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二十五章 夜梦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1052 2019-08-24 23:57:57

  来的客人不少,近的远的,老的小的,挤满了整个客厅,大多数都是唐媛已经没了印象的所谓亲戚。

  这堆人坐满了整整五桌酒席。

  唐媛同父母坐在一桌,百无聊赖的看他们论资排辈,互相谦让着最里边的位置。

  她向来不喜欢这些的。

  也对,他们这一代人,距离父母辈的那种亲族时代,已经渐渐远去了,血缘渐渐不再是人与人之间维系情感的联结,反而慢慢成为一种负担。

  唐媛愈发觉得后悔回来。她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大家都会变得平和很多。

  然而席间,大家争相谈论的,依然是街坊四邻无聊的八卦,和一些在她看来愚昧无知的谣言。

  十八岁以前,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唐媛的性格还稍激烈一些,听到那些荒谬的言论还会反驳几句,尽管最后总是被父母呵斥着住口。

  但现在她学聪明了,保持沉默,绝不多说一句话。

  不戳穿别人虚无的快乐是一种美德。

  但任由她再沉默,还是躲不过这些与她并不亲近的亲戚突如其来的“关心”。

  一个富态的老太太先把话题引到了唐媛的身上。

  “哎呀,老唐家的姑娘得多少年没回来了!”话语间似乎是在感慨,其实只是怪唐媛倒霉,这老太太大抵只是因为没了话题,才不得不环顾一周,发现了另一个话题的中心。

  于是满桌的人开始把视线投到了唐媛身上。

  母亲在一旁小声提醒这群,这位是她的某个远房的姥姥。

  唐媛于是放下手中的筷子,摆出礼貌的笑容,说:“嗯,是很久了。”

  “这么多年不回来,在云淞那边待着干嘛呀,你看看,都长这么大了,我都快没印象了。”老太太拉长了尾音。

  于是大家也开始议论纷纷。

  “是啊,可是得有五六年了。”

  “七八年也有了,成大姑娘了……”

  “可不是吗,变化确实挺大的。”

  ……

  唐媛顿时觉得头疼。

  母亲连忙在一旁打圆场:“那边工作忙啊,没时间啊。”

  “哎呦,那也得勤回来看看啊,上次老二家那个结婚,还有老四家那个上大学,也没回来吧。”老太太拿起纸巾慢悠悠地擦了擦嘴角,细细的数着,“她三姨姥姥走,还有宋家老头没了,你家姑娘可都没回来。你看看咱们桌上这几个,都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了,再不多回来看看可就没机会了哟!”

  唐媛厌烦的暗地皱了下眉头。心说自己跟她口中说的那些人根本没有交集,况且就算她回来了,人还能死而复生不成。这群人总喜欢小题大做,并且莫名其妙的认为父母辈交情深就代表子孙辈天生就是情深义重的朋友。

  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勉强挤一个笑容,就当做是回应,搪塞了过去。

  “不是我说话难听啊,这要是哪天你们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姑娘又不在身边伺候着,这多不方便呐!”老太太执着的拿眼神锁定唐媛,说出的话也实在不太中听。

  唐媛心里自然有了火,被她死死的压制着,攥在拳头里没有说出来。

  她不反驳,因为这话即使她不爱听,也隐隐戳中了她的一个心事。

  这些年来与父母联系甚少,又很少回来看看。不是因为双方感情淡薄,而是他们两代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即使多年过去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缓和。

  对于父母,她的情感是复杂的。但无论如何,她是不希望父母晚年无人照顾,出了意外也难以应对的。

  桌上的人也跳到了这个话题。

  有人附和:“我看也是啊,还是多回来看看,这么多年了不回来几趟,像话吗?”

  “我看还不如把那边的工作辞了呢,又累,离家又远,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了,又不缺这个,回来安安稳稳的多好。”

  有人反驳:“大不了把人家老唐他们两个接到云淞去呗,大城市,生活条件多好,哪点不比咱们这小破县城强?”

  “人家老唐他们还没说什么呢,她二姥,你可别瞎操心了。”

  ……

  但不管怎么说,原本因为失去话题而有些凝滞的气氛,一时间又活跃了起来。

  母亲在一旁连忙打圆场:“我跟老唐这不是身体挺好的吗,担心这个这什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老太太却不依不饶,似乎执意与唐媛过不去,反倒又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哎我说,唐家姑娘,你前几年不是离婚了?”

