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13章 琼花楼(下)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512 2019-07-31 11:59:00

  “无妨。”

  南悠儿对着几人微微摇头,她们便都稳定如山地坐着,悠悠然然垂眸吃着点心。

  “好生厉害!”

  大堂和二楼的人都瞧着热闹,看着一楼中央双脚没有挪动一分,双手间却不断你来我往、攻守交替的两人咂舌称叹。

  “公子既有这种身手,带着娇娘一掷千金,岂不是太虚度了?”

  安耀阳语气严肃,忽然,他挪动双脚朝木沉白身后袭去。

  一个侧身,木沉白抓住离玉牌只有几公分的那只手。

  “安公子,我说了,这块玉牌是有主人的。”

  一只纤纤白手将桌上的玉牌收进袖内,微微侧脸,恰好被瞧见面容。

  安耀阳手臂一颤,往身后踉跄一步,呆呆望着站起身的那人。

  阳、阳儿。

  怎么会!

  难道!

  安耀阳偏头看着松开自己手腕的木沉白,只觉心中一沈,一张麦色的俊脸都变得有些苍白了。

  “表哥,你不认识我了?”

  表、表哥?

  刘公子和金公子瞬间变得恹恹的,觉得这场戏也闹不出动静了。

  就在安景阳起身时,她被安耀阳紧张地拉到琼花楼外头。

  木沉白转身,又坐回桌前,座上的人也纷纷暗自缓了一口气。

  门外,安耀阳紧紧抓着安景阳的肩头,颤声道:

  “什么时候的事?今日么?”

  安景阳秀眉一挑,不知所谓。

  “哥问你,宫里是不是还没人知道?”

  看到眼前人依旧不出声,安耀阳长吸一口气,好一会儿才沈声道:

  “哥带着你们逃。以他的本事,应该逃的掉。”

  这下,安景阳有些明白了。

  “没事阳儿,女孩子都会被这样的公子吸引的。只不过,那三位姑娘不能带着。”

  虽然没看到那三人的相貌,但终归是不能一起带走的。

  “你想多了。”

  安景阳替面前人拢了拢微乱的衣襟,“就是来琼花楼看看。”

  想多了?

  “那你不是逃出来的?”

  安景阳点头。

  看到这般安耀阳松了一口气,心想爹、自己和大哥的命算是保住了。

  “圣上知道你出宫?”

  安耀阳把声音压到最低,看到安景阳再次点头,脸上瞬间恢复血色,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

  “既然这样,你看完后记得早些回去,不要给当家的添麻烦。”

  安景阳点头,“是。明日二哥要早起面圣,先回去歇着罢。”

  “可是……”

  安耀阳看了看琼花楼,又看了看身前人,神色担忧。

  “你跟着我反而不好。”

  听上去好像也对。

  既然是圣上放出来的……安耀阳往四周一看,果然发现了情况。

  “那、那我便走了。”

  安耀阳清了清嗓子,负手往前走去,不过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以极低的声音道:

  “别色迷心窍。”

  “咚。”

  屋内,鼓声第二次响起。

  只见那刘公子走到木沉白桌前抬手准备掀桌,不料用尽全力也纹丝不动,反而满脸涨的通红。

  “金兄,南兄,快来帮忙啊!”

  那位金公子上前,撑开折扇笑道:

  “刘兄这样粗暴,把几位美娇娘吓的花容失色可就不好了。”

  南宫旻这时也上前,“哦?锦城之大,可难有美人能入金兄的眼。”

  今日相约这里,也不过是来看看那位半载都未曾露面的花灵儿。

  “只要金兄开口,这三位美娇娘还能跑了不成!”

  刘公子放弃掀桌松开了手,也在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一直低眸品着茶的南悠儿身上。

  不觉便看痴了。

  先前在酒楼里因为背对着,还没见到这位夫人呢。

  刘公子不禁咽了咽口水,这副模样被他身侧的南宫旻发现,也朝那边望去。

  “若刘公子也……”

  语噎,南宫旻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看着抬起眸来的南悠儿。

  弯唇浅笑,更是勾魂摄魄。

  那望过来的金公子也怔在原地。

  南悠儿忽然一双手挽住身旁的人,美目里涌起万分苦楚。

  “夫君,他们这般瞧着妾身,是妾身哪里不妥么?”

