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二章 意料之外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091 2019-08-26 23:53:26

  许淮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哪里足够吸引人。

  所以当定晨告诉他,他拥有一个暗恋者时,许淮靖并不感到荣幸或者兴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茫然,而后是慌张,再然后,他只想逃避,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暗恋自己的这个女孩是唐媛。

  这是在许淮靖的意料之外的。他一直以为唐媛总是对自己充满距离感,是因为不想同他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但他很快也理解,就像自己也喜欢定晨一样,大概都需要一个冷漠的面具借以伪装,才不至于被看穿那样尴尬。

  于是,因为有了曲定晨告诉他的这个秘密,再与唐媛相处的过程中,许淮靖难免多了几分不自在。

  他必须要承认的是,唐媛确实是一个足够动人的女孩。

  她在工作过程中帮了他很多,他一直没有机会说一句谢谢。她也有很多可贵的优点和品质,应当得到赞美与尊重。

  但是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打动他。

  情感是最不讲道理的东西,它永远都无法与理智相融,全凭直觉,不计后果。

  而唐媛,就在许淮靖的直觉之外。不管她再怎么千百般的好,哪怕是绝无仅有,也是无法打动一个不爱她的人的。

  许淮靖对唐媛顿时多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亲近感,毕竟两个人都在坚持着一份没有结果的单恋。

  但打那以后,他对唐媛避之唯恐不及,生怕再与她有什么过多的牵扯,免得她会错了意,平白的多一份伤心。

  说来也巧,越是闪躲反而越容易相遇了。

  从前在偌大的校园里,许淮靖和唐媛的时间好像永远都是两条平行线。

  但期末考试临近之后,他们时常会在图书馆遇见。

  每次许淮靖只是冲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一个字也不说便会离开。

  有一次唐媛发消息问他:“还在图书馆吗?”

  坐在图书馆三楼的许淮靖回她:“已经走了,今天有点别的事。”

  但晚上的时候,他们却在图书馆门口相遇。

  许淮靖只觉得尴尬万分,解释道:“课本落在图书馆了,我回来拿。”

  唐媛只是笑了笑,同他道了别便离开了。

  许淮靖看着她的背影,有一瞬间是于心不忍的。她肯定已经发觉了他刻意地疏离,但也许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她既然不说,许淮靖也不会去拆穿,更加没有理由先提出拒绝。更何况,他也不忍心伤害唐媛,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

  寒假里,许淮靖参加了学校里的支教队。

  他一心认为,没有支教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

  在这一点上,定晨与他达成了一致,也出现在了支教的队伍中。

  定晨也颇有些意外,一脸难以置信地说:“你居然也在?面试这么容易过的?”

  “我凭实力进来的,再说了,支教可不轻松,你能坚持下来吗?”

  “当然了!我肯定能坚持下去,我才不比你差呢!”

  许淮靖看着这女孩倔强的表情,怎么也看不够。

  支教队在寒假进行到一半时才启程。

  一行十几人辗转了多时,换了火车和大巴,又用双脚走过了很长的路之后,才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一个偏北部的农村小学。

  女孩子有四个,男生有八个,分别住在了校方提前为他们准备好的校舍里。

  安顿好之后,许淮靖便走出宿舍,打算四处转转。一出门,拐过弯,就遇见了定晨。

  她甩着胳膊,说:“我的天,好累啊!”

  “这才刚开始就觉得累了?明天怎么办?”

  “谁说的,明天就好了!”

  许淮靖尤其喜欢曲定晨这副倔强的样子,他笑了笑,说:“行了,快收拾收拾吧,待会去吃饭了,你不饿吗?”

  定晨瞪了他一眼,跑回了宿舍收拾东西。

  之前已经确定了每个人要教的课程。曲定晨教手工和文学,许淮靖教数学和信息技术。

  因为没有经验,头一天晚上,他们备课到了很晚。

  许淮靖看着本子上的数字直想发呆,于是干脆出了门,想走两圈。

  他在宿舍楼后的石头桌凳那儿遇到了曲定晨。

  定晨坐在石凳上,双手托着腮,看上去大概也在为备课而发愁。

  许淮靖走过去,问她:“还不睡,待在这儿干什么?”

  定晨耷拉着脑袋,说:“明天该怎么讲啊,完全没有思路,怎么办啊……”

  许淮靖说:“巧了,我也不知道。”

  定晨叹了口气,说:“我本来以为支教不难的,可是明天就要上课了,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要是小朋友们觉得失望该怎么办啊,我现在就好紧张啊……”

  她抱住膝盖,脑袋几乎要埋到胸前。

  许淮靖很想摸摸她的头发,但他克制住了自己,安慰她道:“别着急,说不定明天站到讲台上,你就知道该怎么讲了。”

  “许淮靖,你不紧张吗?”

  定晨抬起头来看他。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在夜色里也闪着水晶一样的光。

  “紧张啊,但是光紧张也没用啊,还不如放松一点。”

  定晨又垂下头,手在石凳旁边的杂草丛里漫不经心的扒拉着。

  她拔起来几根狗尾巴草,很快就编成了一只小兔子。她举到许淮靖的眼前,说:“给你,你要吗?”

  许淮靖自然接了过来,并且怀有私心地在接过来的同时,指尖轻轻划过了她的手指。

  四舍五入就等同于牵手了。许淮靖很没出息的想。

  那兔子编的确实粗糙了些,但许淮靖依然饱含真诚地说:“很好看,想不到你还这么心灵手巧。”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许淮靖都小心翼翼地保存着这个小小的草兔子,后来因为宿舍搬迁不慎弄丢,他心疼了好久。

  “我好歹要教手工的好吗?虽然这个好像很简单,很多人都会吧……”

  定晨又低落了下去。

  “我就不会,不然你教我吧。”许淮靖说。

  曲定晨看了他一眼,说:“我才不呢,我要教那些小朋友,你都多大了。”

  许淮靖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故意说:“我好像比你大吧,那你是不是得叫我声哥呀?”

  曲定晨作势要打他。

  但没怎么用力的拳头还没有临近他,许淮靖已经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