  唐媛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低声“嗯”了一下。

  于是那老太太顿时表情浮夸起来,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那你岂不是这几年就一直单着了?那怎么行啊,身边连个照顾自己的人都没有,多寂寞呀!我看呀,还是你自己太强势了。女人啊,就得软下来,别成天跟那些大男人似的拼死拼活的工作,还是得回归家庭……”

  唐媛打断了她的话:“您到底想说什么?”

  老太太摆摆手,说:“我觉得吧,唐家姑娘,你年纪也不小了,真该安稳下来了。离过婚也没什么,现在离婚也很正常嘛,可你也不能一直这么拖着呀!等过几天我给你介绍几个咱们这儿的年轻小伙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不好意思,我不打算在老家这边再找一个了,我不住在这儿。”

  “哎呀,我觉得在哪儿都无所谓的嘛,最主要是你自己得幸福。云淞有什么好的,大城市,生活节奏这么快,每天都这么累,还不如回家过安稳日子呢,你说是吧。”

  唐媛狠皱一下眉,说:“不是,我不会回来的,也不考虑再结婚。”

  “那怎么行?”这次说话的不再是那位老太太,换成了另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阿姨,“小媛,不能因为离婚了就不相信婚姻了呀,你说你现在也没个孩子,以后多不方便,都没人给你养老的呀。”

  鉴于阿姨看上去确实发自肺腑地劝告,唐媛还算客气:“阿姨,我目前不想结婚,更不想生养孩子,这些事还是留到以后说吧。”

  那老太太不知为何又跳了出来,刺耳的声音响起:“哎呦,怎么这么任性,姑娘家家的不结婚不生孩子怎么行!”

  唐媛再次冷下脸来:“我的个人选择,和您没有关系。”

  老太太阴阳怪气:“大家都是一家人,为你好还不领情。再说,唐家姑娘,你真打算在云淞住一辈子?总有一天得回来的嘛,要不然,谁照顾你爸妈呀?”

  她笑眯眯的,又继续道:“怎么,还是说,你一点都不想你爸妈?怪不得几年不见你回来一次呢!”

  唐媛看出来了,她这是铁了心要挑自己的刺,任凭她一躲再躲也是没用的。

  见唐媛大有发火的征兆,母亲在一旁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劝慰:“别跟长辈置气,态度好一点。”

  唐媛置若罔闻,猛得把筷子往餐碟上一撂,抬起头来板着脸说:“我心里怎么想的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猜,猜不明白。猜错了还是自己找气受,何必呢。”

  老太太顿时不乐意了,同样撂下筷子,拉长了脸:“怎么跟长辈说话呢,去了趟大城市就不把我们这些乡下人放眼里了是吧?”

  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母亲悄悄拉了拉唐媛的一角,表情也不太好看。

  但唐媛还是果断的选择了回击:“第一,我不会因为您年龄比我大就对您表示尊重,因为我只尊重人品德行,而您没有。第二,把自己当成乡下人是你自己说的,任何地区的人都是一样的。第三,我们家的事我们自己处理,不需要任何不了解情况的外人随意干涉。您不要仗着自己是长辈就可以乱说话。希望您能够理解,谢谢。”

  “哎呦,上了个大学读了几天书,还能说会道的了,你小时候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怎么跟长辈说话!”老太太拉不下脸来,仍旧咄咄逼人,又转移了目标对唐媛的父母说,“我说老唐你们两个能不能好好管管你家姑娘,怎么这么不听话呢,非得顶撞长辈!”

  父亲对此是纵容的态度,他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于是缓和气氛的任务再次交到了母亲的肩头,她连忙说:“怎么还吵起来了,一大家子聚在一起不容易,吃个饭本来高高兴兴的……媛媛,还不快跟你姥姥道歉!”

  唐媛平静的表情纹丝不动,说:“我姥姥早就没了,她算个什么长辈。”

  这话一说出来,整个酒席上立马鸦雀无声起来。

  母亲似乎也没有料到唐媛会这么说,一时间也被气的不轻。

  老太太已经炸开了锅,指着唐媛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个白眼狼怎么这么没教养!我是你亲二姥姥那还能有假?说话还这么难听,巴不得我现在进棺材是吧?怪不得好好的还要跟你那个前夫闹离婚,我看也没哪个有眼光的男人敢要你!”

  唐媛“刷”得站了起来,因为握紧了拳头,指甲在手心划下了一道很深的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