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22章 回门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298 2019-08-09 12:16:40

  计划是定下了,但目前终归是纸上谈兵,究竟如何,也要看几分运气。

  灯火阑珊。

  坐在凤撵上望着一路上的风景,南悠儿竟觉得这深宫大院也美极。

  “把家当都拿出来,不慌么?”

  那时三人只是微微一笑,便什么都已足矣。

  第五日,南悠儿以皇后的身份回门丞相府。

  在轿子经过主道时,南悠儿手中的绣帕从窗口飘落,被一直随轿的李公公追着捡起。

  “哎哟,这张绣着追月图纹的帕子可是皇后娘娘最喜欢的啦!还好还好!”

  主道两边满是立在原地想沾沾贵气的百姓们,李公公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后才又赶上去。

  待轿子走后,人群里便热闹起来。

  “你看到没有,皇后娘娘的帕子上真是绣着一揽明月!”

  这女子的帕巾有绣着花的、鱼的、鸳鸯的,绣月亮的还没见过呢!

  “不愧是皇后娘娘啊!风雅!风雅!”

  那帕子的一角除了一轮金色的明月,上面还用深蓝的绣线绣着几缕云彩,真真是赏心悦目啊!

  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喊道:

  “诶?昨日城东新开的一家绣坊不正是有这种追月图?好像叫什么霓裳阁来着!不止是帕子,连香囊也绣着追月图呢!”

  话落,本来熙熙攘攘的街道瞬时空了一半。

  “这、这咱们能用和皇后娘娘一样的物件么?会不会不敬?”

  “别瞎想了,若是宫里不许,那家绣坊定会被封的。若是没封,就证明……诶?跑什么?那么大一家绣坊还能被买空不成?再等等呗!”

  此时,城东的丞相府外,一直守在门口的侍卫看到前来通报的皇后随从后,立刻往府内跑去。

  “禀大夫人、二夫人,皇后娘娘的轿子快入巷了。”

  “知道了。”

  莫紫云起身笑望着旁边人,“怎么妹妹还不打算起身去迎?”

  “这事儿姐姐可莫拿妹妹打趣,皇后娘娘来了,贱妾哪敢不迎啊。”

  二夫人起身理了理衣服,堆着笑往府门口走去。

  说实在话,她心里头是没有忧的。

  一是她跟五丫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仇怨,二是以五丫头的性子,也不会做那些自找麻烦的事儿。

  更何况她的两个儿子争气,比他们家大夫人的两个省心多了。

  “哎呀姐姐你看,多气派的轿子啊。”

  深红的轿子从巷口转入,只见上头金丝银线的绣花叠叠复复,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听到这话莫紫云只勾起一抹笑,心里却憋着怒气。

  等轿子落地,两人低头道:

  “民妇叩见皇后娘娘。”

  “快快起身。”

  轿帘被两名宫女撩起,兰儿弯身,小心翼翼将南悠儿扶出来。

  “大娘,二娘,快些起身罢。”

  南悠儿伸手去扶,她们这才抬起头来。

  “娘娘身份尊贵,这可怎么使得。”

  说完二夫人目光一晃。几月不见,这丫头生的越发娇艳了。

  也是。

  如这般的美人儿,纵是再风流的男子也会为这美色而停留罢。

  “三姐和四哥呢?”

  南悠儿故意往四周一看,几分疑惑地问向大夫人。

  “禀娘娘,早间宫里人来通报时,旻儿和雪儿便出去野玩了。”

  莫紫云答道。这旻儿确是早早就溜出去了,不过雪儿是她故意谴去赵尚书家的。

  这两日都不会回来。

  “无妨,总要见到的。”

  南悠儿浅浅一笑走进府内,听到她这话二夫人明显有些惊喜。

  “娘娘是要小住几日?”

  南悠儿点头,“这两日宫中又要进一批秀女,眼不见为净,省的心烦。”

  几分凄凄哀哀的嗓音让两人都心中一顿。

  莫紫云心中冷笑,笃定这贼丫头定是装的。

  她机灵得紧,断不会轻易动情,而况是为一位佳丽不尽的君主。

  “娘娘说笑了。娘娘姿容艳压四方,谁能比得过您呢。”二夫人宽慰道。

  不过这倒是她为数不多的真心话。当初若不是这丫头的生母百般傲气,如今这丞相府哪里还容得下她和大夫人的位置。

  都是天意弄人。

  “旧人哭新人笑,即使小小宅院都如此,而况是宫中呢。”

  几分凄苦,几分寂寥,一滴热泪从南悠儿眼角滑落。

  见状两人皆是一怔。

  这丫头,竟然会哭。

  莫紫云脑中忽然浮现雪儿那日从宫中回来后魂不守舍的模样。

  这阵子她都茶饭不思,只哭闹着要嫁进宫里。

  她的雪儿,究竟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还是为了那宫中人?

  可传闻中陛下面容凶狠,常吓晕人不说,那些宫中被选中的秀女也好些都自缢而亡了。

  难道,那些自缢而亡的秀女,根本不是因为不想服侍陛下,而是被这贼丫头给害了!

  入了正厅吃了些茶点,小聊几句准备上正餐时,不想南宫雪回来了。

  只见她清瘦了不少,在瞧见正厅主位上的自己后,竟哭了起来。

  弱柳扶风,实在是楚楚可怜。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欺负了。

  “嗯!”

  李公公清了清嗓子,噙起一抹笑对莫紫云道:

  “夫人,若三小姐不舒服,便回屋去罢。在这里别给娘娘触了霉头。”

  “是,公公说的是。雪儿,还不回屋去!”

  莫紫云冲着旁边的丫鬟使眼色,那丫鬟便胆战心惊地上前扶住南宫雪,不想被一把推倒在地。

  “怎么连个人都扶不稳。”

  莫紫云有些怒气道,正在她起身时,谁都不想南宫雪忽然跪倒在了南悠儿跟前。

  “五妹……不,皇后娘娘!”

  南宫雪忽然伸手抱住南悠儿的腿,就在李公公准备严令喝止时,被南悠儿摇头阻止。

  “我不要嫁给赵尚书家的儿子!你让我进宫好不好?只要你点头,我就可以进宫的!”

  南悠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低声下气的南宫雪,以至于她都忘了原来这位丞相府三小姐是怎样在自己面前颐指气使的。

  “雪儿,你胡说什么!”

  莫紫云一把将南宫雪拉起,双眼发红。

  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在那贱人的女儿面前卑微至此,绝不!

  “娘!你让我嫁给赵尚书的儿子,就是逼我去死!”

  “雪丫头,人家赵尚书的嫡子也是一表人才,你有何不满啊?”

  二夫人也起身走上前去劝说,却被南宫雪推了一个踉跄。

  “你懂什么?一表人才?他配吗?”

  这世上除了陛下谁都不配那几个字!

  “皇后娘娘,这几日不是在挑选秀女么?民女无论年纪还是姿色,都不会比她们差的。给民女一个机会好不好?”

  南宫雪再次跪在南悠儿面前。

  什么颜面什么尊严,她统统都可以不要!

  “哪怕只是到齐坤宫当一个小宫女,民女也是愿意的。”

  这些日子她每日都要去戏楼里看大战北辽的那出戏,每到那时,那日的惊鸿一瞥才能变得清晰。

  南宫雪泪眼婆娑说这些话时,南悠儿袖内的手不觉一颤。

  可笑,可笑。

  眼前卑微到如此的这人,真是那位丞相府三小姐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