  木沉白侧眸浅笑,“那一定是因为夫人的美貌。虽勉强算是一种赞美,可自己的夫人被旁人这般瞧着……”

  南宫旻浑身一颤退后一步,他感觉到自己身上冒出的冷汗已经把里衣湿透,又好像周身被一股寒风包裹,连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终于明白安耀阳看到那位“表弟”后的震惊了。

  “不如……”

  “这位白公子和夫人如此般配,我看金兄和刘兄还是别痴心妄想了!”

  终于,南宫旻发出了声音,本来发麻的手脚也渐渐恢复知觉。

  对,南悠儿刚刚就是提醒自己。

  毕竟是一家人,她如今贵为皇后,怎会容自己在圣上面前犯这种大不敬的错!

  “南兄你!”

  “今日是白兄包了场,刘公子,你和金公子再出言不逊,我可看不过要请你们离场了。”

  南宫旻拍手,那些守在堂内的几名府丁便围了上来,看到这般,刘、金两位公子都瞬间黑了一张脸。

  “哎哟,还是南公子讲道理。”

  黄妈妈笑脸迎上来,对着被围在中间的两人为难道:

  “刘公子、金公子,您们看要不今日就算了?”

  “走!”

  两人愤愤离去,南宫旻上前对着几人痛心道:

  “先前在下听仅一方之言,如今看来是那两人见色起意,实在是有辱斯文。”

  木沉白并没有理会,只是握住挽着自己的那双手轻声道:

  “夫人可是受惊了?”

  南悠儿微微摇头,一滴泪珠儿却砸在了那人手背,看得南宫旻是心惊肉跳!

  这贱人,是借机想报复么!

  不料,却听南悠儿楚楚道:

  “妾身是感慨南公子的仗义执言。”

  南宫旻心中大石落地,心想算这贱人识大体。他若被安一个大不敬之罪,就不信出自南府的她不受一点牵累!

  “那在下不打扰各位的雅兴了。”

  临走前他还刻意用余光看了下桌上的其他人。

  各个姿色卓然,还有那位粉头白面的少公子,果然是女扮男装才说得通。

  走出琼花楼不远,南宫旻被金、刘二人围堵。

  “南兄,是唱哪一出啊?”

  南宫旻慢慢勾唇,巡视一眼四周后将两人招到角落,贴耳道:

  “刚刚琼花楼里藏着一位大人物,我们若那时出手,到时可就犯了大错了。”

  大人物?

  “那,我们等那姓白的出来再算账。”

  “咚。”

  屋内,鼓声第三次响起。

  这时大堂顶楼四周的红木围栏上忽而飞跃出七名绿衣舞女,只见她们每人手中持着颜色各异的彩绸从空而降。

  七人落地之时绕圈旋转,她们手中的宛如一条条盘旋的彩龙缠绕在一起,缤纷绚丽。

  “好!好!”

  众人喝彩声不绝于耳,桌上的宋容儿和司马柔都看痴了,也在卖力地鼓掌喝彩。

  这才走进来地安景阳看到兴致盎然的两人后不觉一笑,也在这时,那些纠缠一起的七彩之龙瞬间散开,从其中漫出千千粉红。

  石门流水遍桃花,我亦曾到秦人家。

  粉色的桃花落地之时,一袭水红纱裙的女子不知是凭空出现,还是这些桃花幻化出来的。

  “花灵儿!花灵儿!”

  欢呼之间,那女子水袖缓下,露出一张灵动笑脸,正似花间精灵。

  好美。

  有人痴有人叹有人癫狂。

  南悠儿目光沉静,看到那众星捧月被所有目光聚集的女子一步一缓朝他们这桌走来。

  而那双灵动又不失娇媚的双眸里,映着的只有那抹月白色,好似除了他天地万物都不要了。

  石门流水遍桃花,我亦曾到秦人家。

  花灯诗文里,是否他是那个“我”?她是那个桃花满簇的“秦人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