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六章 你比烟花灿烂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103 2019-09-22 23:41:15

  每次与母亲的争吵,都会以唐媛的惨败告终。

  这一次也不例外,她到底还是不情不愿的同父母一起回了老家。

  一路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

  唐媛知道,母亲其实也并不怎么喜欢这一群势力又市侩的,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戚。因此她更加百思不得其解,母亲为什么还要回来,到这个自己不喜欢的地方,赔着笑脸和这群不喜欢的人相处。

  她打一进四婶的家门,硬邦邦的给几个很久不见一面的亲戚打声招呼,就一声不吭的躲到了角落里。

  隐隐约约听到了大人们的议论,说是隔壁邻居家的那个哥哥今年终于回来了一趟,把镇子另一头的一家姑娘一并带走,此后就好像音讯全无了的。

  大人们对此持批判态度,你一言我一语的批判着一个无法为自己辩解的人。

  那时唐媛只是过了一耳朵,后来才知道那个哥哥带着心爱的姑娘远走他乡,终于奔向了渺茫的所谓理想。他变成了一个笑话,唐媛却只是觉得悲哀。

  她蹲在角落里逗着四婶家的小狗,觉得它被锁链困在小院子的一角,永远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实在是可怜极了。

  没有人理会这个性情有些古怪的姑娘,因此唐媛一个人也算怡然自得。

  夜幕终于降临的时候,唐媛给许淮靖打了个电话。

  这是没有见到许淮靖的第十天,她终于忍不住想要知道关于他的消息。

  原本没指望他会接。唐媛甚至想,哪怕只是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他没有接起来,也没有挂断,这就已经是莫大的安慰。

  因此当手机听筒里传来了许淮靖的声音的时候,唐媛自然欣喜若狂。

  “喂?”这是许淮靖的声音。隔着冰冰凉凉的手机和半个祖国的遥远距离,唐媛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故乡的严寒。

  她打了个寒颤,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了?”许淮靖问。

  唐媛咬着嘴唇,抬起头来看着满天的星星。

  这是她心里唯一喜欢小镇的地方——只有在这样还没有被污染的地方,才能够看得到璀璨的星空。

  她鬼使神差地说:“今天的星星很好看,你看见了吗?”

  那边于是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唐媛有些慌了神,因为许淮靖虽然并没有挂断,可是却连声音也不再发出。

  她焦灼的等待着,不敢再说一个字。这时又听到他说:“看见了,今天的星星也不多呀,不过确实很亮。”

  她这才知道原来许淮靖特地跑了出去,认真的看了星星。

  这时忽然有一大簇一大簇的烟花在头顶的星空绽放开来,发出巨大的轰鸣。

  唐媛吓了一跳,险些没有拿稳手机。

  “你那边放烟花了?”许淮靖问道。

  唐媛忙不迭的点头,又想到许淮靖看不到,于是急急地回答道:“对啊,很多,很漂亮!”

  许淮靖的声音再次传来,好像来自久远的星穹:“新年快乐。”

  唐媛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骤然停跳了一拍,一束灿烂的烟花在心头绽放。

  ///////////////////////////////////////

  挂断电话之后,依然飘飘然像在梦里。

  母亲已经从室内出来,开始催促她赶紧进屋。

  “还待在这儿干什么?赶紧进来,大家都在屋里呢还不来打招呼,不像话!”母亲的声音拔高了很多,好似都有一盆冷水,将所有旖旎的幻觉都一一打破。

  唐媛并不情愿,但也不敢公然反抗强势的母亲,只好进了屋。

  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女人们有的已经在厨房开始做饭,还有一些待在大客厅里和大家一起聊天。

  唐媛在母亲的命令下一一喊了在场所有长辈的称号,而后闷闷地再次躲到了角落里。

  春晚还没开始,电视上在播放着一个答题节目,几个十岁左右的小孩争相上台强大问题。

  那节目很闹,声音也大得很,因此把整个大客厅都衬托得很是热闹——除了角落里的唐媛。

  大人们起先还在谈论着这家的媳妇和谁跑了,那家的傻子竟然娶了个新媳妇。可也不知怎的,话题慢慢变了样。

  母亲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隔着很远对唐媛大声说:“你看看人家十岁就能上电视,你十岁的时候呢?”

  这话其实只能算做调侃,母亲是笑着说出来的,周围人也因为这句话开始笑起来。

  “囡囡十岁的时候还玩着过家家呢!”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说,于是又是一阵大笑。

  唐媛傻傻的站在那里,不明白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发笑。她只觉得这句话在无意间已经触碰到了自己敏感的神经。

  十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她已经想不起来,初中前的大部分记忆都已经零零散散的构不成完整的事件了。

  可是十岁的时候不能在电视上露脸、演出,难道还是她的错吗?难道不是因为父母辈的不同,才造成了这样的差异的吗?

  那一刻,唐媛是恨的。

  之后到了年夜饭的时间,女人们都去了厨房吃饭,唐媛也是一样。她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安安稳稳坐在大桌子前的那群中年男人,包括父亲,这才转身离开。

  她问母亲:“妈,你觉得我上不了电视是我的错吗?我不够努力吗?”

  母亲很是错愕,可是她却说:“那就是你努力的还不够,不努力就是错。”

  唐媛于是低下了头,再也不说一句话了。

  母亲忽然又开口,问:“闺女,你是不是谈朋友了?”

  唐媛心里一惊,恐怕自己给许淮靖打电话时的样子已经被母亲看在了眼里。周围的人投过来的探寻的目光更让她觉得尴尬。

  但唐媛依然震惊自若地说:“没有。”

  母亲置若罔闻,继续自说自话:“你年纪不小了,该自己懂分寸。那些外省的,或者离家远的,你就离他们远一点。要是有人追你,你也不能答应。你就跟他们说,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回家照顾父母。听懂了吗?”

  唐媛顿时僵直了身子。

  她感觉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几乎要把她逼疯。

  “听懂了吗?”见她迟迟没有表态,母亲顿时不满的再次问了一遍。

  唐媛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点了两下头。

  她看着低矮的小桌子上挤满的各色菜肴,忽然觉得有些恶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