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七章 四年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195 2019-08-31 23:53:12

  许淮靖慢慢习惯了有唐媛在身边。

  没有谁会永远拒绝一个把所有的爱都无偿奉献给自己的人,这是人之常情。

  从大学一年级的夏天开始,许淮靖没有想过要和她分开。他有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心动,有时又觉得自己真的非常爱她。

  好像过了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一样,凝结而滞重的情感好像永远居无定所,但一直知道有一处可以依归。

  他没有觉得生活有哪里不同。还是像从前一样上下课,参加不同的活动,没有任何变化的相同的喜悦与烦恼。唯一的区别在于身边好像多了一只温柔的幽灵,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

  唐媛好像永远都热烈,不知疲倦,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经久不息的热情。

  他们愈发亲密,直至好像彻底要融入对方的生命里。

  就这样一直到大学毕业。

  唐媛很厉害,似乎轻而易举便通过了心仪工作的面试。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一旦有了某种愿望,无论付出怎样的艰辛都绝对会达成。

  在这一点上,许淮靖向来很佩服唐媛。

  他们一起留在了Y市。许淮靖也参加了唐媛所在公司的招聘面试,尽管出了些波折,好在最后有惊无险的留了下来,在技术研发部实习。

  曲定晨也在。

  原本她的父母更倾向于让她考研或者回家找工作,但拗不过曲定晨的性子,还是答应了让她留在异乡。

  她的父母都是生意人,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起码人脉是有一些,再加上上下打点关系,曲定晨的面试表现也不错,于是也同样留了下来,直接越过了实习的阶段,成为人力部的正式员工。

  大学四年以来,他们三个都算是很好的朋友。

  尽管一开始许淮靖对曲定晨有过那么点出格的心思,但在与唐媛在一起之后,这心思也被他迅速压抑在萌芽中。

  毕业后,到底已经不再是象牙塔中的大学生,刚刚踏进社会的深水潭,他们便要被迫面对更多险恶的潜规则和来自各界的压力。

  那时候他们拿着微薄的薪水,租住一个逼仄狭窄、交通也很是不便的房子,完全不同于后来的风光。

  在那些未来一片茫然的时间里,许淮靖曾经一度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力如此,人生也就此打住。幸好还有唐媛在身边时刻安慰自己,给予自己温度,才不至于彻底陷入情绪的低谷,从此一蹶不振。

  他很依赖唐媛,尤其是那段对他而言很是困难的时间。长久的困顿令他无法拒绝这份温柔。

  这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让他以为他与唐媛的相遇是上天赐予他的独一无二的缘分。

  可是他却忘了在最初的时候,最先付出的那个人是他一直冰冷以待的唐媛。

  他们很快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当然事实上只是许淮靖自己这样认为,他与唐媛应该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家。

  可是他并不确定唐媛到底怎样想,也不确定如果他真的求婚的话,她会不会答应。

  他相信唐媛对自己的绝对真心,可是婚姻不同于恋爱,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做好准备,把自己对自己的支配权全部交给对方,进入另一种感情状态。

  许淮靖一直以来都能感受到唐媛对婚姻的轻微抵触,她好像并没有想要结婚的意愿,甚至是持怀疑态度。

  许淮靖猜测过其中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原生家庭中父母的关系不够好,也许是身边有很多婚姻不幸福的亲戚,也许是信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样的观点。

  但许淮靖长期以来受到的家庭教育与环境熏染都让他认为,婚姻才是爱情最好的归宿。他也有自信,自己一定可以做一个好丈夫,消解唐媛对婚姻的恐惧,并给她带来幸福。

  如果两个人无法相互理解,那么这样的婚姻注定会走向败局。年轻时的许淮靖还不明白这样的道理。

  但还不是时候。许淮靖觉得自己起码有责任也有义务给唐媛带来物质上的满足,在这之后,他才有资格向她求婚,请求她答应与他共度余生。

  因为这样一个美好的愿景,许淮靖好像前所未有的有了强烈的动力。

  这或许是他们在一起的几年里,为数不多的最为幸福的时候。

  许淮靖却万万没想到,最先提出结婚的却是唐媛。

  那天是他们四周年的纪念日。其实许淮靖对于这样的日子记得并不是很清晰,是在离婚之后才把这些日子突然记得很清楚的。

  那天许淮靖加班回到家,打开了门的那一瞬间,便发现房间里的气氛不同于往常。

  唐媛特地装饰过了,昏暗的灯光与星星点点的烛火,营造出浪漫而暧昧的气氛。

  许淮靖关上门,又转过身来,看见唐媛从卧室的房门口探出头来,像一只小松鼠。

  许淮靖走过去,用眼神询问。

  唐媛于是走了出来,眼睛里噙着笑意和忐忑,柔柔的拽着他的衣角,说:“我可以跟你商量一点事情嘛?”

  “怎么了?”许淮靖问,任由唐媛拉着自己进了卧室,忽然没来由的有了几分神不守舍。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整整四年,四年里最为亲密的距离却只是浅尝辄止的吻,最为疯狂的举动恐怕还是最初被表白时的拥吻。

  许淮靖不是没有想过,或许他们可以发生一些更加亲密的关系。

  如果一个样貌身材都很好的女人毫无防备地躺在自己身边,甚至依偎在自己怀里的话,没有几个男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持住。

  许淮靖自认为自己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想,如果自己提出的话,唐媛不会拒绝。但他一直觉得自己不能那样做,那是对唐媛极大的不尊重。

  但眼下,唐媛却好像故意容不得他保持清醒。她的睡衣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深V的领口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许淮靖眼前。

  许淮靖还有一分理智尚存,他把她的领口拉上去,说:“你别这样,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可是你不想吗?”她的眼睛无辜的眨着,在许淮靖的眼里却凭空多了几分妩媚。

  “你不是有事要跟我商量吗?什么事?”许淮靖岔开了话题。

  唐媛于是说:“今天是我们的四周年,你不记得了?”

  顿了片刻,她又说:“我想送你一件特别的礼物,所以我打算把我自己送给你。”

  她说着便倒在了他的怀里,许淮靖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僵硬了起来,反倒没有热血沸腾的感觉。

  他听到唐媛又说:“许淮靖,你娶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