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10章 意气相投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004 2019-07-28 11:59:00

  南悠儿是坐着帝辇回栖凤宫的。

  回宫后,司马柔趴在她膝上哭了好久好久,一直哭累到睡去,眼角还挂着泪珠子。

  忽然宋容儿跪在地上重重嗑了一个响头,等她抬起来,额间已经红了一大片。

  “容容,你觉得太后是何意?”南悠儿问道。

  看到她不吭声,南悠儿又问向左侧的苏慕琴。

  “禀娘娘,后宫之事定是从楠景宫透露给丞相府三小姐的。那日陛下猜到之后,便再也未去过楠景宫。所以今日不知情的柔柔才会在去御书房的途中遇上太后。”

  南悠儿点头。看到她准备下榻,宋容儿赶紧挪着膝盖移到榻边。

  “所以,与你何关呢。”

  南悠儿轻握住那双手,对着几人缓声却坚定道:

  “若至此之后太后安好,咱们便不必费心,若她执意为难,咱们也不必客气。陛下他不喜无端生事之人。”

  今日陛下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时是她多想了。

  “可是,可是陛下为何要留在楠景宫,不送娘娘回来?”

  宋容儿终于几分委屈的哭出来,“听说那太后挺美的……但肯定不如娘娘美。”

  说到这里,宋容儿又兀自生出了底气。

  苏慕琴缓缓叹了一口气跪坐在宋容儿旁边,“太后曾是元阳王青梅竹马的玩伴。陛下怎么会不照顾自己五叔意难平的青梅竹马呢?”

  “……”

  宋容儿惊愕地张口,颤着声音道:

  “慕琴啊,原来你隐藏了一颗三姑六婆的心啊!”

  居然连这等秘闻都知道。

  安景阳随后也靠在榻前坐下,一双微扬的凤眼几分探究地盯着苏慕琴。

  苏慕琴只柔柔一笑,温婉似清泉流水,“进宫前我确是费了一番功夫,知道了不少。”

  “那我和娘娘的你定也知道不少。不过景阳和柔柔是你进宫后陛下才指定的,你肯定没了解过。”

  宋容儿十分笃定,苏慕琴依旧柔柔笑着,倒是安景阳现出少有的波动,一只长手搂住她的纤腰。

  苏慕琴见状赶紧摇头,“那个木匣子里头的,可和我毫无关系。”

  “什么什么?”

  宋容儿好奇地盯着两人,看到苏慕琴不语,一双桃花眼又紧紧瞅着安景阳。

  “我一直被兄长以男装带去逛花楼。”

  看到那双瞪大的眸子,安景阳微微红了一张脸,“卖艺不卖身的那种。”

  结果,听到连榻上那人起异口同声的感慨:

  “真好啊。”

  那里的人儿,一定多才又多艺,妙笔还生花。

  于是第二日,南悠儿就按耐不住那份沉甸甸的期许,在几人目光灼灼的注视中,乘凤辇去了齐坤宫。

  听到殿外的传报,木沉白几分诧异。

  她怎么会来?

  这段时候大都是宋容儿来送汤,也不曾入殿。

  木沉白起身,衣袖被旁边的楚禾歌轻轻拽住。

  “陛下,您清政廉洁备受爱戴,皇后也仁义贤德,何不假戏真做?实实定了北朝根基。”

  “哪里来的假戏?”

  木沉白垂眸盯着那只手,直到她松开,脸上的神情才恢复如初。

  “太后又何须费心。昨日朕就说过,太后这个虚名是因为有五叔才留住的。若他知道佳人初心不再,也不会再执着罢。”

  南悠儿被请入殿时,正好看到那位太后走出来。

  两人短暂相视,随后南悠儿低眸走进殿内。

  “皇后有伤在身,怎么突然来了?”

  才微微屈身就被一双手扶起,南悠儿抬眸,发现眼前那人今日竟是一身月牙白的常服。

  没了那抹玄色带来的深沉,不过就是位俊逸洒脱的如玉公子罢了。

  南悠儿仰头看着那人笑得嫣然,“陛下送静妃的那身衣裳,妾等都喜欢极了。”

  “哦?是这事。”

  木沉白也浅浅一笑,一张俊脸艳冶无比却不仅仅只是艳冶。

  他总是很优雅,哪怕是刻意的调笑,也是从骨子里透出与生俱来的雅致。

  “既然都喜欢,我也空闲,就今日罢。”

  听罢南悠儿欢喜极了,那双眼也早藏不住,满溢而出。

  “不过,皇后就留在宫里。”

  转身,衣袖被人拉住。

  回头竟然看到那人眼里有了水光。

  “既然有伤,便留在宫里。”

  那人儿摇头,衣袖又被她拉紧一分。

  “若我今日就是不肯呢。”

  结果,那水光就变成了泪珠,毫不费力地从那双美目滚落。

  木沉白垂眸盯着那张小脸,盯得越久从那小脸上滚落的泪珠就越多了。

  只能几分无奈地轻叹一口气。

  “去罢。”

  这下,那人儿才松开手,再次笑靥如花。

  南悠儿看着走到殿外的月白身影,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珠儿。

  嗯?

  大概是和小葡萄呆久了罢,竟这么快就学会掉眼泪了。

  等两人乘辇到栖凤宫,那四人居然已经都换好了便装。

  安景阳一袭紫袍男装,真真是衬得风流又倜傥,丝毫没有违和。

  还有司马柔,白衣翩翩,好一个有滋有味的少公子。

  不过宋容儿和苏慕琴则换得一身丫鬟装。

  至于为什么,实在因为……身形难掩。

  南悠儿回过神,忽然抬头看了身边人一眼。

  木沉白微微扬眉不懂其意,直到又被拉住衣袖,听到她几分小心翼翼的嗓音,“那、那臣妾不换了吧。”

  几人纷纷瞧着一袭红裙的某人无比坚定地摇头。

  “换罢,等你。”

  木沉白微微一笑,那人儿才松手快速走进殿内。忽然,又回过头紧张地再看了他一眼。

  片刻之后,换上鹅黄色纱裙的南悠儿几分慌乱走出来。

  “没有合适我的男装。”

  “那便这样,无妨。”

  听到这声,南悠儿一颗心才安顿下来。

  “那正好。三位公子,一位夫人,两名丫鬟。”

  宋容儿挑眉一笑,南悠儿也跟着笑起来。

  “娘娘真好看啊。”

  司马柔情不自禁挨着南悠儿,被宋容儿拉开。

  “葡萄,你和娘娘若搭一些,便也许你贴着娘娘了。”

  司马柔点头,从腰间拿出一把折扇,“嗯,小容提点的是,本公子记住了。”

  那么好看的夫人,还是和这位白公子般配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