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六章 遗忘的昨天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3465 2019-08-11 21:35:56

  谢昀第二期节目录制,又正是周末,唐媛本想去现场,却被曲定晨一个电话拦下来打乱了计划。

  “媛媛,帮我个忙吧!”曲定晨在电话的另一头哀求。

  “怎么了?”

  “那个…你能不能替我去吃见一个人呀?”

  唐媛疑惑不解:“为什么呀?”

  “我今天起来之后就开始肚子疼,不舒服嘛,实在是去不了。”

  “那你直接推掉不就好了?”

  “不行啊!”曲定晨“哎呀哎呀”了几声,又说,“我还是跟你说实话吧,是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我要是不去,她不得直接从家里飞到我这儿来打断我的狗腿吗?!”

  “相亲?”唐媛讶然,“你妈挺厉害的啊,咱们这儿跟你们家不得有好几百公里吗,她还能在这儿给你找到相亲对象?”

  “不是啊,我妈说,是她老同学的儿子,家是这里的,到现在也没结婚,跟我也差不多大,所以勒令我必须去跟他见上一面。可是我实在是不想去呀,我才不要相亲不要结婚呢…所以媛媛,拜托了,你就替我去一趟吧!”

  “可是我跟你长得不一样啊…”

  “没事,我妈没给他我的照片。媛媛,你就替我拒绝他就行,不管他到底怎么样,就算再好我也绝不会去相亲的!我待会发你地址,先这样吧,十二点之前记得一定要到,我先挂啦!”曲定晨话音未落,就挂掉了手机。

  听着耳边传来的几声忙音,唐媛顿时无奈。

  紧接着就收到了曲定晨发送来的地址和那位相亲对象的照片。地址在一间咖啡厅,定晨说是对方选择的地址。至于定晨这个相亲对象,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反复思量许久,还是叹了口气,决定替定晨赴约。

  提前二十分钟到了约定的地点,唐媛寻了位置便坐下来等待。

  然而十二点过去,对方依旧迟迟不来,她终于慢慢失了耐心。

  等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末位由四跳到五时,终于有一个男人推开了咖啡厅的门,东张西望着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是曲定晨曲小姐吧?”男人走过来,也意识到自己来迟,道歉道,“实在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来晚了,你别介意啊。”

  唐媛笑着摇头,请他坐下。

  “那个,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余,余峻帆。初次见面,很荣幸。”他说着便伸出手来作势要同唐媛握手。

  不待唐媛说话,他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样吧曲小姐,咱们就开门见山,讨论讨论咱们结婚的事吧。”

  唐媛皱起眉头,连忙喊停:“等一下余先生,讨论结婚的事…太早了吧?我们只是相亲,我可还没答应一定会和你在一起。”

  “嗯?”余先生挠挠头,“这还不是早晚的事吗,咱们两家长辈那都是同意了的,没道理你拒绝我吧?”

  唐媛顿觉反感,顺着他的话问:“那你说我们该怎么讨论?”

  “是这样的,我呢其实已经计划好了。我是打算,咱们先磨合一段时间,等到七月吧,七月咱们就登记领证,至于婚礼呢全听你的,你想怎么弄那咱就怎么弄。我们家也不要什么嫁妆,至于彩礼什么的也是你们家说了算。结婚之后呢,要是长辈催得紧,咱们就两年之内生个孩子嘛。我个人还是觉得,如果有了孩子,你就把工作给辞了照顾孩子,我来赚钱养家,什么卡啊之类的我保证都交给你,绝对不藏一分私房钱……”

  他还在侃侃而谈,唐媛却听不下去了。这计划乍听起来好似不错,但颇有些大男子主义过了头。这人未免太直接了些,想必定晨也绝不会喜欢。

  等到余先生终于费完口舌,问:“曲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唐媛谨记曲定晨“一定要拒绝”的嘱咐,说:“很抱歉余先生,你的构想确实不错,但是我想七月就结婚未免太早了些吧。”

  “那、那八月、九月,都可以啊!关键是咱们不结婚,这么拖着不也没意思吗?还不如早把证领了,咱们好安定下来。这些你爸你妈也答应了呀!”

  “不好意思,我想我们并不合适。我父母的意见不是我的意见,我暂时还不想结婚。”唐媛冷了语气,说,“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吧,以后,恐怕也没有继续相处的必要了。”

  余先生先是怔了一下,紧接着似乎发了怒,说:“你什么意思啊?耍我?不是,我们家老人跟你爸妈都商量好了,说咱们肯定是要在一起过日子的,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变成不想结婚了呢?!”

