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八章 婚姻的祝福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13 2019-09-01 23:32:46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在浓郁的夜色里相拥睡去。

  他们如此亲密,用力的喘息,好像要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血脉里,刻在骨头上。

  许淮靖决定向唐媛求婚了。

  但在这之前,他还是找到了曲定晨,告诉了她自己的决定,并向她询问意见。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有种憋闷的感觉。明明他对于拥有一个新的家庭充满期待,但在这一天终于要到来的时候,他却下意识地开始想逃避。

  许淮靖和曲定晨约在公园里。

  他问曲定晨:“我想跟唐媛求婚了,你觉得可以吗?”

  曲定晨回答他:“你们都在一起四年了,这么长时间了,要结婚也是很合理的,我哪有什么理由觉得不可以。”

  “但我觉得有点紧张。”许淮靖抬头望天,轻轻的叹着气。

  “紧张?为什么?”

  “不知道…还是无法想象,我居然这样就结婚了…”

  “对了,你家里人呢?还有媛媛的家人,我记得之前她跟我说过,她妈妈好像本来就不太同意她跟你在一起,这要是结婚,那不就更不愿意吗…”

  唐媛和许淮靖,从南方到最北,彼此的故乡隔着万水千山。因此,唐媛的父母并不怎么同意女儿远嫁,更何况这样遥远。

  为此,唐媛也曾经和父母争吵过几次。曲定晨一直知道这些。她也一直担心,倘若因为双方家庭的原因而分开,对任何一对情人来说都是会一件毕生的遗憾。

  “我家里人没什么别的意见。至于唐媛,她已经跟家里人商量过了,他们也已经同意了。”许淮靖回答,他又接着说,“但是我们不打算举行婚礼了。”

  “不举行婚礼了?为什么呀!这么重要的仪式怎么能没有呢?!”曲定晨显然一脸讶异。

  “这是唐媛的意思,她不想举办婚礼。”许淮靖说,“我尊重她的意见。”

  “媛媛的意思?这怎么可能,她跟我说过,她特别想要一场特别浪漫的婚礼,你骗我的吧!”

  “没有,你可以自己去问她。”

  许淮靖闭上眼睛停顿了片刻,又说:“不举行婚礼也没什么,也免得那么麻烦了。

  曲定晨突然拧起眉,厉声询问:“喂,许淮靖,你欺负我们媛媛了没有?!”

  许淮靖看她一眼,说:“你别瞎说,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她。”

  “可是我前两天还看见她哭呢,还以为她是受了你什么委屈。”曲定晨嘟起嘴来,说道。

  许淮靖一愣。唐媛哭这件事他没有任何印象,于是他问:“哭什么?她什么时候哭了?”

  “你不知道?她没跟你说过?”曲定晨也是愣了愣神。

  “…没有,前两天是我们的周年纪念日,我们过的挺开心的,没见她有哪里不对啊…”

  “真的!”好像生怕许淮靖不相信,曲定晨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我亲眼看见的,就是前天晚上我们在公司加班的时候,问她她也不说,把我给急坏了!”

  前天,是许淮靖和唐媛四周年纪念日的后一天。

  许淮靖一阵恍惚,依然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她最近不是要升职了吗,工作任务又很重,有情绪起伏很正常。”许淮靖这样对自己和曲定晨解释。

  “可能是吧…”曲定晨似乎接受了这一解释。

  她拿胳膊肘捣一下许淮靖的胳膊,说:“我告诉你啊,别以为结了婚就不一样了,你要是敢对媛媛不好,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不会,我们一直很好。”许淮靖说。

  他们确实一直很好,鲜少有争吵的时候,事事处处都可以做到相互尊敬相互体谅,即使有小矛盾也可以很快解决,完全可以堪称典范。

  唯一令许淮靖有所不满的是,每一次发生微小的不愉快时,似乎总是唐媛第一个道歉。这几年以来,他在唐媛口中听到的最多的几个字,不是“我爱你”,反倒是“对不起”。

  尽管已经过去了四年,他好像还是无法让唐媛彻底的拥有安全感,她依然像他们刚刚在一起时患得患失,敏感过度。

  这令许淮靖感到万分挫败。

  ////////////////////////////////////////

  许淮靖终于还是向唐媛求婚了。

  其实只是简单的单膝跪地,问她一句“你愿意嫁给我吗”,便交换了戒指,相互拥抱、亲吻。

  之后又去领了证,一份婚姻的契约就这样成立了。

  没有什么欲拒还迎的推脱,没有婚礼,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没有承诺,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平静且草率的准备开始共度余生了。

  和从前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在于他们两个的手上多出了一枚廉价的指环。

  他们还是照旧过着从前的生活。甚至周围的人还不知道他们两个已经是夫妻,依然以为他们只是还在交往的情侣。

  结婚后不久,他们又决定买车买房,起码要让陈旧的生活变得不一样。

  而变化,也是在结婚之后才慢慢露出端倪的。

  那段时间正好两个人都面临升职的境况,因此工作总很忙,即使在同一家公司,也不是同一个部门同一间办公室,相处的时间骤然变少。

  唐媛是工作狂,一门心思的扑在工作上,无暇兼顾许淮靖。

  许淮靖则更甚,因为在技术研发部门,常常需要出差学习,自然与唐媛聚少离多。

  回到家之后,两个人都疲倦不堪,似乎连同对方交流的气力也没有了。

  许淮靖的父母是那种很传统的中年人。他们虽然刚刚结婚,但毕竟已经在一起很久,于是又开始催促他们生一个孩子,时常打来电话对唐媛嘘寒问暖,旁敲侧击的说关于孩子的事情。

  许淮靖能感觉到唐媛压力很大,于是私下偷偷打电话给父母,嘱咐他们别再给唐媛施加压力,却连自己也被父母说了一顿。

  唐媛时常显现出消沉的样子,许淮靖看在眼里,却不知该如何宽解。

  有时夜里睡觉,唐媛也睡得极不安稳,时常小声说着梦话,也全都是许淮靖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