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二章 怦然心动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287 2019-08-13 20:35:12

  国庆节放假回来,他们才正式开始做作为新成员的任务。

  新生代表大会也是在假期结束后才召开的,作为部门里仅有的两位文法学院的学生,唐媛和新闻系的舒蔓被安排写稿件,许淮靖和其他两个男生则要拍照。

  大会结束之后,唐媛和许淮靖留下来整理稿件和照片,要备份在电脑上,然后传到学校的官方网站。

  六点半开始的新生代表大会,结束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办公楼晚上不开门,他们只好又找学长借来了钥匙才进去。

  办公楼是老建筑了,二十几年来也没有翻修过,尤其还建在学校最角落里,因此晚上来这里,确实会觉得有些阴森。

  唐媛有点怕黑,又看不清路,站在楼道口不敢往前走。

  许淮靖胆大些,径自走到走廊尽头拉开闸,开了办公室的门,这才对另一头的唐媛喊:“快过来吧,灯都开了,没事。”

  唐媛这才走过去,进了门,许淮靖把电脑桌前椅子拉开,说:“坐这儿吧。”

  对待女孩子,他总是很有绅士风度。

  唐媛道了声谢,打开了电脑,开始做今晚的任务。

  她把许淮靖拿的相机中的照片导入到电脑上,一张张地翻着。

  “我已经挑过了,留下的这些我觉得都还不错,你别找我的了,看看他们俩拍的吧。”许淮靖站在她身后,弯着腰,手撑在椅子上说。

  唐媛说:“你拍照这么好,学过吗?”

  “没学过,就是喜欢拍。我觉得也没有多好看吧。”许淮靖说,“但是你拍的确实不太行,你得多练练啊小唐同学。”

  之前的面试拍照测试,还有加入之后学长学姐们布置的拍照的任务,唐媛的拍照水平确实——有目共睹的烂。

  唐媛扁了扁嘴,说:“行,我以后肯定练。”

  “不过你写的文学稿是真的好,真不愧是学中文的啊。”许淮靖又说。

  “谢谢啊,我觉得也没多好吧。但是你写的确实不怎么样,你也得多练练啊。”唐媛拿许淮靖刚刚的话堵他。

  许淮靖摸了摸鼻子,回道:“行,你别说我了,赶紧传照片和稿子吧。”

  一个多小时,终于整理完了所有的材料,传到了官网上,两个人收拾收拾就往外走。

  唐媛走在前面,一直走到了办公楼的大门那里,许淮靖才把电闸拉下来。整个办公楼瞬间陷入了黑暗。

  许淮靖走到一半,听到门口传来唐媛的声音:“许淮靖,许淮靖你快过来,我觉得情况不妙啊……”

  他走过去,问:“怎么了?”

  唐媛哭丧着脸,说:“门锁了啊…出不去了呀…”

  她刚走过来时,就发现门在外面被锁上了,挂锁的铁链还晃着。

  许淮靖一愣:“真的假的?”

  他往里拉门,不动;往外推门,还是不动。

  估计是晚上巡校的保安大叔看到办公楼的门开着,一时好心才锁了门。

  “怎么办啊?”唐媛不知所措地问。

  许淮靖又试图把门推开,还是不行。

  他倚在门上,侧过头来说:“外边锁的,咱们出不去。要不……爬窗?”

  “啊?”唐媛愣了一下,答应下来。也只能这样。

  他们回到办公室,重新开了灯,仔细观察了一下室内的构造。

  窗户离地面很高,快到天花板,就算爬上去,到了外面也很难跳下去。

  许淮靖说:“我先试试吧。我要是能出去就把门打开,你直接从大门出去。”

  他把椅子搬到窗户下,站了上去。

  “你小心一点。”唐媛忧心忡忡。

  许淮靖双手撑住窗台,费力地向上撑。饶是以他一米八多的身高,要够到窗子依然有些困难。

  “你可以吗?”唐媛扶住椅子问。

  “应该可以。”许淮靖说。

  然而下一秒,许淮靖双臂一软,失去了支撑了力气,猛的摔了下来,背部狠狠的撞击到地面,唐媛措手不及连忙躲开,椅子也一并摔向了一旁。

  “嘶——”许淮靖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许淮靖,你没事吧?”唐媛连忙过去扶他。

  她的手刚一碰到许淮靖的胳膊,就听到许淮靖连连喊疼:“你轻点,我胳膊好像扭到了。”

  唐媛小心翼翼地把他扶了起来,担心地问:“你胳膊没事吧?不会骨折了吧?”

  “就不能盼我点好,”许淮靖甩了甩胳膊,说,“应该没事,就是扭了一下。”

  唐媛忍不住自责:“对不起,都怪我刚才没扶稳……”

  “不怪你,怪我自己没撑住,没吓着你吧?”许淮靖安慰她。

  他环顾一下四周,又说:“办公楼明天六点半才开门呢。这个点了,估计也没人往这边来,我看咱们今天晚上恐怕得待在这里了。”

  唐媛撅起嘴,眼睛也垂下来。

  “哎,你害怕吗?”许淮靖问她。

  唐媛看着许淮靖,快速地摇了摇头:“我不害怕。”

  他们穿过隔断走到办公室里边的区域,许淮靖又拖过来一把矮矮的凳子,指着唯一的沙发对唐媛说:“要不然你睡沙发上吧,我在桌子上趴一晚上。”

  “可是你都受伤了,还是你睡沙发吧。”唐媛和他谦让起来,看着许淮靖胳膊的眼神不无心疼。

  “我没事,我身体好得很。”许淮靖冲她晃了晃胳膊,径直搬着凳子坐到了沙发旁,说,“过来吧,沙发留给你。”

  唐媛于是走过去坐下来,她又见许淮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她。

  “你盖上吧,晚上冷。”

  “那你呢?”

  “我不用。”

  唐媛只好乖乖的接过他的外套,躺在沙发上,又把外套盖在了身上。

  那件外套上还残留着许淮靖的体温,裹挟着一股暖意涌上了唐媛的心头。

  许淮靖又站起来,说:“我去把灯关上吧,你害怕吗?”

  “你关吧,开着灯我也睡不着。”

  许淮靖于是走过去,把灯的开关按下去,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黑暗。他在黑暗中适应了片刻,才慢慢走回来,重新坐回到凳子上。

  唐媛睁着眼睛,即使在黑夜里也显得亮晶晶的。

  “睡吧,还睁着眼干什么?”许淮靖趴在桌子上,侧过头来同她对视。

  唐媛看着他的眼睛,在空旷的黑夜里,瞬间安下心来。他的眼睛好像盛满了月光,温柔又寂寥,这让唐媛感受到,她不是孤独一人存在的。

  “我在想,明天办公楼的守门大爷进来发现我们居然留在这里过夜,恐怕要骂我们了。”唐媛轻声说。

  “没事,要挨骂也是我跟你一起挨骂,有我陪你呢。”

  许淮靖永远都不会想到,他无意间说出来的安慰引发了一场少女旷日持久的暗恋,这复杂的情绪像一朵烟花,在无人发觉的角落里,独自绚烂,独自坠沉。她的心里是惊涛骇浪,奔腾不息。

  尽管她的表面上依然没有波澜,只是轻轻地笑着,小声地回了一声“好啊”。

唐猫不可爱

今天只码了番外呜呜QAQ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