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繁华都市下

第八章 天下奇闻

繁华都市下 烟草小女 2061 2019-07-28 21:50:40

  儿子被人欺辱,妈咪心里也一样不好受。可是孩子还小,她能把实情告诉他?儿子大了,她会告诉他的,现在可不能。

  “阿伦,你有爹地,和别的孩子一样。只是你的爹地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她第一次在儿子面前撒谎。

  “爹地为什么不回家来看我呢?”.

  “他回不来。”.

  “为什么?”

  “阿伦.知道就行啦,不要再追问妈咪了,我给你煮好吃的去啦。”

  从那时候起,他开始怀疑妈咪,想了解妈眯有什么事瞒着他。

  “妈咪,让我去你的美容厅看看,好不好?”

  “不行,小孩子是不能去那儿的。”

  “我和你一块儿去啊”

  “也不行,老板不会让你进去的。被老板开除,妈咪就失业啦。”

  “老板是个大坏蛋”苏伦骂道

  其实,他要知道老板就是他妈咪,就不会这祥骂了,面且一定会死乞白赖地跟她去。后来,妈咪也向他讲一些美容厅的事,洗发烫发,傲发型、化妆啦。她还告诉他,妈咪是个整容师,割双眼皮,隆鼻梁除斑能植皮油面。

  这就更加在他的心灵上增添了一层神祕感,他一定要去看看妈咪的工作。

  他逃了一次学,远远地跟在妈咪的背后悄悄地进到了一次。他从门外往里面走,美容厅里,理发师,化妆师和整容师都开始了各自的工作,妈咪正准备为一个姑娘做割眼皮的手术。和妈咪讲的没有两样,他恢复了对妈咪的信任,但关于爹地的谜一直没能解开。

  寄宿初中那年,妈咪索性告诉他,爹地在生他那年就得心肌梗塞死了。现在想来,这是妈咪让他死了那个刨根问底的心。

  爹地究竟是怎样死的,至今仍然是个谜。

  他既不相信,又一直怀疑.爹地的死是不是与妈咪的不贞有关。他原打算一定要把这个谜解开的,现在把拉妈咪下海的人枪杀了,他自认为可以安慰九泉之下的亡灵了,而且也报了自己蒙受耻辱的大仇,现在去地狱理当无怨无悔了。

  他在等着法庭做出最后的判决,但警署迟迟不起诉,他们究竟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呢?如果他承认打开狮笼制造慌乱,爆炸汉雄大厦,那样的可以尽快地结案,此刻他们再来审讯,他不会再否认了。

  他们需要结案,他渴望上绞架.一了百了。

  港都市警察一直以来以破案神速而著称于世,可是在这个案子上却显出惊人的疲卷拖拉起来,而且负责这个案子的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警官,他怀疑严岫那小子的脑瓜是不是有毛病,否则不会一个礼拜过去了:还一直不来提审他。

  世界上的事情就有这么怪,不想死的死啦,邹汉雄这样财大气粗的强人,自己也没料到死得如此之快。

  而苏伦想死的又得不到死,甚至生命得到奇迹般的延续,使整个港都人为之瞠目结舌。

  疲乏的夕阳,静静地燃烧着黄昏。夕潮涨了,拍打着沙滩海岸。

  终于精神上的折腾,苏伦病倒了

  先是头昏目眩,接着是胃胀腹痛,发展到剧痛难忍。

  苏伦是条硬汉子,咬紧牙关强忍着。额头手心里都是汗:他都没有呻吟一声。

  第八狱室的狱友都为他的病情担忧,澳生还报告了狱警希望能准予阿伦住院治病。

  可是一半天过去了,狱长同意住院签条一直没有送到狱警手里。

  狱友们心急火燎,隔不多时又叫狱警。把狱警吵恼了,还正言厉色地训斥了大家一顿,苏伦感到内疚,尽力强忍着,静静地抵抗剧痛。

  他双脚蹬在床架上,双拳攥得紧紧的,使劲紧缩身子,似乎要把身体缩成一团,可是丝毫不能凑效,一阵剧痛,迫使苏伦大叫了起来。

  澳生急得都要掉眼泪了,六神无主,他公然大吼一声:“警官!9023死啦!”

  值班室的狱警不得不又给狱长挂电活。十分钟后监狱医院的救护车来了.狱友们七手八脚把阿伦抬进救护车。

  急救室里,主治医师惊奇地发现,苏伦的症状与临产妇女阵痛极为相似。

  连同请来妇产科的医师会诊,诊断结果与先前的结论;×光透视也发现,苏伦腹腔里的确有一团活动的东西。会诊医生决定剖腹试探!

  腹腔打开了,医生果然从中取出一个二点二公斤的男胎!

  手术室里满室哗然,男人“生孩子”,天下奇闻!

  死犯“生”子,生命得到延续,似乎是老天的恩赐,让苏伦后继有人。

  手术结束,苏伦看到自己生的孩子,也欣然乐了。

  消息不胫而走,生理学家、病理学家纷纷赶米医院,经研究认为,苏伦腹中的孩子其实是他的孪生兄弟。

  20年前,苏伦出生前把他的孪生弟弟吸入自己体内,使其在自己的体内孕育了20年。

  世界以往的病例中,也曾有过双胞胎中的一个胚胎被另~个胚胎吸收的先例。

  m国有个叫迪彬萨的,就曾吸收胞弟的胚贻,面且孕育了终年之久,并安然出世,后来生活正常,发育良好呢。

  苏伦给弟弟取名.“理”,很明显,其意在弘扬伦理,让世界减少一些人伦悲剧。

  阿理的出世,使苏伦的生活观有了很大的转变。他要把阿理抚养成人,不再像他这样蒙受众多的羞辱。

  他一定要使阿理幸福。

  他清楚做为一个死犯这相当难,但他决定尽量努力。即使翻供,他都想试试,能够争取到死缓,就会想到办法。

  然而,就是眼前,苏理的抚养却成了大问题。

  苏伦坚持自己抚养,当然监狱愿意代购乳品才行。可是监狱没有先例,无章可循,何况孩子还没有亲生妈咪。

  狱长命令,通知绚兰来监狱领养孩子。

  “不!不能!”苏伦仰天长啸,他坚决不让阿理知道自己的妈咪是怎样的一个人,阿理在世上不能再蒙受羞辱。

  在监狱里抚养不行,交妈咪领养他又不干,最后他只好请求监狱长,让他自己来决定阿理交谁抚养。

  监狱长答应了他的请求。他思来忠去,最终决定把阿理拜托给严嵋,当然前提得严嵋愿意才行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