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27章 一石三鸟(上)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120 2019-08-14 13:21:19

  “好。”

  众人看着同样绝然的两人痴了一双眼。

  李公公和兰儿相视一笑,尽管他们见的也不算少,可只要见到陛下和皇后在一起,心里头就像撒了糖似的甜的不得了。

  “多谢大人和夫人的茶。”

  南悠儿对着李大人和李夫人笑着开口,这模样谁还不知那位白公子到底为何许人物。

  待两人走后,那蓝衣少女似乎还有些不相信,她明明记得那三小姐从宫中回来后虽没明言,但言外之意便是传言中的那意思。

  “爹爹,那白公子不是陛下对不对?”

  李大人望着早已没有人影的大门点点头,“今日不是。”

  走到马车边,南悠儿伸手拉住木沉白的一角衣袖,“白公子。”

  “嗯。”木沉白点头笑望着那人。

  “等会儿好不好?”

  “好。”

  看着被兰儿扶上去的那人,木沉白静侯在马车边等着。

  等那人儿再下马车时,她已经换了一身十分素净的打扮,黑色绸带半挽起的发鬓上连一根发簪都没有。

  “我们走罢。”

  南悠儿走到正打量着自己的人跟前,心里头有些小小的懊悔,想着那时选的是那件灰色的就好了。

  “先前就穿着了?”

  木沉白笑道,这样快的速度,定是之前这身就穿在里头了。

  “嗯。”

  南悠儿点头朝前边走了两步,余光里瞧见那人没跟上来,立马回身几分委屈地望着。

  不是答应一起去的么?

  “走着去?”

  “可老爷不是也没派马车的?”

  这里只有她这辆马车啊。

  “城南虽说不远,可也不近。”

  这样走去最少也要花半个时辰。

  “总是坐着,也该走一走的。”

  南悠儿上前再次握住那人的衣袖,仰头一笑,“我们走着去好不好?”

  陛下既然没有乘车来,就证明他要去的地方并不很远。

  既然陛下应了自己去城南,就证明他并不急着去那个地方,或者,那个地方也在城南。

  那个地方,是琼花楼么?

  “走罢。”

  木沉白走向前,那人委屈的神情便瞬时没有了,也不知是跟谁学来的。

  看到两人走远,李公公伸手敲了敲还呆愣在原地的兰儿。

  “咱们该去办娘娘交代的事儿啦。”

  街道曲张,锦城的大户人家大多都是独门独户,在后院有一条独属于他们宅院的小巷供他们隐秘进出。

  先前载着南悠儿的轿子从李府正门浩浩荡荡地返回丞相府,等两人走出长巷,没过多久,后门的马车也走了。

  锦城繁华热闹,走在街道上还能看见不少穿着异服的游商。

  “请问,您知道霓裳阁在哪吗?”

  一路而来木沉白听见不少游商在问霓裳阁,从他们的交谈中不难发现这是近日的一种兴起。

  “听说霓裳阁的绣品风雅无比,夫人想不想去看一看?”

  听到木沉白的话南悠儿连连摇头,看到这般他脸上还涌出了几分失望。

  南悠儿一怔,仰头问道:

  “老爷想去?”

  绣坊一般都是女儿家的去处,陛下为何想去呢?按道理霓裳阁才开,又是杂事,陛下应该还不会知道这是她们开的。

  “感觉它会抢了我绣坊的生意,是想去瞧一瞧有什么别致的。”

  南悠儿美目一眨,看到那人的视线随着那几名游商而移动,唇边勾起一抹干笑继续问道:

  “难道,老爷为了还五叔的钱,其实做了不少买卖?”

  木沉白收回视线,低眸看着眼前人微微一笑。

  “夫人果真聪明。对了,那家新开的酒楼,我今日本也是想去的。”

  本也是……想去的。

  这样说来,陛下也开了酒楼?难道?

  “沐风楼……”

  “嗯,它替我赚了不少银子。”

  今日出宫本是去各家账房取些银子的,未想一路听闻的都是城东的霓裳阁和城南新开的悦君楼,倒令他十分好奇。

  “王公公知道么?”南悠儿垫脚贴耳问道。

  “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五叔醒了我会很惨。”

  木沉白伸手摸了摸南悠儿的头,直到现在,王公公还以为他只花光了五叔的真金白银,其它的地产一处也没碰。

  “我会保密的。”

  南悠儿双手握住木沉白从她头上放下来的那只手。

  她终于明白,明明先帝那般昏庸,按道理国库早已亏空,且自陛下上位以来还减免多项税收,可各项军费却从不苛刻,还提高了边关将士的俸禄。

  这些银两竟然都是靠陛下赚来的!

  他怎么还有余力做这些呢?

  “我们帮你。”

  南悠儿握住木沉白的另一只手,微红着眼眶仰头笑道:

  “这些都交给我们,不会让老爷失望的。”

  面前人眼神里的坚毅让木沉白一顿,莞尔他才笑道:

  “过些日子再说。”

  其实不需要的。

  她们已经帮他很多了。

  招她们入宫,何尝不是种亏欠。

  “老爷信不过我们?”

  “不是。”

  余光里涌入的画面让木沉白抬眸,看到聚集在他们身上的目光,木沉白反握住南悠儿的一双手。

  “诶,对了对了。”

  旁边的一位老妇人上前对着两人笑道:

  “多么登对的少夫妻,莫为琐事让小娘子哭脸。”

  哭脸?

  南悠儿眨了下眼,果真有泪珠滑下来。

  再回头望望四周,竟都是望着他们两人的路人。

  “我……”

  美目再转,那丝歉意便没了踪影,只见她几分委屈望着面前人,惹人徒生怜爱。

  “老爷,您便应了,好不好?”

  “公子便应了罢,您瞧小娘子都哭花了脸,多让人心疼啊。”

  老妇人说道,周边人也都开始附和起来,纷纷道:

  “应了罢应了罢。”

  虽不清楚是何事,可这小娘子哭的梨花带雨,让人好生心疼。

  木沉白几分无奈,伸手轻轻擦去那人儿脸上的泪花,低声道:

  “这是跟谁学的。”

  这眼泪又不是天下掉的雨点,怎么说哭就哭出来了。

  “老爷,好不好?”南悠儿神情楚楚再次问道。

  “诶?小娘子这就不懂了。”

  老妇人笑眯眯望着南悠儿,“既然公子都跟你擦眼泪了,便是服软了,既是服软,便是应了。”

  “真的?”

  南悠儿粲然一笑,这一笑,让旁人们都缓了一口气。

  果真,这样绝色的小娘子是不能哭的。

  “走罢。”

  木沉白对着老妇人作揖后牵着南悠儿离开。走在路上那人儿又问道:

  “真的应了?”

  木沉白轻声一笑,“既是服软,便是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