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逝去的单纯

第十七章 共同语言

致逝去的单纯 途莫归 2011 2019-08-13 14:48:22

  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

  12年,初一的那个暑假,同样放了假的姐姐带着我来到武海,与爸爸妈妈相聚。

  我们住在一间没有装修的楼里,新建不久的大楼,成为了我们的暂居之所。

  一个阴雨天气,淅淅沥沥的飘着小雨,坐在楼中的大厅里,望着窗外的风雨纷飞。无聊至极,不想写作业,拿出留给我在家的手机,不断地翻动着。手机是一个全屏手机,早些年爸爸外出打工用的,出了点毛病,便更新换代了,记不清是什么牌子了,倒是打电话什么的够用。

  还记得当时的流量金贵得很,大概一个月30M就要十元钱,并且要用一个月,没有加量包。而我用的是一张姐姐不要的卡,尽情的挥霍。

  手机里没有什么东西,连个小游戏也不能玩。摆弄来摆弄去,停留在QQ的界面。很安静,没有哪个头像在闪动。静静地看着,就是静静地看着,似乎有一种满足感在里面。

  一个头像,是一只蜂鸟,在一朵花上震动着翅膀。友谊永久,用繁体字与符号装饰,这是我主动加的第一个QQ。

  时间还需要再向前回退一下。

  那是初一开学的一周后,也就是孟欣然回来的那周,我第一次接触QQ这个工具,虽然用的是网页版,却极大地吸引了我的好奇心。爸爸将他的QQ给了我,很新奇,也很欣喜。班里的大多同学都有用QQ,经常用QQ交流沟通,而这也成为我所向往的。

  得知我有QQ后,一个同学加了我,而我回去之后,赶忙要了她添加过的同班同学。而其中,就包含了孟欣然的。

  我:“嗨,你好啊!”

  孟欣然:“你是?”

  我:“猜猜吧,看你能猜出来吗?”

  人家用的是电脑,而我用的是手机,网页版的QQ,笨拙的手速,加上延迟的网速,可这些并不会耽搁我的好心情。

  孟欣然:“额,这个怎么猜?”

  我:“给你个范围,你的同学。”

  片刻后。

  孟欣然:“周建?”

  我:“不是。”

  又猜测了几次,还是没有猜到。

  我:“你曾经的组长。”

  孟欣然:“途阳啊!”

  孟欣然:“你竟然都玩QQ了啊?”

  我:“可不咋滴。”

  又是一阵的趣聊,和她的第一次网聊就这样结束了。

  而之后,也有事没事找她聊天,甚至于荒唐的问作业。

  我:“那个英语作业留的什么来着?”

  孟欣然:“你是英语课代表你竟然还问我?”

  我:“有点忘了,确认一下嘛!”

  还有时候,虚幻的网络真的不知道是真实还是欺骗。

  我:“在不?”

  我:“忙啥嘞?”

  孟欣然:“那个,她不在,我是她姐,有什么事吗?可以帮你转达一下。”

  愣了愣,有点小尴尬。

  我:“哦,没什么事?不要紧。”

  从这之后,每次聊天我都会先确认一下是不是本人,甚至还来个身份验证。

  对于我,当然这是非常愉快的,可却从未想过她的感受。

  我:“在不?”

  好一会儿后。

  孟欣然:“有什么事吗?有点忙,没有时间。”

  起初并没有什么,可一连几次都是这个样子,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

  是不是烦我了?是不是不想和我聊天?还是她有其他的好朋友啊?

  之前的顺理成章,没了,不经意间消失了。每当无聊的时候,总会翻开之前的消息记录看看,或者看着她的头像发呆。

  没有再聊了,不敢了,我害怕被一个人嫌弃,更不愿给别人添麻烦。

  QQ安静了,静的让人心生波澜。

  放暑假了,离开家来到了远方,好想和她分享一下我的现状与心情。

  看着蜂鸟的头像,点进去,又点出来,再点进去,反反复复。

  万一她不理我怎么办?万一她讨厌我怎么办?……

  窗外的雨还在点点滴落。

  不管了,不回就不回呗。

  手指快速的打着字:“干嘛呢?”

  就在快要点击发送的时候,手还是停了下来。按下三次删除键,只留下了一个“?”。

  我:“?”

  有点忐忑与担心,盯着屏幕等待着回复。

  孟欣然:“干嘛?”

  我:“就看看你在没?”

  孟欣然:“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

  我傻眼了,什么意思?什么是没有共同语言?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聊天了?……

  一大串的疑问涌上心头,脑袋像是充了气一般,很涨,有点晕。

  是失望吗?那一刻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我:“哦哦。”

  再没有半分回复。

  世界好昏暗啊!

  我把她的QQ删掉了。

  几天后,没忍住又加了回来。

  我:“手机出了点问题,把好友弄没了。我向她解释道。

  没有回复,像是加了空号一样,连个标点符号也没有。

  缘断了,或者本来就没有。

  时光匆匆而逝,我们还在一起学习,一个班级上课。却没有了往日里肆意的交流打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得到才会更加珍惜。

  课间。

  看到孟欣然抓耳挠腮的在抠数学题的时候,我走了过去,“这个先画个图,然后用上节课学习的公式。”

  一边画着图,一边向她演示着,“对吧,结果这就出来了。”

  孟欣然也满意的笑了,很开心。

  “以后有题不会的,你就来问我,我帮你搞定。”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不敢越过那条不存在的底线。

  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可在我的记忆里,她不曾主动问过我任何一个题。

  也许,不是我的菜吧。

  心里还是默默的喜欢,却不再表露半分,看着她跑步最后,看着她认真做题,我不再打扰,只是偷偷的望着,在心里为她加油鼓劲。

  没有共同语言可能就是我们两个之间最后的语言了吧。

  毕业了,我们将分道扬镳,无论何时,只要她需要,我依旧会竭力而为。

  时间久了,过去的事也慢慢变淡了,可那层看不见的薄膜却再也打不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