛郑重其事地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