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七章 时空交错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30 2019-09-10 23:31:54

  许淮靖的颜色愈发冷了起来。他说:“我和定晨只是很好的朋友,请你不要恶意猜度我们的关系。”

  杨先生并不恼怒,他说:“这么着急否认干什么?定晨之前喝醉时,跟我说过一些你们的事。不过她酒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大概还以为我不知道。”

  “以前?什么时候?你对她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这你大可放心。不过你真的不好奇,曲定晨跟我说过什么吗?”

  许淮靖回过头去便默不作声了。他不知道定晨说过些什么,但绝不会是坏话,大概最多也只是感叹一下青春岁月,其余也不会再有什么。

  果然,杨先生又说:“她跟我说她曾经对你有过好感,但最遗憾的是没有告诉你。不过她还说她也不为此后悔,因为她最好的朋友能够替她感受这份幸福。”

  杨先生还说些什么,许淮靖是没有在意的。

  他唯一在想的其实是,他们的青春年华已经随着大学生涯的结束而告终,对过往的遗憾于事无补,再明晰的感情,一旦错过了最浓烈的那个时间节点,很快就会变得模糊不清了。

  老实说,他、唐媛、曲定晨之间的关系在大学时确实有些微妙,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人总是在不断的变化,过去与现在,已经是两个毫不相干的时空了。

  ///////////////////////////////////////

  许淮靖和杨先生把曲定晨送回家安顿好后便分开了,他也终于放下心来。

  他又连忙打车回了家,生怕时间拖的久了,教唐媛以为自己冷落了她。

  他到家时一切还算安好。

  唐媛心平气和的等着他,见他风尘仆仆的进了家门,问:“定晨怎么样了?”

  “把她送回家了,睡的挺好的。”

  唐媛“嗯”了一声,又不无担心的说:“你觉得那个医生,真的靠得住吗?”

  许淮靖愣了愣,意识到她说的是杨先生。

  他本来想说,在他眼里杨先生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

  可他又想,自己毕竟没有资格插手别人的私事,于是回答道:“不知道,说不好。他们两个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

  唐媛轻叹道:“也只好这样。我反正不看好他们,但还是希望他们真的能继续走下去。”

  许淮靖附和着点头。

  但唐媛又忽然看向他,目光由平和变得锐利了起来,说:“定晨已经恋爱了,你以后还是不要离她太近,免得那个医生误会。”

  许淮靖自然能听出她话语中的不善,问:“什么意思?我都已经结婚了,他还能误会什么?”

  “真要是有心的话,别说是恋爱结婚,哪怕是儿女双全了,有些事不还是照做不误吗。这也不稀奇吧。”

  “但是杨先生凭什么误会我和曲定晨,我们平时的距离很近吗?你就这样想你的丈夫和朋友吗?”许淮靖有些恼火。

  “你现在明白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是什么感觉了吗?这种感觉好吗?”唐媛突兀的问。

  许淮靖反而笑了起来。果然,唐媛是没有忘却的,她记得他曾经对曲定晨有过别的心思,并且借着这个机会开始旧事重提。

  他无奈的问:“你又要和我吵了吗?”

  “没有,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唐媛说。

  许淮靖不想解释了。

  一方面,他们近来总因为其他女人而争吵,这对于任何夫妻来说都不是健康的相处方式,这已经快要磨灭了许淮靖对于争吵所能做出的最大的忍耐和包容。

  然而另一方面其实也因为他的心虚。他不能否定自己喜欢过曲定晨的这一过去,因此更不能真的坦然说出“没有”这样的字样。可是一旦无法反驳,就相当于默认了他对曲定晨依旧旧情难忘。

  于是他干脆两手一摊,只说了一句:“随便你怎么想吧。”

  然后,他便不再理会唐媛,径直走进了另一间小卧室,关上了门。

  这道门终究隔绝了两个人真心相待的机会,也几乎隔绝了这场婚姻继续下去的可能。

  //////////////////////////////////////////

  第二天,许淮靖一大早便离了家门去公司。

  尽管在同一家公司,但因为分属不同的部门,他与唐媛连楼层都不一样,因此如果不是刻意,平时见面的机会其实也并不多。

  许淮靖坐在办公桌前,颇有些闷闷不乐。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排解。

  缪欣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搬了另一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问:“学长,你好像看上去不太高兴?”

  许淮靖条件反射似的想要离她远一点,以避免麻烦的再次发生。

  然而缪欣然又做错了什么呢?她只是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并且也是藏在心里小心翼翼的,最起码,她不应该被当做他与唐媛关系紧张的罪魁祸首。

  许淮靖这样想着,又因为此时身边没有可信赖的倾听者,而缪欣然却正好可以填补这个位置,于是有那么一瞬间,他无比疯狂的想要向缪欣然大倒苦水,好排解自己内心的压抑感。

  但他还是忍住了,垂着眼睛,说:“没什么,只是一些私事。”

  “是因为唐媛姐吗?”

  听到唐媛的名字在缪欣然口中出现去,许淮靖顿感别扭。他转过头,看到的是缪欣然忧心忡忡的、诚恳的忧愁表情。

  许淮靖叹了口气,说:“也不全是,还有我自己的问题。”

  他说着,痛苦的用双手捂住了脸。

  缪欣然不知不觉间离他又近了几分,问:“如果可以的话,学长你可以跟我说说,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呢?”

  许淮靖连连拒绝,说:“没事,我自己能处理好。”

  他和唐媛之前不停歇的争吵,起码有一半都是因为缪欣然的存在,他还哪里敢把这些困惑说给她听?

  缪欣然顿时失落起来:“对不起啊学长,看来我不能帮到你。”

  “没有没有,不关你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私事的。”许淮靖刻意强调了“私事”二字。

  缪欣然又站了起来,说:“学长,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许淮靖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已经拿起了许淮靖桌子上的水杯去接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