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繁华都市下

第二章 暗杀

繁华都市下 烟草小女 2334 2019-07-24 12:35:40

  酒楼的豪华卡位上,一对肥佬富婆正在津津有味地饮酒吃菜。

  肥佬五十开外,阔肩露肚,圆滾滚的红脸,梳理得十分整齐的大背头油黑发亮。宽大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境,留着英国式的颊须,一身都是歪国式的打扮,在港都市本能觉得似乎不这样就不是歪国女皇的上等臣民.

  他能喝爱吃,尤其是与自己相濡以沫的情侣一起吃喝。酒要得多,菜点得好,而且一边吃着,一边津津乐道各种美酒佳肴,显示出自己是个地道的美食家。.

  他说话时,眯起眼睛露出亲昵的表情,声音里夹杂着上腭和鼻腔的音响,喉咙里也伴隨著轻微的啧啧声,俨然是一位消化系统,语言系统和他的钱包状况一样良好的绅士。

  他是一个大财主。

  他是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港都市邹氏集团公司的第四代传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他大名鼎鼎邹汉雄,在港都的声望数一数二

  邹氏集团公司是湾仔街赚取利润最多的企业巨头。

  它不仅控制港都市的啤酒酿造,食品加工,饮食酒家,而且涉足储金,海运.报台、影视、娱乐圈,它几乎控制了百分之六十.

  在山顶公园欣赏港都夜景,远远的就能看到邹氏集团建筑群璀璨的灯饰,宝蓝色的激光招贴大字“汉雄大厦”光彩照人,炫人眼目。

  邹氏集团雄踞港都的诀窍,决非奥秘,几乎是公开的告示。给公司带来巨资的,不是那些企业,商业的经营。而是邹汉雄拥有一个同样有100多年历史的黑社会组织一一“猛狮”集团

  “猛狮”集团以商业性护卫公司“摩登镖局”的名义在警署注册。明里雇用武功枪法俱佳的护卫员,称为摩登保镖,既护卫本公司,又受雇其他公司,银行护卫解款车,保证商店酒家不受无端侵犯,也有受雇大富豪做私人保镖的。暗里却要组织黑网,像“十四k”,“三合会”一类的黑社会组织里有的教父、纸扇,洪棍,草鞋等,“猛狮”集团里应尽有。他们经营违禁品,从事各种犯罪活动,获取暴利。又因常常使用极端手段,故威慑着整个港都市。

  邹汉雄是上流社会炙手可热的显赫人物,众多富婆佳丽都以与他交际为荣。然而,他出自野心,与上任“猛狮”教父邹华忠的外侄女瑞琦结婚,并出卖祖宗改周姓为邹,登上了新任教父的宝座,同时又情忠对面的民工绚兰,金屋藏娇十年。

  如今的绚兰经营着邹汉雄的一家美容店,也成七七八八的富婆了她现在的风韵气质,与邹汉雄在一起,完全不失为一对真正的金男玉女。

  事实上他们一直是真心相爱,要不然就做不了二十余年的情侣,虽然世人绝不会拿他们的感情当真

  他们始终如一的相爱着。

  这是一种扭曲的相爱。

  正是这扭曲的爱情,带给绚兰的是无尽的痛苦。然而,她并没有觉悟。

  他们靠没完没了的约会同居联系感情,她却认为是一种温暖,幸福。

  她太纯朴,太善良了。她把他完全理想化了,在她心目中,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能成为他心上人,名不正言不顺,她也心满意足。

  然而,她哪里知遭,他向她展示的是正面,表面。她永远也别想知道他的背面,他的灵魂。

  在“情怡酒楼”吃饭已经是再自然不过的了,但今天他却使气氛特别浓烈。

  午饭以后,他就要飞到m国,明天要参加投资马国果品饮料制造业的签字仪式。.

  “阿兰,你不会寂寞吧?离开好几天啦。”他拉住她的手爱抚着。

  “是的,我会想你。”绚兰回答他一个甜笑

  “还有一个小时,我们还有时间。阿兰,我在马国能为你做点什么?”

  “我送你去机场。”

  “那不成,这就超出了我们的约定。”汉雄眨了一下眼晴,又耸了耸鼻头,做了个傻相,想逗逗阿兰。

  “雄哥,你答应过,我们去一次教堂,从m国归来,行吗?”绚兰睁大期盼的眼睛

  “哇,你是说模拟婚礼?都说了十几年啦,你还记着。”汉雄显出惊讶的表情

  “我一直等着。”

  “你太乖了,好,我答应你!”两只杯子碰在一起,两个人相对一笑。

  这时一个服务生慌慌张张走过来,惊恐的说道:“邹,邹先生,外面湾仔街大乱、大乱起来啦!”

  “啊”绚兰惊叫一声。

  “发生了什么?”邹汉雄走近临街的窗前一看,也吃了一惊,忙回过头来“阿兰,我们快离开这儿”

  服务生先把衣钩上的红色披风送到姜绚兰的手里,又取下风衣让邹汉雄穿上。

  邹先生挽起绚兰的手臂,走近电梯门洞里。

  正当邹汉雄和姜绚兰从旋转门里露面时,停在街边的白色轿车车窗甩伸出一只黑洞洞的手枪。

  “阿兰,快上车”邹汉雄刚跨出门,正欲招呼绚兰,“叭,叭”两声响了,两粒飞弹在他的胸膛里爆炸了!

  “啊一一”

  绚兰眼睁睁地看着邹汉雄倒在血泊中,惊叫一声后就吓懵了。

  轿车里的枪口又瞄向绚兰,突然,狂跑的人群中发出“杀人啦,杀人啦。”的惊叫声。

  枪口颤抖了一下,轿车里的枪手忙启动马达,开车钻进了奔逃的车流中…

  这时,五只狮子正通过这儿。

  绚兰在昏昏噩噩中,被躲避狮子的人群拥着不知所措。

  倒在血泊中的邹汉雄竟然遭到奔逃的人流践踏,无人问津。

  只有片警警长严峻从混响中分辨出两声抢响,便招呼两个警员跑过来,等发现血尸,那白色车早已消失无影无踪了。

  严峻警长四下里张望,他发现“情怡酒楼”大门侧的一个垃圾桶边站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她没有随人流奔逃大概是腿脚不方便。.

  “太太,枪响时你看到了什么?”严峻上前大声问。

  “啊?警官”她似乎有些迟钝“我什么也没看见”

  “太太,不是要你指出杀手来,你是不是看到有枪或是别的什么?”

  “轿车,白色的,停了好一会儿。”

  “往哪儿去了?是前面?”严瞥长指着人流方向后,又往岔街道指“还是这样?”

  “前面,前面”老妇人准是看到了那轿车里打出的子弹,说得很肯定。

  “记得车牌号吗?”

  老妇人摇了摇头。

  严瞥长让一个警员保护现场,和另一个警员一道钻进了停在拐角处的警车里,拉响警笛。呼啸着向街道末的方向飞驰。

  五只雄狮被麻醉枪击中了”孙瞥司指挥警员们,帮助大马戏团的人把狮子装上卡车狮宠。

  严峻警长的警车停在一名警员中间,他从车窗伸出头来,大声道“有看到一辆白色轿车吗?”

  “发生什么事了?”大家也注意到,严峻警长的表情很严肃

  “邹汉雄董事长在情酒家门口被人枪杀了。有人看见是一辆白色轿车的人干的,快,往前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