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八章 悲剧艺术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476 2019-09-11 23:39:56

  缪欣然拿着杯子走回来,将水杯递到了许淮靖的面前,笑得莞尔。

  许淮靖伸出手要接,然而他的手刚一碰到杯壁,甚至并没有实质性的接触,缪欣然便已经松开了手。

  那水和杯子便以一种自由落体的姿态下坠。许淮靖躲闪不及,水已经尽数洒在了他的衣服上,杯子也在地上碎成了残片。

  许淮靖不由得惋惜,这杯子还是从前忘了是什么节日去,唐媛送给他的。

  缪欣然先反应过来,忙不迭的道歉,又拿出了纸给他擦拭衣服。

  “我自己来吧。”许淮靖尴尬不已。缪欣然蹲在地上,她穿着比较宽松的长裙,身材也瘦弱,并不能很好的把衣服撑起来。但凡许淮靖稍微低一下头,仔细瞄两眼,她胸前的风光便会一览无余。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缪欣然依然连连道歉。

  许淮靖本没有在意的,毕竟谁都有不小心的时候。

  但最戏剧性的在于,他听到办公室门口有人咳了两声。

  乍听声音自然什么也听不出来,但许淮靖下意识地抬头看去,顿时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起来。

  是唐媛。

  她倚在门上,双臂交叉环在胸前,清清淡淡的脸色不见异常,说了一声:“你们两个一起待在这里干什么?”

  许淮靖在这一刹那大脑是空白的。

  他从没有去怀疑过这是不是缪欣然故意的,毕竟这样准确的时间节点,怎么会如此巧合。

  他只以为真的是巧合,惴惴不安的猜测唐媛到底从哪一处开始才看到,她能不能看出来只是一个微小的事故,或者干脆全部误会呢?

  缪欣然反倒先开了口:“我们…没有,是我不小心打碎了杯子,不关学长的事。”

  这话颇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但唐媛并没有理会她,盯着许淮靖又问:“下班了为什么不回家?还是说你今天不打算回去了?怎么,想跟她过夜?”

  许淮靖看着唐媛脸上不断交织变换的表情,愤怒、伤心、讥讽、轻蔑、高傲…反倒平静了下来。

  他说:“是意外,你自己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

  唐媛只是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扭头便决然的离开了。

  许淮靖话说出口又感到后悔,他的态度确实有些恶劣。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面对唐媛,他的情绪好像永远不受控,这实在糟糕得很。

  缪欣然已经站起来稍远离了他,声势微弱的叫了一声:“学长,对不起……”

  许淮靖没有看她。他动了动喉结,说:“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先走了,还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他匆匆的站起来,抄起椅子上的薄外套,同样离开了。

  ////////////////////////////////////////

  许淮靖回到家,迎接自己的却是漆黑一片的房间。

  没有任何灯光,连所有窗帘也尽数拉上,不让微弱的星光透进来。

  他把客厅的灯打开,用短暂的时间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线,又去找唐媛。

  但卧室的门怎么也拉不开,唐媛在里面反锁了门,许淮靖没有钥匙。

  他只好耐心的敲门:“我回来了,你可以理我一下吗?”

  他等了好一会,没有人应答。

  许淮靖并不放弃,仍旧锲而不舍地轻轻敲着门,但已经开始焦躁起来。

  很显然,唐媛比他要沉得住气很多。她并没有理睬还在执着的敲门的许淮靖,许淮靖猜她或许已经安然睡去,也许她并不在乎他的感受。

  许淮靖停下了敲门的动作,懊丧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又是这样,好像好无休止。

  明明已经解释过很多遍,再多的耐心也已经被反复的质疑而消耗殆尽了。

  他越来越看不透唐媛的心事是什么,或者说,从来没看懂过。

  通常在这个时候,男人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总是需要另一个女人来安抚。

  许淮靖没有等到唐媛打开卧室的门,却等来了缪欣然的消息。

  他打开,看到她说:“我刚刚给唐媛姐发了消息解释过了,希望她不要误会,不好意思学长,又给你添麻烦了…”

  许淮靖想,确实是又给他添了麻烦。但他不能这样说,缪欣然是无心之失,况且唐媛未免也太上纲上线。

  许淮靖把这段时间以来对于唐媛的不满尽数都转化成了对于缪欣然的宽容。

  他回复:“没关系,我会再跟她解释的,别太在意。”

  他想了想,又起身去了阳台,给曲定晨打了电话。

  几声铃响后,曲定晨终于接了起来。

  “怎么了?都这么晚了,不睡觉?”曲定晨明显带着困意。

  许淮靖叹一口气,说:“怎么睡?唐媛把门锁了,不让我进去。”

  另一边的曲定晨沉默了一会,说:“怎么了,你们又吵?”

  “没吵,冷战吧。她不理我。”

  “老天!你们怎么总是不是吵架就是冷战啊?就不能消停会?好好过日子不行吗?”曲定晨小声的抱怨几句,又问,“那这次是为什么啊?”

  “因为……”许淮靖表情凝了起来,沉重的说,“缪欣然,因为缪欣然。”

  “什么?之前你们不也因为她吵的吗,怎么这次又是?你离她远点不就得了?”曲定晨说着,打了个哈欠。

  “缪欣然没有做错什么,我平白无故疏远她未免不太好。况且,大家都在同一个办公室,抬头不见低头见……”

  “她哪里没错了?她明明哪里都错了,喜欢一个有妇之夫本身就不对吧?这怎么能叫平白无故?许淮靖你清醒一点,你跟媛媛才是合法夫妻,缪欣然本来就不该存在…”

  “她从来没有亲口跟我说过她喜欢我,我也只是一直把她当做学妹来看,她有什么错?”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跟我吵的是吗?你在家还没吵够?”曲定晨反驳他,语气也多了几分不耐烦。

  许淮靖只好放软了声音,说:“我不是找你吵的,我只是想让你帮帮我,我觉得我真的很难再继续和唐媛相处了……”

  另一边却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大抵隔的不近,听不清晰,只能隐约分辨出是个男声。

  许淮靖皱起眉头,疑惑后又很快想到,应该是杨先生吧。

  但他们才在一起多久,这么快就住在一起了?

  他因此对杨先生的印象更加不好,也为曲定晨担忧了起来。

  曲定晨又说:“我觉得你还是再好好想想,能相处就继续,媛媛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你要是觉得真不能的话那就算了,赶紧分开吧,我也真是被你们俩吵烦了,本来也没多大点事,非要闹个不停…哎呀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真的要睡了,困死了……”

  “等等,”许淮靖在她挂断电话前拦住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你跟…谁在一起呢?”

  “我男朋友啊,这很奇怪吗?真的挂了,你也快睡吧,晚安晚安…”她敷衍着,仓促的挂断了电话。

  许淮靖把手机扔在一边,关了自己打开的所有灯,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他清醒的看着天花板,因为曲定晨说的最后一句话开始烦躁。

  情侣住在一起好像确实没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怎么能这么快呢?曲定晨是真的认定了非杨先生不可了?可是杨先生呢,他是交付真心的吗?

  他心情烦躁了一会,索性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而是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他与唐媛的关系究竟该何去何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