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四章 逃无可逃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104 2019-09-07 23:40:15

  但事实上,也许唐媛并没有被安抚到,甚至更加焦虑起来。

  许淮靖想,自己不应该这样说的。他不应该说他被她需要这种话,这反而在提醒唐媛,倘若她永远没有说出口那句喜欢,他也只会对此只字不提。

  这顿饭吃的并不舒心,至少许淮靖这样觉得。

  唐媛与缪欣然一刻不停的聊着,聊一些无聊的八卦,一些鸡毛蒜皮的工作上的事,有时穿插一些关于唐媛和许淮靖两个人的日常生活。

  很琐碎,且没有任何深入的话题。尽管两个人看起来很是和谐相熟,但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谁不是各怀心思,话里有话。

  许淮靖坐在一边闷头吃饭,偶尔应和几句,只觉得百无聊赖,索然无味。

  他对缪欣然的观感已经渐渐减分了很多,恨不得这场味同嚼蜡的饭局就此结束,往后大家也不要再有交集。

  缪欣然临走前,很是突兀地同他拥抱了一下。

  许淮靖躲闪不及,顿时僵硬在原地。他甚至不敢回头看唐媛的表情。

  “学长,唐媛姐,我先走啦。”缪欣然浅浅的笑着,同他们告别。

  “我把你送到门口吧,这么晚了。”唐媛从许淮靖的身后走上前来,对她说。

  之后,她们两个人结伴出了门,只留许淮靖一个待在家里。

  他在玄关处站了足有十分钟之久,仍未见唐媛回来。

  许淮靖心里乱糟糟的,说不出来的烦。

  怎么事事都这样糟糕,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偏要小题大做,消耗两个人的感情。

  //////////////////////////////////////

  好像自那之后开始,他们之间的争吵慢慢变得多了起来。

  唐媛工作繁重,常常加班到很晚。有时回来之后,也许是看到沙发上还躺着一件没有叠放整齐的衣服,也许又是因为客厅和卧室的灯都亮着,又或许是别的原因,反正她都会因此而大发雷霆,就此挑起一场单方面的战争。

  当然,也许只是因为唐媛想要和许淮靖争吵,因此理由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反正最后的落脚点都会落在缪欣然的身上。

  许淮靖尽量避免一切争吵,也努力照顾唐媛的情绪,可有时也会因为她吵架的荒谬理由而忍不可忍,脾气上来,开始互相攀比谁的声音更大。

  许淮靖当然也不想这样,为什么两个人不能冷静的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为什么不能给予对方多一点信任与个人空间?

  然而更令许淮靖郁结的是,每次争吵完,唐媛便会一言不发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完全拒绝同外界的交流。而之后,她又会主动走出来,并首先开口道歉。

  许淮靖看到她声泪泣下的那个样子就心软了。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事实上许淮靖总觉得,唐媛似乎已经慢慢产生了某种难以应对的心理问题,或许她需要帮助,需要治疗。可她却把自己和外界隔开,除了工作和许淮靖之外,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感兴趣。

  可该怎么说呢?也许她只是情绪不稳定而已,远没到心理问题的地步。

  许淮靖想自己是真的难以忍受了,否则再这样下去,患心理疾病的也许就是他了。

  //////////////////////////////////////

  夜晚,烧烤摊。

  许淮靖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一样,一边肆无忌惮的喝着冰镇啤酒,一边和朋友坐在一起谈论自己的心事。

  他近日着实郁闷,不愿回家,不想面对唐媛时常阴晴不定的脸色;也不想去公司,不想看到关于缪欣然的半点影子。

  面对这些乱成一团的现实,他从不去想解决的办法,只想像鸵鸟一样逃避。尽管这些事也许本身就是无解的。

  他叫了曲定晨,也算能陪自己说说话。

  曲定晨同样满脸愁容的看着他,忧心忡忡的说:“大哥,你别喝了,这都五瓶了,真不行…”

  “喝不醉,你替我操什么心?”许淮靖说,又打开一瓶啤酒,没再倒进杯子里,直接对着瓶口吹。

  很久没有这样不顾形象的坐在街边的烧烤摊上,无忧无虑的闲谈,上次已经是大学的时候了吧。

  他现在满心都是烦心事,巴不得借酒浇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暂时忘掉这些糟心的事。

  “哎你…你冷静点,别这么…”曲定晨一时说不出话来。

  许淮靖把酒瓶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说:“烦透了,天天都是一大堆烂摊子!”

  “别急啊,你慢慢说。”曲定晨托着腮说。

  许淮靖叹口气,缓缓说道:“最近总是跟唐媛吵架啊,每次都不知道为了什么理由,感觉都是些没道理的小事,哪有什么好吵的!还有缪欣然…你上次大半夜给唐媛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她缪欣然喜欢我是吗?”

  冷不丁被这样一问,曲定晨先是支支吾吾一会,接着又说:“我…我当时太着急了…”

  “姑奶奶,你能不能替我考虑一下?就为了这点破事,我跟她天天吵个没完!跟我有多大关系?缪欣然爱喜欢谁喜欢谁,还成了我的错了?!”许淮靖大倒苦水。

  他激动的很,又因为有酒精的作用,已经有些失了理智,感情用事,无法时刻保持清醒。

  曲定晨也觉得委屈不已,说:“那也不是我的错呀,你吼我干什么?你自己怎么不反思一下,你对人家刚毕业一小姑娘这么好干什么,换了谁谁不会误会?怎么你就没错了?”

  “我做什么过分的事了吗?我帮了她很多是不假,但是哪次不是工作上的事?好,我承认我也有错,那唐媛也不至于非得揪着这事不放吧,不至于天天都吵架吧?!”

  “那你去给媛媛说呀,跟我说有什么用……”

  “她听不进去,我说了不也没用。”许淮靖叹息一声,已经慢慢冷静下来,“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时候我觉得,唐媛真的对我来说非常陌生。她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跟我在一起了这么久的人吗?”

  “那你觉得你希望怎么样?继续吵?”

  “我不想吵架。但是我现在甚至不知道,除了吵架,我们还能怎么相处。”

  “我觉得你们真的该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

  曲定晨话音刚一落地,却好像在许淮靖的脑海里划过一道亮光。

  他看着曲定晨的眼睛,沉重的而又坚定的说:“如果我们离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