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二十八章 单纯的美好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98 2019-09-19 23:43:32

  母亲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在自己身边坐下了。

  她似乎竭力让自己保持慈和,事实上在任何人眼里她一直都是一个好母亲。

  但唐媛还是下意识地往离她更远的一边挪了一下。

  母亲并没有察觉这些,她把手摊在膝盖上,问:“明天什么时候走?”

  “上午,十点之前。”唐媛把一旁的遥控器拿过来,打开了电视。默认的是一个新闻节目,有些无聊。但好歹能驱散一些因为无话可说而带来的尴尬。

  “那…过年还回来吗?”母亲又问,这一次的语气里带有一丝祈求的意味,让唐媛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说:“离过年还早呢,都不确定呢。”

  “不回家过年,你在云淞待着也没人陪你,好好的年过的多没意思。”

  “一个人待着挺好的,很舒服。”唐媛垂着眼睛,说。

  母亲陷入了沉默。良久,她又说:“总该找个人陪着你。”

  “我也不是没人陪,可以和几个朋友一起。”

  母亲叹了口气,说:“可是她们也总不能一直陪着你。总该找一个贴心的人跟着,平时还能说说体己的话。”

  她愈发唠叨开了:“你说你都三十了,不小了,你姐姐三十的时候,大宝都三岁了,现在小宝也出生了,多好。你再看看你,都这个岁数了,还瞎折腾,又是离婚又是这个那个的,不让人省心。当初说别嫁的那么远,非不听,你说你当时要是毕了业直接回家来,那多稳定啊,还至于天天这么累吗……”

  她大有说下去不停的意味,唐媛果断的阻止:“妈,你喝口水吧,别说那么多了。”

  母亲见她脸色也不甚愉悦,讪讪地闭了嘴。

  可过了一会,她又开口道:“唉,媛媛啊,我跟你爸呀也是关心你,你别总是不领情…我们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好,你说你一个人在外地,连个知心的人都没有,平时也不跟我们交流,连个消息也没有,多让人担心啊……”

  唐媛只是听着,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你别总听不进去,三十了,也该再找一个好好过日子了,平时你们俩也好互相照顾,免得你自己一个人手忙脚乱的,自己照顾不好自己……”

  “妈,我现在没有情感方面的需求,我自己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况且我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人,更没有想要在一起生活的对象。”

  “你也不是十几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过日子最重要的是合适,感情可以培养的嘛!妈知道你不想回来,嫌家里这边没前途,太安稳,那你在云淞也可以找啊,你公司里的那些同事,总得有一个你看的顺眼的吧!”

  唐媛悄悄叹息一声,说:“妈,我们还是不要再说话了,我们不可能互相理解的,就算沟通也是没有意义的。”

  “你……”母亲似乎想要发火。但她却忍住了,压低了声音,说,“你还是好好想想,妈不会骗你,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妈,你年轻的时候怎么跟我爸在一起的?”唐媛问。

  母亲愣了一下:“这有什么好知道的?”

  见唐媛一直执着的盯着自己,母亲只好松了口,说:“好像是……家里亲戚介绍的,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不错,就定下来了。”

  唐媛一直猜是这样,事实也确实如此。她一直觉得,只有没有经历过自由爱情的人才是这样推崇“合适”作为婚姻的基石。

  好吧,也许这样说没错,婚姻最重要的确实是“合适”。

  可是唐媛把爱情雨婚姻区分的清楚明了,从不混淆。她从一而终地渴望并追逐着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爱情,但对于婚姻始终敬而远之。

  为什么要和前任结婚呢?因为害怕他会离开,所以想要用婚姻困住他。

  连孩子也是一样。唐媛对孩子并没有所谓的母性,甚至对于这种孩童时期的人感到厌烦。她不会是一个合格的母亲的,但她也曾经无比热切的希望她能和许淮靖拥有一个孩子。这并非出于她母性的觉醒,她只是想,如果有一个孩子,那么许淮靖也多了一个牵挂,这场岌岌可危的婚姻也可以因此再多加一层保障。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这样的想法不仅幼稚可笑,而且自私且坏。

  “妈,我累了,我想休息了。”唐媛站了起来,不给母亲留任何再多说一句话的空间,便去了自己熟悉而陌生的卧室,并反锁上了门。

  世界好像就此清静了。

  //////////////////////////////////////

  第二天离开,父母执意来送,唐媛拗不过,只好答应。

  他们已经上了年纪,因此唐媛同样很是担心他们的返程。

  母亲给她一个宽慰的笑容,说:“闺女,回去之后好好想想妈的话,你可以不听,但是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一向沉闷的父亲也开了口:“回去之后记得发个消息,省得我们又担心。”

  唐媛带着父母沉甸甸的关心进了登机口,其实已经快要哭出来,背影却一如既往的冷淡。

  父母慢慢变老,她也是。明明彼此都互相关心着,但他们的距离,为什么又永远都弥合不了。

  在飞机上,唐媛百无聊赖地开始想母亲的话。

  她始终觉得一个人生活要好过两个人互相迁就互相迎合。但一个人久了,确实会感到寂寞。

  在诸多圈子里,她接触过很多有钱的女人,也是上了年纪,丈夫并不与自己亲近,于是便在外面养起了年轻的小男孩。

  唐媛不从道德层面对这样的行为予以谴责。假如能因此得到宽慰的话,钱买来的感情其实并不比真心换来的低廉。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名字忽然在脑海中蹦了出来——谢昀。

  唐媛吓了一跳,然而眼前却浮现起那少年暖暖的笑着的样子,怎么也挥散不去。

  有那么一瞬间,唐媛想,如果他是带给她救赎的那个人,其实也不错。

  唐媛不是那种以养小白脸为乐的阔太太,但她的地位与财富,若真的要把谢昀收到自己身边,其实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更加不会遭到反对。

  但是不行。

  唐媛想到那个男孩,就像最纯洁无瑕的阳光一样,容不得半点的玷污,否则就彻底失去了那份神圣。

  她不想毁掉这样单纯的美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