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流云光影和烟火

第十一章 今夜的温柔只有星空知道

流云光影和烟火 唐猫不可爱 2152 2019-08-06 15:45:48

  看完电影,唐媛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晚上躺在床上,她一闭眼,脑海中都是今天密室里和电影院屏幕上的画面,甚至被她脑补得更甚。

  她睁开眼来,望着天花板,再没了睡意。

  她从床上爬起来,把床头的灯、房间的灯都打开。末了又觉得不够,来来回回把家里每个角落的灯都打开,又检查一遍各处的窗户、柜子门、抽屉有没有关好,窗帘全都拉得紧紧的,这才觉得有了些安全感。

  奶茶仍趴在唐媛的床上,因为灯亮了而“喵”了一声,翻滚一圈继续睡了。

  唐媛轻轻抚摸着它背上的茸毛,再一次直挺挺地躺下。

  可是室内灯光大亮,安全感是有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多时,随着时间的流逝,唐媛反而愈发清醒。思维更加活跃,脑海中所想的却都是些可怖的画面。

  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再次下了床去了客厅,打开电视,找到一个搞笑的综艺节目,开到了最大声。

  好在社区隔音好,不然邻居非找上门不可。

  过了一会,唐媛拿起手机打开社交软件,划拉了一会,再也没有了新的动态,估计大家都已经睡了。

  她又打开了和谢昀的聊天对话框,犹豫了一会,问他:“睡了嘛?”

  本来没想他会回复,但她刚把手机放下,屏幕再次亮了起来。

  是谢昀发了一张图片,小夜灯下的课本,满满都是唐媛看不懂的笔记,旁边还放着两支笔。

  “复习呢,周一结课考试。”

  这么晚了还在复习呀。唐媛在输入框里缓缓打下:“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好好复习吧…”

  但她还没有发送出去,谢昀又问:“学姐你还没睡吗?”

  唐媛的手指停顿了一下,将刚才打的字全都删掉,回道:“嗯,睡不着。”

  谢昀:“怎么了?”

  谢昀:“该不会还害怕吧?”

  谢昀:未成年的目光.jpg

  唐媛:“。。。。。。”

  这小孩,话怎么这么多…

  谢昀:“emmmm……要不我给你唱歌吧?”

  唐媛:“你不复习啦?”

  谢昀:“周一才考,问题不大。”

  谢昀:“等我一下!”

  唐媛在沙发上侧了个身,静静等待着少年的歌声。

  ////////////////////////////////////////////////////////////

  谢昀合上课本,收起小夜灯和床上书桌,“噌噌噌”就下了床。

  下铺对床的寸头小声问:“这么晚了干啥去啊,不都快关门了吗?”

  “没事,我练吉他去。”谢昀披上一件单薄的外套,背起门口墙上挂着的吉他就往楼下跑。

  他来到楼下附近的小亭子里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给唐媛发消息:“可以视频吗?”

  唐媛:“好。”

  谢昀发来了视频请求,唐媛按下了接听,就看见谢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宿舍楼。

  唐媛问他:“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冷不冷啊?”

  “在宿舍不方便,我出来给你唱。”谢昀挠了挠头。

  “嗯……但是这里光线不太好呀,我看不清你诶……”唐媛说道。

  小亭子周围没有光源,晚上很黑,即使谢昀开着闪光灯也不是很清楚。

  “看不清吗?”谢昀站了起来,“你等一下啊,我换个地方。”

  他说着就朝着超市附近街道边的石凳走去,那里正好临近路灯,亮堂得很。

  他重新坐下来,把手机在身旁立好,拿起吉他问唐媛:“现在看的清了吗?”

  唐媛点了点头,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丝笑意。

  视频里这个有点鸡窝头,穿着单薄的格子外套的男孩子,真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想听什么,我给你唱?”谢昀随手拨弄着琴弦,发出清脆的声音。

  “嗯……都可以,你唱什么我听什么。”

  谢昀于是清了清嗓子,弹着吉他,悠悠然的唱起歌来。

  他望向远方的夜空,目光温柔而虔诚。歌声在他口中慢慢流淌出来,像来自宇宙深处空灵的呼唤。

  唐媛看着他有些出神。

  多年以前许淮靖也曾这样为她唱过歌,他也是低沉沙哑的声音,是唐媛偏爱的那种音色。

  没想到多年之后竟然还有人愿意为她唱歌,在这样漆黑的夜里,只为她一个人而唱。唐媛感觉自己的眼眶红了,酸酸的,好像要哭出来了。

  谢昀忽然转过头看她,那双清澈的眼睛让唐媛觉得是有温度的,甚至是灼热的,要燃烧起来的。

  唐媛感到一种久违的放松。

  在歌声中,她慢慢闭上眼,倦意也忙不迭地汹涌而至。她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稳,大概是睡着了。

  谢昀的歌声戛然而止。他问道:“睡着了?”

  唐媛没有回答。

  “那我挂了哦?”谢昀等待了一会,便轻轻说了声“晚安”,挂断了视频。

  他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了,宿舍楼的门已经关了,顿时叫苦不迭。这下惨了,回不去了。

  室友发来了消息:“干什么去了,怎么还没回来啊?”

  谢昀:“……被关在外边了。”

  室友:“……我的老天鹅啊,你赶紧把守门大爷叫起来求求情啊,才刚关门,大爷不会真把你锁外边的。”

  谢昀:“真的?你们都睡了吗?”

  室友:“没呢,上分呢,你赶紧回来吧。”

  谢昀:“行,给我留个门,我马上回!”

  他急匆匆地去找宿管大爷求情去了。挨了一通骂,谢昀连连说着不好意思对不起,灰溜溜跑回了宿舍。

  今夜的温柔,大概只有星星知道。

  ////////////////////////////////////////////////////////////

  很快到了曲定晨的生日,正好又是周末,唐媛一早就和定晨出去了。

  下午时路过甜品店,定晨指着门口的小黑板说:“媛媛你看!免费诶!走走走我们去看看!”

  唐媛无奈地跟着她进去。定晨尤其喜欢甜食,当然,主要是打折的甜品更加吸引人。

  问了店员,说是需要穿着人偶的衣服在附近发传单,全部发完才可以打折或者免单。唐媛觉得麻烦,想说定晨想要什么她来付钱,但定晨却好似很感兴趣,拉着唐媛就去角落里拿道具服。

  唐媛于是穿着棕色布朗熊的道具服,拿着一叠传单在店门口分发。定晨则在远一点的地方。

  长这么大还没发过传单,唐媛想这也算是不错的体验,终于懂得了街边发传单人的辛苦和尴尬。

  但是衣服太过笨拙,尤其是头套,有些重,以至于唐媛总是看不清路,一个侧身便撞到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唐媛着急的道歉,艰难的转过去。

  一看,竟然是许淮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