  他激动地站了起来,手拍在桌子上,发出“嘭”的响声。这声音霎时间吸引了咖啡厅其他人的注目。

  “余先生,这可不是强买强卖,您还是冷静一点吧。”唐媛也生出几分气,只觉得定晨的父母安排这样的相亲对象,也太不可理喻了些。

  “那不行,咱们今天就得定下来,要不然你跟我回家,我爸我妈都在家呢,你听听他们怎么说。”他作势就要来拉唐媛的手腕。

  唐媛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后退,可是依然没有躲过余峻帆的拉扯。

  “余先生,请你放开我。”唐媛气不打一处来,但他看起来瘦弱,力气却很大,她一时挣脱不开。

  就这样拉拉扯扯地出了咖啡厅的门。

  /////////////////////////////////////////////////////////////////////////////

  谢昀表演完之后,在后台待了一会便离开了。

  他背着吉他,耳机塞在耳朵里,在嘈杂的大街上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旋律。

  对于今天的表现,谢昀心里也没底,可是在节目的第一阶段,每位选手只有一次登台演出的机会,他的演出已经结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慢慢等到第一阶段结束,节目组才会公布被淘汰选手的名单。

  他唱的是大众流行的歌,容易给听众留下印象不假,可是一旦唱不出自己的风格,很容易就陷入劣势。

  先导片在平台上播出之后,节目组就开放了线下投票,直到现在,谢昀的票数排在六十多,倒不算太差,毕竟节目才刚刚开始,每个人的镜头平均下来也少得可怜。

  穿街过巷往学校走的时候,谢昀正好经过一家咖啡厅。

  他在路的另一边,不经意地转头,却意外的发现了咖啡厅门口的两个人,似乎起了争执。

  被男人拉扯着的那个女人,是唐媛。她似乎在努力挣扎,但怎么也摆脱不了男人的手。

  谢昀把耳机收起来,心顿时被揪了起来。

  他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

  谢昀用力把男人的胳膊掰开,好让唐媛安全地躲到了自己的身后,又故意攥住男人的手腕,使足了力气。

  “疼疼疼——”余峻帆险些腿软。

  谢昀这才把他的手甩开,连带着余先生也向后踉跄了两步。

  “没事吧?”谢昀关切地问,抬起唐媛微微发红的手腕,“疼不疼?”

  唐媛虚惊一场,现在终于安下心来。她感激地看着谢昀,说:“没事,多亏你了,谢谢。”

  余先生怒目圆瞪,问:“曲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昀挡在唐媛前面,说:“离她远点!”

  余先生只是愤怒的狠狠点两下头,又说:“好好好,曲小姐,咱们下次再见!”他拍两下衣服,便扭头走了,估计是要像小孩子一样回家告家长。

  “我们也走吧。”唐媛说,“你要去哪,我开车送你。”

  “我回学校。”

  车开起来,唐媛专心地盯着前方的道路。

  谢昀问:“学姐,刚刚那个男的是干什么的呀?”

  唐媛抿一下嘴,说:“相亲对象。”

  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自己对余峻帆先生有多么的不满。

  谢昀瞪大眼睛,显然觉得答案有些出人意料:“相亲?!”

  “嗯,定晨的相亲对象,我替她来的。”

  听到这个答案,谢昀张了张嘴,才在口中挤出一个句子:“这…也能替啊…”

  “你不是去录节目了吗?怎么现在就结束了?”

  “其他人还没结束呢,不过我已经表演完啦,而且下午学校里还有别的事,所以我就先走了。”

  唐媛点点头,又听谢昀问:“那个…学姐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比较冒犯的问题呀?”

  他的语气很是小心,以至于唐媛不免觉得好笑:“什么问题?”

  “我就是想问问…学姐你是哪一届的毕业生呀?”

  唐媛瞬间反应过来,谢昀这是在问她的年龄。询问一位女士的年龄似乎确实是一个不甚妥当的问题。

  但唐媛不在意这些,她笑道:“问我年龄呀?我二十九了,都快要奔三了。老了呀!”唐媛忍不住感慨。

  “没有没有没有!”谢昀急忙摆手,“学姐你挺年轻的呀,看起来真的像刚刚二十出头一样!”

  唐媛弯起嘴角。

  “那…”谢昀似乎斟酌了很久,才问,“学姐家里应该也在催着找男朋友了吧?”

  “家里人不管这个。”

  “那…那你自己也没有恋爱的打算吗?”

  唐媛怔愣了一下,缓缓从嘴里吐出来四个字:“我离婚了。”

  谢昀沉默了。

  与唐媛相识的时间并不算长,谢昀并不很了解关于她的一切。听到这样的答案,他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还是继续这个话题?也许这个故事对她来说是很少触碰的伤疤。不知怎的,谢昀心情有些复杂。

  唐媛见他不说话,说:“怎么了,很惊讶吗?”

  “嗯…确实有一点…别误会啊学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突然知道,所以有点吃惊…”谢昀解释道。

  “你该不会还没有谈过恋爱吧?”唐媛问他。

  “我?我…高中的时候有过喜欢的女生,上了大学之后因为异地嘛,大一的时候分手了,后来也没再谈过。”谢昀把自己的情况如实的尽数说出。

  唐媛笑了笑:“初恋很美好吧?”

  谢昀努力回忆了一下,说:“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那个时候的心动啊真的都很真实,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的快乐也都是真的。可是过去了这么久,现在却反而觉得有点虚幻了…跟她分手的时候,我真的哭到吐,在洗手间醉的不省人事,是不是超级丢脸啊?”

  唐媛听着他的描述,好似也感染到这样又甜蜜又伤感的心情。

  车子行驶到了目的地,谢昀道一句再见便下了车。

  唐媛继续往前开车,回头时,仍然可以隐约看见谢昀在挥着手臂同她告别。

  如果能永远都是美好的大学时光就好了。她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