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30章 北方会首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008 2019-08-17 12:58:01

  “可我喜欢。”

  听到这句南悠儿这才看了一眼那链坠。

  泪滴状的淡蓝色宝石被镶嵌在镂空的花型金座里,确是很好看。

  “掌柜,这条我要了。”

  “公子好眼光,这条链坠差点就被选作这次的阁宝。”

  女掌柜正准备上前时,忽然有人将她喊住。

  “掌柜,既然这不是阁宝,是不是价高者得呢?”

  南悠儿回头望向那贵气十足的公子和站在他身后的花灵儿。

  “自然。这条链坠用的蓝宝石贵的紧,底价便是八百两。”

  “哦?”

  那公子勾唇一笑,“先前的阁宝一千两,那这个,我出两千两。”

  南悠儿暗自一笑,既然这人愿意出两千两,便直接让给他算了。

  反正这公子瞧着也是人傻钱多。

  “老……”

  朱唇才启,她便瞧见身边人直直从她手中的木匣子拿走了两张银票放到了女掌柜手中。

  “这是两千两。”

  “这……夫人您真是好福气!”

  好福气……么。

  南悠儿微微仰头欲语还休,可瞧见替自己带上链坠的这男子,又不由灿烂一笑。

  她这位老爷,还真是能花销呢。

  “白夫人。”

  两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花灵儿偏头望着那个侧影掩唇一笑,“内务不瞧紧些,怕是会被你家老爷惹出大麻烦来。”

  南悠儿挽住旁边人的手臂浅浅一笑,“不麻烦。”

  是么。

  花灵儿侧身望着挽住木沉白的那只手微垂了一双眼,不过莞尔又笑意嫣然地转过身去,“掌柜,下件阁宝什么时候出来?”

  “每月初七。”

  那贵气十足的公子听罢立马对着花灵儿抬起手,“灵儿姑娘,下月定为你拿到阁宝。”

  “朱公子口气不小。”

  花灵儿掩唇一笑,“下月,那白公子定会还来争的,届时公子争的过么?”

  随着一众人的目光,几人前前后后走出问花阁。

  察觉到跟在后头的花灵儿,南悠儿不觉紧皱起眉头。

  “夫人怎么了?累了么?”

  南悠儿微微抿唇,莞尔才仰头笑道:

  “老爷觉得,是琼花楼的花灵儿姑娘好看,还是妾好看?”

  不想旁边人会问出这个问题,木沉白思考了好一会儿才道:

  “夫人好看。”

  南悠儿摇头,面露几分失落,“既然老爷犹豫,心中便不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过是在思考为何夫人会问这样的问题。”

  “说谎。”

  南悠儿忽然停住脚步,回身望着身后两人,对着那公子笑道:

  “浅浅一看也知道公子对花灵儿姑娘喜欢的紧。那公子可想过要娶?灵儿姑娘可想过要嫁?”

  若花灵儿不想,她曾经是否也是如此对待自己身边人的?

  只接受所有对她的好,目光却紧锁着那位元阳王?

  “白夫人说笑了。”

  花灵儿偏头一笑,一双眸子却紧紧牵着南悠儿身旁的那人。

  “花灵儿不过是艺妓馆的一位舞娘,这位朱公子可是整个南部商会的会首之子,灵儿这样低贱的身份,如何配得上朱公子。”

  又是这样体贴还故显卑微的一句话。

  不配?

  若当初是元阳王向她求亲而不是陛下,她会以身份低微来拒绝么?

  既然已经拒绝,她如今又是何意?

  “灵儿姑娘一双眼睛总盯着我家夫君是何意?莫非姑娘想嫁的是我们白府?”

  南悠儿也将视线放在旁边人身上,看着那人唇边渐渐浓郁的笑意,然后将那双艳冶无二的眸子缓缓移向自己。

  “夫人安心,朱公子父亲是南部商会的会首之子,我是北部商会的会首,花灵儿姑娘自然也是不想嫁进白府的。”

  北部商会会首?

  朱自安惊讶地看了一眼对面之人。难怪,难怪先前跟这白公子送钱的那人几分面熟,仿佛在府中见过。

  也难怪这么显眼的一人在锦城他竟不识。

  原来是从北部来的!

  “怎么白会首是来这里抢生意的?”

  “怎会。”

  木沉白伸手揽住南悠儿的肩,嗓音柔软,“是我家夫人想见见南部风光,便来这里住上一阵。”

  南悠儿微微苦涩牵动唇角,“不想风光不错,人也更胜风光。”

  “夫人若看倦了,我们便回去。二位,告辞。”

  木沉白牵着南悠儿往路边走去,没过多久就驶来一辆马车停在两人跟前,将他们请上马车。

  “妾只以为老爷在锦城有生意,不想竟是北部的会首。”

  偌大的北部,纵然她们再用心,没有各种交缠的势力在手,又如何能接下呢。

  “夫人不必在意,我本来自北部,对那里的人和物都很熟悉。”

  北部商会会首这个身份,能让他的耳目通透,不会局限闭塞于南部之中。

  南悠儿垂眸盯着自己的双手。

  不必在意,多轻巧的几个字。

  可做这些不累么?到时候元阳王醒来,陛下会后知后觉,突然醒悟当初为他人做嫁衣的这份辛酸么?

  “老爷,若五叔醒来,您会回嘉州么?”

  “嗯。”

  木沉白点头,“别担心,到时我的那番话也还作数。”

  南悠儿“噗嗤”一笑,一双美目看着他无比认真道:

  “可若到时我们都人老珠黄遭人嫌弃了,可怎么办?”

  木沉白垂眸沉思了一会儿,随后抬眸道:

  “所以才要劳烦夫人费心,多带她们出去走走。”

  闻之多见之广,或许便更容易寻到她们真正想要的。

  “那……”

  南悠儿朝前凑近一寸,“若最后只剩妾一人人老珠黄,而老爷又遇上自己的红颜知己,那时妾当如何?”

  到时,她该去哪儿?

  看到旁边人微微一怔,她又笑道:

  “若是男儿,我便去四处看看风景,或许到时我会路过嘉州,然后敲响宁王府的后门,去讨杯茶喝。”

  可她不是男儿。

  活了十六载她连锦城都没走完,这世道还有很多女子不能去的地方。

  就算能去,她也有些害怕。

  女子出游,人多害怕人言可畏,人少害怕受人觊觎,她们这些女子大都没有书中侠女的武力超群,自然也没有书中的豪气云天。

  她们都是这世道里再普通不过的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