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彻夜不成眠

第二十四章 他的温柔

彻夜不成眠 慵妆 2081 2019-10-08 21:00:00

  之所以秦彻公布恋情的反响能够如此巨大,一是归功于他那堪比一线男星的禁欲系满分颜值,二是归功于他这霸道总裁的身份光环。放眼一望,这分明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单身钻石王老五嘛。

  而与这样一位在云端上的人物公布恋情的,确实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

  裴绵绵?谁呀?没听过。

  如果是唐媛媛,虽然也会有质疑声,但大家身上都有光环,彼此彼此,好歹不违和。

  现代版灰姑娘的故事发生了,难免引人注目。

  坐在路边的裴绵绵根本没有料到,秦彻会来找她。

  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似乎是不满于裴绵绵离家出走。

  “跟我回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秦彻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行李箱上的裴绵绵,揉了揉有些酸胀的额头。

  “回去再说。“

  一脸疲倦的秦彻,不会告诉裴绵绵,他找了她好久好久。要不是方雯的好心提醒,他怕是大海捞针地找下去。

  眼前的秦彻,与平日无异,根本不像是刚刚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白的人。

  这令裴绵绵感到无比忐忑——难道,和我也是逢场作戏而已吗?

  她晃了晃脑袋,想要赶跑这个令她忐忑的念头。然而这个举动,落在秦彻眼里,就显得分外古怪。

  “又在瞎想什么?走吧。“

  咦?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事情?

  秦彻会读心术不成?

  裴绵绵抬头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秦彻,也没看出个究竟,只能点了点头,权当应声。

  她双手一撑,便从行李箱上跳了下来。

  “哎哟!“

  这声音,是从裴绵绵口中发出的。

  这回倒不是摔跤,而是脚后跟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回首低头一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脚后跟已经被磨出了水泡和血迹。

  “嘶……“

  为了缓解疼痛,裴绵绵跛着脚,一小步一小步艰难地向秦彻那儿走去。

  但是即使步子再小,还是不免摩擦到伤口,疼得她眉头紧蹙。

  秦彻原本走在裴绵绵前面,听到身后的动静,回过头一看,赶忙快步前来,流露出了关切神色。

  “怎么了?“

  “呜呜呜,脚后跟磨破了。“

  这才体会到暴走五公里后果的裴绵绵,顿时有些后悔。

  自己到底,何必呢?

  见裴绵绵一瘸一拐的模样,秦彻盯了半晌,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背过身去蹲了下来。

  “上来。“

  “嗯?你干嘛?!”

  “背你,快点。”

  Emmm……来不及作出反应的裴绵绵,几乎是被强行背了起来。

  双脚腾空的她,赶忙张开双臂,搂住了秦彻的脖子。

  秦彻的脊背是如此温暖宽厚,让人格外有安全感。

  裴绵绵将半张脸贴在他的背上,感受着这有些熟悉的,似曾相识的一幕。

  秦彻一手托着行李箱,一手拖着裴绵绵。

  别说,如果不细看的话,还真是活像那接小学生放学的家长。

  ……

  终于,一阵折腾后,终于回到了令人倍感舒适的家中。

  裴绵绵跛着腿,趁着秦彻停车的间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二楼,关上了房门。

  然后,开始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沐浴时刻。

  今天一天,大悲大喜之余,还达成了她整整一年份的运动量。而她总感觉,接下来的时间里,必然要和秦彻促膝长谈。这样的话,她还是得香香的才行。

  若不是听到二楼传来的水流声,秦彻肯定会以为裴绵绵就地失踪了。

  不过,总算是了却一桩心事——找回了裴绵绵,秦彻悬着的心,这才放松舒展开来。

  这两天事件接连,内忧外患,格外磨人。

  坐在沙发上,打开一罐啤酒,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秦彻昏昏欲睡之时,裴绵绵这才蹦蹦跳跳从楼上跑了下来。

  又仿佛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般,蹲在秦彻面前,一字一顿。

  “我有事情跟你说!”

  嚯,好大的气势,秦彻的瞌睡虫一下子便散了个大半。

  他将手中的啤酒放到了桌上,十指交叠望着一脸认真的裴绵绵。

  “那你说。”

  嗯……这该从何说起呢?

  虽然洗澡时好好从头到尾组织了一遍语言,可面对气场强大的总裁,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裴绵绵还是有些难为情。

  “我……那个……你……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工具人了?”

  工具人?秦彻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一头雾水地反问裴绵绵。

  “什么是工具人?”

  嗯……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呢……

  就差抓耳挠腮的裴绵绵,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

  “就是……就是你在微博上发的那句话,是不是为了解决掉公司的这次危机才发的。“

  “是。“

  秦彻竟然答得诚恳,裴绵绵的脑海登时一阵轰鸣。

  呜呜呜……他居然真的把我当工具人!渣男!

  “你!你怎么能这样!你知不知道,我……“

  我有多喜欢你。

  后半句来不及说出口,就被一股委屈的酸涩哽住。

  她实在是太爱哭了,也太懦弱,以至于说不出任何话来。

  然而这会儿的秦彻,却丝毫不管不顾,只是追问着,带着些许鼓励的意味。

  “你什么?“

  “我!……“

  还是说不出口,真是太难了。

  裴绵绵转过身去,背对秦彻,抱着膝盖,蜷缩着身体坐了下来。

  在这样的场合下,她也不想哭的,可是她忍不住,于是,她选择不让秦彻看到自己哭泣的模样。

  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秦彻是恨铁不成钢,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胆小鬼?

  “虽然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才公布的,但是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也早晚会公布的,你不是工具人。至少,不是你理解的那种工具人。“

  这么长的一段话,弯弯绕绕的,是什么意思呢?

  说到底,秦彻与裴绵绵,都并非直来直往的坦荡人。

  他们彼此怀揣着各自的甜蜜心思,互相揣测着,琢磨着。

  “我听不懂,你就直说了吧,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终于,裴绵绵败下阵来。

  无法捉摸的他,无法笃定的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错过了,而她,不想错过。

  听到裴绵绵脱口而出和醉酒那夜如出一辙的话,秦彻终于笑了。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