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六章 醉意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205 2019-09-09 23:25:21

  这个时候,许淮靖天真的以为,他与唐媛之间的一切不和与嫌隙都在这次的交谈中消失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原来这才是婚姻中最痛苦阶段的开始。

  ////////////////////////////////////////

  由于恋爱的缘故,曲定晨和她的男友邀请了许淮靖和唐媛两个人聚餐。

  她的男朋友是一名医生,姓杨,比定晨年长几年,已经近三十岁。尽管谈吐气质确实有几分三十而立的儒雅,但许淮靖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言语之间的自大与傲慢。

  他看向曲定晨,确实带着宠溺,可就像看一个不懂事的、需要哄的小孩子,并没有那么给人以尊重。

  于是,许淮靖第一眼就对杨先生充满了没来由的敌意。

  统共就这样四个人,凑在一桌火锅上,再加上几个人之间些许微妙的关系,其实显得有些寂寥与尴尬。

  曲定晨笑得很开心,向双方介绍彼此的名字。

  许淮靖朝对方点点头,尽力让自己热情起来。

  席间自然少不了推杯换盏,唐媛坚持喝饮料,于是剩下的三人便承担起了喝完一箱白酒的任务。

  曲定晨约莫喝得有些上了头,把杯子一撂,猛得站了起来,走到对面哥俩好似的勾上许淮靖的肩膀,醉醺醺的对杨先生说:“老杨,你不是之前还问我,为什么我没跟我最好的异性朋友在一起吗?”

  许淮靖顿时愣住了。

  又见她松开了自己,将手肘搭在另一边同样怔愣的唐媛肩膀上,说:“你看见了吧,我最好的姐妹,唐媛!人家才是又漂亮、又温柔,还特有本事,谁不喜欢这样的啊,这才是女神啊……”

  许淮靖禁不住皱眉。曲定晨这是怎么了?在这样的情景中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男朋友误会怎么办?

  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对面的杨先生,见他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变化,依然一幅笑眯眯的,在许淮靖眼里无比道貌岸然的样子。

  唐媛扶住了曲定晨,说:“定晨你是不是喝醉了?快回去坐会…”

  “我没醉!”曲定晨挣开她的手喊道,“我酒量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但看她眼神迷离的样子,确实是已经喝醉无疑。

  她蹲下来,放软了声音对唐媛说:“媛媛,你不是一直都担心我找不到男朋友吗,你看见我们家老杨了吧,是不是觉得比许淮靖靠谱多了?嘿嘿…”

  接着,她又蹙起了眉头说:“你们两个以后别再吵架了,真的,从大学熬到现在多不容易…媛媛,你这个脾气真的得…得改改,许淮靖他人其实还是挺有责任心的…”

  不待唐媛反应,她又换了方向,拽着许淮靖的袖子说:“还有你啊许淮靖…我告诉你!我们媛媛这么好,你不许再惹她伤心了!要是…要是你不好好对她,你要是还想离婚的话,我肯定第一个打你……”

  她说着说着,竟呜呜咽咽的小声啜泣了起来。

  许淮靖被这话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现在已经没有离婚的想法了。但就怕唐媛听进去起了疑心,恐怕又是一场难以避免的战争。

  但好在唐媛没有注意这个细节。她轻皱着眉头,无奈地说:“定晨,我觉得你真的有点醉了,该回去休息了…”

  杨先生见状,颇有些无奈的过来扶住了曲定晨,说:“她醉成这样,不然我现在就带她回去吧。”

  许淮靖默许了这个提议。但现在的状况,他又实在放心不下。

  曲定晨就是一个单纯的情感白痴,但杨先生的人生阅历不是白长的,谁能知道他会怎么对待一个醉的一塌糊涂一点戒备也没有的女孩呢?

  许淮靖犹豫着要不要也跟他一起把曲定晨送回去。

  唐媛大概也有此顾虑,悄悄推了许淮靖一把,向他投过去一个求助似的眼神。

  许淮靖于是当即拦住了正要离开的杨先生,说:“等等,我跟你一起吧。”

  杨先生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晦涩地笑着说:“不用这么担心,我不会对她怎样。你要跟就跟着吧。”

  ///////////////////////////////////////////

  作为四个人里唯一一个没有喝酒的人,唐媛此时最为清醒,她本也想跟去,却被许淮靖拦下,只好打了车回家。

  许淮靖叫了代驾,同杨先生一起把曲定晨送回去。

  杨先生去开车门,许淮靖就在他身后扶着已经昏昏欲睡的曲定晨,小心翼翼的把她塞进车里。

  杨先生和曲定晨在后排落座,许淮靖独自坐在副驾驶上,如果不回头的话,没办法看到车后排的景况,实在难受的很。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曲定晨已经借着醉意睡着了,许淮靖和杨先生沉默着,谁都不说话。

  许淮靖放下了车窗,看着外面不断变换又奇异的保持一致的夜景与霓虹灯,大脑开始放空。

  忽然,杨先生打破了这种静默。

  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并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

  许淮靖有些晃神,竟没有跟他客套,鬼使神差的回答:“是,我觉得你根本没有多喜欢定晨,也不尊重她。”

  “所以这就是你对我有这么强烈敌意的原因吗?”杨先生问,“你认为我不尊重她,我照顾不好她,我不是她爱人的合适人选,对吗?”

  “……我没有权力替她做决定。”

  杨先生笑了两声,说:“我可以很诚实的告诉你,我本来确实没有动什么真心。我追她,跟她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目前缺一个伴,而又正好认识了她。”

  许淮靖不自觉的握住了拳头。

  但杨先生又说:“但我现在却不那么觉得了。她比我想的更特别,更有吸引力,所以我决定认真对待这段感情。”

  许淮靖嗤笑一声,说:“等新鲜感过了呢?你就要抛弃她了吗?”

  “既然双方无法维持长久的新鲜感,我想我们确实会因此而分开,但那还是不确定的事。”

  许淮靖扭过头去,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责任吗?你已经给了她承诺了,就应该努力去维护你们的关系,怎么能因为失去了新鲜感就分开呢!”

  杨先生摇了摇头,说:“如果失去了新鲜感,我们彼此之间就算还存在所谓的爱情,也会很快被日常琐事消磨殆尽。没了爱作为基础,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

  他换一个姿势揽住曲定晨,又说:“我知道你不理解我,但我也不是很明白你的想法。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跟你的妻子应该也没有多少感情成分吧。”

  “你想说什么?”

  “你们三个的关系还真是奇怪,我只是无法理解,你喜欢的明明是曲定晨吧,为什么却跟她最好的朋友结了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