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28章 一石三鸟(下)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017 2019-08-15 12:24:16

  原来陛下这么容易便服软了。

  怪不得面对柔柔他总是无可奈何,还多了一份疼爱。

  不好!

  南悠儿拧起一双眉,仰头直盯着那人。

  “看路。”

  听到这声,南悠儿立刻直视前方。但没过一会儿一双眸子又落在旁边那人身上。

  “你……”

  “那以后老爷遇上特别能哭的怎么办?”

  岂不是样样都要服软?

  嗯?

  木沉白不明所以地低头,瞧见他一副懵懂,南悠儿又生了几分急切。

  “花灵儿爱哭么?”

  花灵儿?

  木沉白摇头,“她笑得多。”

  笑得多。

  “老爷喜欢爱笑的?”

  “自然。”

  不止是他,大概多数人都喜欢罢。

  南悠儿微微点头,不再问了。

  悦君楼就开在沐风楼对面。

  因为除了自信,更重要的是宋容儿口中的经商精髓。

  至于究竟是什么精髓,她们几个也没全听懂。

  不过两人走到这里时,虽已经过了用餐的时段,但仍是客聚如潮、一位难求。

  “诶?袁公子你也来了!”

  “这不听说悦君楼全是锦城吃不到的口味,沐风楼也吃厌了,来换换口味。”

  悦君楼外全是坐着等候进场的客人,都各自寒暄好不热闹。

  听了一个大概后木沉白有些安心了,心道都是些外地佳肴,大概也都是尝个新鲜。

  “这酒楼的老板很是聪明。”木沉白笑道。

  没有以锦城口味为主,把沐风楼当作死对头。

  “毕竟沐风楼这几年吸引食客无数,实力在的。既然难以精益求精,不如另辟蹊径,还能两两互利,相互成就。”

  这些也是南悠儿唯一能从宋容儿那里听懂的一些。

  这悦君楼前身就是酒楼,与沐风楼抗争失败后,掌柜准备撤出锦城。

  在宋容儿一番游说下,好不容易留下替她们继续当这个掌柜。

  那些厨子也是宋容儿凭借之前的人脉四处拢来的,挂了个新招牌就重新开业了。

  短短几日就开的这般风生水起,不得不说容容真是位经商奇才。

  “看来今日是吃不成了。”

  木沉白看向南悠儿轻声问道:

  “饿了么?”

  走了这么久,不饿也要歇一下了。

  “还不饿。”南悠儿笑道。

  “那便歇一下。”

  就在他的目光开始寻视时,两人听到旁边人的说道声。

  “听说了吗?琼花楼对面开了一家问花阁。”

  “问花阁?也是艺妓馆?”

  “不是,是专门卖女子之物的地方,听说可把琼花楼的姑娘们高兴坏了,不过那问花阁的掌柜有怪癖,阁中每做出一样他认为最精贵的,便奉为阁宝,只卖给有缘人!”

  “呵,有缘人?出价最高的便是有缘人咯。”

  “不不不,听说现在的头件阁宝已经被人出价到了一千两白银,也不卖呢!”

  好直白的噱头。

  木沉白垂眸一笑,莫非,这几家的掌柜都是同一人?

  目光触到身边人素黑的发带,木沉白牵起南悠儿的手笑道:

  “夫人,我们也去看一看那一千两白银也不卖的阁宝。”

  仰头看到那张白玉无暇的侧脸,南悠儿双颊不觉一红。

  问花阁,她本还想找个理由拉他去一趟呢。那个阁宝,本就是容容嘱咐她定要花一千两带走的。

  “琼花阁是什么地方啊?是美人之地,那些公子哥们恨不得一掷千金也要买美人一笑,所以我们只要物件够精美,不需讲究价钱!到时再把噱头炒起来,多的是人抢着往里头送钱!至于噱头,光炒热不够,还需要留下一个能让人记忆深刻的事件!娘娘,到时候就该你出马了。”

  回想起容容的那番话,南悠儿的眼神更坚定了。

  约莫走了一小刻,两人便到了。

  “既然灵儿姑娘喜欢,那我出五百两!”

  走近,两人看到问花阁和琼花楼的道路中间站了不少人。

  “我出六百两!”

  “只要灵儿姑娘喜欢,我出七百两!”

  灵儿姑娘?

  南悠儿眼神一晃,仰头看向旁边人。

  “怎么了?”

  木沉白一笑,不明白眼前人儿忽然的委屈模样是怎么回事。

  “若我也想要,老爷会为我去争么?”

  “自然。”

  南悠儿粲然一笑,“可老爷没有银子了。”

  不过就算买不到,她也能为那“自然”二字开心许久。

  “等我一会儿。”

  木沉白松开手,往琼花楼旁边的典当行走去。见状,南悠儿立马将他拉住。

  “我说笑的。再说,他们争的不一定是我喜欢的。”

  那件阁宝她们已经说好了是一千两。

  “我出一千两!”

  这么高了?

  南悠儿牵住木沉白的手往人群中走去,只见问花阁里女掌柜手中拿着的是一根紫色的宝石发簪,并不是那日提起的七彩陶簪。

  “喜欢么?”

  木沉白这一声让一边的旁人惊叹道:

  “都一千两了,公子还想出价?”

  目光纷纷投向两人,人群里有些琼花楼的常客瞬间就认出了两位。

  是他们!

  那日在琼花楼包场的那位白公子和白夫人!

  南悠儿摇头,便看到站在对面人群里被众星捧月的花灵儿冲着她灿烂一笑。

  “若白夫人喜欢,我也是可以割爱的。”

  说这句话时,人人都看到那花灵儿分明是望着白公子说的。

  “我夫人想看看贵店的阁宝。”

  木沉白直接撇开视线,对着女掌柜礼貌笑道。

  “自然是可以。不过公子,我们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便是新出的阁宝只卖有缘人,否则,再高的出价也不卖。”

  女掌柜将手中的宝石发簪交到旁边小厮手里,转身朝楼上走去。

  看到女掌柜去拿阁宝,南悠儿有些紧张地拉住面前人的手。

  怎么办,那最少也要一千两,可王公公说陛下只剩一百两了。

  不过……

  南悠儿立马松了一口气,她有这一千两啊,既是白夫人,自己拿出来也是不唐突的。

  不过,若又有人抬价怎么办?

  感觉到握着自己的那双手忽而攥紧忽而放松,木沉白笑道:

  “夫人这是怎么了?”

  担心自己拿不出银子么?

  虽然现在确实没有,但……

  目光往人群里一扫,立马有几人不动声响地走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