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彻夜不成眠

第十九章 酒醉暧昧

彻夜不成眠 慵妆 2022 2019-10-03 21:00:00

  看到眼前这一幕,秦彻简直一头雾水,裴绵绵为什么要喝酒,在他眼中始终是个未解之谜。

  裴绵绵睡得不算沉,只见她砸吧砸吧嘴,翻了个身,眼看就要掉到沙发底下去。秦彻赶忙一个箭步前去,双手一伸,想要接着。

  没想到,平衡感颇好的裴绵绵,并没有掉落下来,而是半挂在了沙发上,乍一看,还有些摇曳之美。

  然而,她似乎能感觉到有人接近一般,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骤然与秦彻四目相对,裴绵绵的瞳孔中迸发出了一抹异样的神采。

  “你回来啦!~”

  尾音绵长,比平日里还要嗲上三分,一听就是酒醉了的声音。

  对于裴绵绵喝醉这件事,秦彻还是有些不满,他不明白她这是喝的哪门子酒,毕竟,她根本不像是会喝酒的样子。

  不悦情绪作祟,他只是低沉地应了一声。

  “嗯。“

  “你~回~来~啦~“

  裴绵绵双臂一伸,拢着秦彻的脖颈,将他抱了个满怀。酒香氤氲,与古怪的少女嗓音相性竟然异样的好。

  蓦然被搂住脖颈,秦彻的波澜不惊结界终于破除。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裴绵绵,他有些无奈,不知如何是好。那双娇娇柔柔的小手,也不知是从哪里使出的劲儿,竟然搂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让他几乎要无法呼吸。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连答两声,裴绵绵总算停下了作恶的手,“好心“放他一条生路。

  “那好吧。”

  虽说能够自由呼吸,可裴绵绵的手依旧搭在秦彻的脖子上,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可以分享彼此摄取的空气。

  裴绵绵的睫毛很长,还有些湿漉漉的水汽,因为醉酒的缘故,眼睛还有些发红。秦彻专注地打量着这些,顺势帮她将垂下的碎发挽到而后。

  “痒~”

  她那娇小的耳朵,刹那间肉眼可见地红透。悄悄往后躲了一躲,咯咯地笑出声。

  “秦彻,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平日里的裴绵绵,虽然是个痴女无疑,可绝对不会这么直截了当地开口询问。比起得不到回应,她更害怕被否定。

  秦彻有些无奈,他知道她醉得狠了,有些话,本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说。

  他别开了眼,想要找寻一处借力的点站起身来。

  不料裴绵绵双手就着他别过去的脸一扳,将自己圆润小巧的鼻尖与秦彻那坚挺的鼻尖对到了一起。

  她不甘心地追问。

  “你快说,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缺心眼的裴绵绵第一次如此生猛,还得秦彻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地盯着她。他不禁开始好奇起来,接下来,她又会做出哪些惊世骇俗的举动呢?

  出乎意料地,她并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

  只是见秦彻许久不回答,眼眶中飞快地蓄着泪水,嘴瘪了起来,嘟嘟囔囔地。

  “你要是对我没有意思,我就要哭了。”

  ???

  说哭就哭,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这是秦彻的第一想法。

  他也没想到情绪化的裴绵绵,三两句话能把自己说哭。可裴绵绵这副样子实在是……有些可爱。他先是轻声一笑,随即连忙开口。

  “别哭了,哭了就不喜欢了。”

  “啊?“

  眼泪即将决堤的裴绵绵,有些错愕地抬起了头。

  突然,一滴不懂事的眼泪,啪嗒一声,落在了秦彻的手上。

  “我……呜哇……QAQ”

  本来将要止住的动静,此刻却愈演愈烈。

  昏昏沉沉的裴绵绵的混沌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不喜欢我了,他不喜欢我了,他不喜欢我了……

  本来是想逗一逗她,没想这一逗,逗出了大事。

  秦彻有些尴尬,手忙脚乱地抽了一把纸巾递给裴绵绵,诱哄一般地柔声劝慰。

  “喜欢,喜欢,喜欢。“

  “你骗人!过分!人家辛辛苦苦等你那么久!你非说要等你回来再说!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非得回来说!回来说你也不早说!非得刚刚说!你……“

  或许是觉得秦彻的喜欢太敷衍,裴绵绵一边嚎啕大哭着,一边开启了质问模式,惹得秦彻额头沁出了一丝汗水。

  静谧的夜色里,唯有裴绵绵的哭声作响。

  见她滔滔不绝,秦彻有些后悔方才的举动,只得伸出手来捂住了裴绵绵的嘴。

  “闭嘴。“

  被封住嘴的裴绵绵,瞪大了还挂着泪珠的眼睛,委屈地看着秦彻,更加伤心了。

  不喜欢我就算了,还不让我说话,秦彻完全就是个坏人,亏我那么喜欢他——来自裴绵绵的内心OS,大抵如此。

  秦彻沉默了片刻,才换上一副认真神色。

  “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你听好了。“

  “呜呜嗯嗯唔……“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被捂着嘴的裴绵绵想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然而秦彻却不管不顾,只专注地同裴绵绵说着话,表情异样地虔诚。

  “你问我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裴绵绵起初愣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

  “是,我对你有意思。“

  “我要松手了,你别嚎了?“

  裴绵绵愣了良久,随后迟疑地点了点头。

  终于,自问自答的秦彻松开了捂住罪恶之口的那只手。

  裴绵绵却依旧出神,一个世纪以后才憋出一句。

  “真的吗?“

  “真的。“

  面对质疑,秦彻依旧耐心且笃定地回答着。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字格外有力,充满了奇异的安全感。

  裴绵绵自然是喜悦激动无比,笑容娇艳,也不顾满脸眼泪,便直直扑进了秦彻怀里。

  “我也是!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你了!最最喜欢你了!最最……“

  或许是心中悬着的难题终于解决,裴绵绵说着说着,便沉沉睡去。

  搂抱着她的秦彻,笑得温柔。

  “我也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了,最喜欢你。“

  当然,裴绵绵指的第一次,是酒吧那次。

  而秦彻指的第一次,却是十七年前……

  折腾了许久的闹剧,以公主抱收尾。夜幕沉沉,万物入梦。裴绵绵的香甜美梦中,秦彻永不缺席。

  只是翌日清晨头疼欲裂的她,是否还能分得清梦与现实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