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逝去的单纯

第十四章 追忆初中(8)

致逝去的单纯 途莫归 1562 2019-08-10 15:42:35

  转眼间,初一上学期悄然而逝,春节也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匆匆而过。终于的,我开始了我12年的学习生涯。

  那一年,我稚嫩无暇的心被狠狠地抽了一鞭子,很痛,留有疤痕,不曾消退。

  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像往常一样,我需要清洗我的衣服。

  一盆水,一袋洗衣粉,一双手,揉啊揉,搓啊搓,反复清洗。而洗衣服的废水被集中起来倒在桶里,然后一起倒在门外。

  刚刚洗完不一会儿,爷爷也从外面回来准备做午饭,而我在看着电视。

  一个人冲了进来,还没来得及抬头,却听到劈头盖脸的呵斥。

  “你个小B崽子,我看你小,不想跟你计较,你还蹬鼻子上脸咋滴?”一位中年妇女在大声叫骂着,而叫骂的对象,正是我。

  这位中年妇女是我的婶子,也正是这个院子的女主人,对于她,我谈不上什么了解,因为还在我懵懂无知的年纪时,我两家便结下了怨。

  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和她家我弟一起玩耍,记不清怎么,我弟摔倒哭了。我婶子连忙跑过来,一边照看我弟,一边胡乱咒骂。必不可少的,话语中带上了我。

  我妈妈当然也不高兴,两人便一番互相的咒骂。后来又经过几次冲突,两家的亲情终于还是闹掰了。在这之后,除了父亲和老叔的兄弟情外,我们再没有任何交流。狭路相逢,而后的擦肩而过。

  “怎么了啊?和个孩子计较什么?”爷爷见势头不妙,立刻出来缓和氛围。

  “怎么了?还怎么了?你问问你这孙子啊,这么小,咋那么多坏心眼子呢?”丝毫不给面子,又是一波的狂轰滥炸。

  “我咋滴啦?我哪里招你惹你了?”强装着镇定,故意提高音量反驳道。

  “你说,是不是你把洗衣服的水都倒到我新栽的枣树下面了。你那坏心眼子,就不想让我栽活是吧。”理直气壮地犹如铺天盖地的滔滔江水迎面而来。

  “我就出门方便就倒在门口了,我也不是故意要用洗衣服水浇枣树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底气自然不足,渐渐弱了下来。

  “你就坏吧,看你啥时候能坏到头。故不故意的自己心里清楚。”犀利的眼神加上不饶人的话语,就像巴掌一样,一下又一下的用力的打在我的脸上,而我却无处可逃。

  我低下头去,任凭婶子的嘲讽与谩骂。

  见我不说话了,势头更盛,爷爷在一旁也无可奈何。

  “你个小B崽子,我家河沿那片地种的树也是你坏的,把树头都弄断了是吧,你是真没家教啊。”婶子不解气的,变本加厉的呵斥我,却把所有的猜疑都放大为确定。

  “没有,没有那不是我弄的。”终于,还是没有遏制住我眼眶的泪水,顺着眼角快速的淌落,哽咽道:“我老叔知道的,那是大树被风吹断,然后砸下来,把小树头都砸断了的,不是我弄的,真的不是我。”

  “你就编吧你,这么缺德不怕遭报应吗?”语气依旧刻薄,没有半分要停下的意思。

  “不是我,就不是我。”我甚至于大声的嗷了出来,却无法证明我的清白。

  “中了啊,差不多得了,你还想咋滴?”爷爷一改慈爱的面孔,严厉的质问我的婶子。

  “之前的我也不想和你算账了,往后再有一次让我发现,我打断你的狗腿。”见爷爷出面阻拦,婶子终究是退了回去。

  “行啦,你婶子就这样,忍着点吧。”爷爷一旁安慰着,“一会儿吃饭了。”

  我不能哭,为什么要哭,要学会自己独当一面,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她有什么资格谩骂我,我为什么要被她骂,我为什么没有站出来强烈的反对她?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我在心里自我暗示着自己,武装着自己,我需要建立强大的盾牌去面对所有刺向我的矛。

  我擦去眼角的泪水,抹平心中的伤痛,挂上发自内心的微笑。

  “爷爷,今天中午吃点啥呀?”像风雨过后的彩虹,像耀眼的阳光。

  “多放点辣椒,越辣越好吃。”我俏皮的冲着爷爷讲着。

  ……

  下午,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家的院子,一切都是熟悉的事物,却又像是好久没见过一般,从头浏览数次。

  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枝繁叶茂的杏树下,望着爸爸用砖封住的门和窗,静静地等待时光的流逝。

  心好冷,心好空,我像一片叶子,随着风飘摇,却不知何处能够化作泥土。

  光线一点又一点的上移,该回去了,站起身,用无形的手将微笑挂在脸庞。

  我永远要快乐,我永远属于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