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7章 自取其辱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337 2019-07-25 11:59:00

  宋容儿来自最南方,她像海风,轻拂时是撩人,劲过时是海啸。

  不过,她们当下所见都是撩人。

  “容儿姐姐,那封信里是骗人的吧。”

  司马柔啃着果子,一张软嫩的小脸上满是怀疑。

  “可疑。”

  苏慕琴一边低头描着画一边柔声道。

  “不,是真的。”

  宋容儿答得大声,脸上十分得意。

  刚洗完茶的安景阳放下热壶,一向沉静如湖的凤眼里也表示怀疑。

  这下有些刺激到宋容儿了,只见她小嘴一嘟,学着司马柔平常撒娇的样子指着三人,对着瞧着手中信纸的南悠儿委屈兮兮道:

  “娘娘,你得告诉她们,无端怀疑是破坏信任的大忌。”

  南悠儿缓缓抬眸,食指指着其中一行字眨巴着美目,“我没看懂。”

  嗯?不过一封家书,里面居然有娘娘看不懂的?

  宋容儿弯身瞅着那行字,口齿清晰一字一字念道:

  “吾儿,那恶鲨知你离去,又开始喧嚣起来。”

  “噗!”

  一个没忍住,司马柔被一口果肉呛住。

  苏慕琴手中一颤,纸上唯妙唯俏美人儿笑弯了唇。

  安景阳直接将半罐茶叶倒入沸水之中,蹙着细眉摇了摇头。

  这些人,几个意思?

  “我就是收拾掉过三头恶鲨,信与不信,我就是做过。”

  宋容儿偏头不看那几人,一双桃花眼流光溢彩地望着南悠儿,好像在说只要你信就足够了。

  南悠儿低头默默折好信纸将它放在宋容儿手中,“有人徒手打虎,自然也有人收拾得了恶鲨。山外山人外人,总有人做得到。”

  宋容儿听得心花怒放,却忽视说这些话的面前人连头也不敢抬。

  倒是另外三人接连点头,明白这话是娘娘在说服自己,也是在说服她们。

  “好了,娘娘今日亲眷不是入宫么,我们得走了。”

  苏慕琴添上最后一笔,轻轻吹了吹画面后起身对着她们笑道。

  “嗯!”

  司马柔点头,望着桌前被她摆放漂亮的果盘,“这些果子都是我觉得最好吃的,娘娘的姐姐一定会喜欢的。”

  安景阳盯着手边的茶壶若有所思,最后还是摇摇头,“娘娘还是请宫女重新换上一壶罢。”

  宋容儿望着桌面上自己早已摆放好的风干果脯满意地点头,四人眼神交汇,纷纷退后行礼离开。

  “娘娘的姐姐一定也很美罢。”

  司马柔从袖内拿出一颗果子啃上一口,比起初进宫时,一张白嫩的小脸更圆了。

  “明妃,你又胖了。”

  宋容儿叹气,司马柔的贴身婢女听到后动容的点头,心道总算有人提点自己的主子了。

  “那又何妨。娘娘喜欢呀,陛下也喜欢呀。不然为何陛下每日每日地送美食过来?”

  众人噎语,觉得无话可驳。

  殊不知就在她们调笑间,一旁低头等候的华服女子勾起了薄唇。

  傻子。

  南悠儿当然不介意后宫妃嫔都胖成球。

  等她们从身边经过后,南宫雪抬头,在内侍公公的带领下继续往前走。

  “娘娘,南府三小姐已经候在殿外了。”

  “嗯,带进来罢。”

  桌上的画、风干果脯、茶水和果盘都收进内殿,外边已经让婢女重新换上茶水和小食。

  “民女南宫雪拜见皇后娘娘。”

  “快快请起。你们先下去罢。”

  将殿内人都支开后,南悠儿侧卧在凤榻上,对着那人浅浅一笑,“宫内规矩多,想来雪儿姐姐已经不耐烦了。”

  南宫雪抬眸,虽然母亲一再嘱咐自己要沉住气,可看见凤榻上悠然自得的那人,实在怒火攻心。

  “娘娘在宫中,好生恣意啊。”

  “嗯。借姐姐吉言,确实恣意极了。”

  南悠儿懒懒坐直身子,继续开口,“身上再没有伤口,这宫里华服美食应有尽有,宫里的人比丞相府更是好上千万,原以为父亲是送我进来受苦,看来还真真是误会父亲了。”

  南宫雪袖内的手暴起青筋,面上却显露一丝嗤笑,“是么?听闻陛下从未召人侍寝,民女觉得是不是各位娘娘都太、太……不过圣上风华正茂,秀女也是一拨一拨得来,今后皇后娘娘定不会这种事劳心了。”

  南宫雪抬袖掩笑,让南悠儿目光一沉。

  她为什么会知道内宫的事?

  后宫之人是断不敢乱嚼口舌的。

  除非,是那两人。

  南悠儿心口一搐,瞧见她面色微变,南宫雪笑的得意。

  “哎,悠儿妹妹,山鸡终归是山鸡,再怎么摇身一变也成不了凤凰。”

  “朕也这么觉得。”

  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人依旧一身玄黑,上面用金线绣着龙纹,在涌进殿内的阳光下无比耀眼。

  “在丞相府中第一眼瞧见皇后,便觉得凤凰终归是凤凰。”

  男子的声音如沐春风,甚至让南宫雪都无暇去听他到底说了什么。

  也无暇去想他到底是谁。

  “妾叩见陛下。”

  殿外呆怔的四人中,终于有人上前来行礼,被那人浅笑扶起。

  “苏贵人免礼。”

  被扶起的人水眸一晃,不过莞尔就平静下来。

  “都免了。”

  看到外面另三人也欲行礼,木沉白微微一笑阻止。

  这人真是北朝的陛下么?

  哪怕是以秀女之身进来的宋容儿也心中惊讶,因为当时她和苏慕琴在陛下来之前就被送去储秀宫等待结果了。

  难怪、难怪那时落选的秀女有那般多姿的情绪。

  “陛下真好看。”

  和娘娘一样好看。

  司马柔情不自禁低喃,却不敢抬头再看那人一眼。

  因为当时在栖凤宫的宫道上,她已经胆大包天看了很多眼了。

  “好姐姐们,咱们折回去看一眼罢,开始经过的那人定是皇后娘娘的姐姐。咱们就去看一眼吧,就一眼好不好?”

  就在她们踌躇之际,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她们身后响起。

  “嗯,好。”

  原来这世上还有和娘娘一样好看的人。

  虽然他不是女子,却还是好看极了。

  “民女南宫雪,拜见陛下。”

  忽然而来的声音引起所有人注意,等那人被允起身,宋容儿忽然抬眉,一张娇艳的脸露出十分灿烂的笑。

  “皇后娘娘一直待我们亲如姐妹,想来定是家姐温婉。陛下,不知妾能否敬娘娘家姐一盏茶?”

  “宋贵人真是一颗玲珑心。”

  看到木沉白点头,宋容儿垂眸上前,却看到摆放茶点的桌面上,不是先前的茶壶。

  就在她暗自叹气时,栖凤宫的大婢女兰儿从内殿端出一壶茶来。

  “奴婢怕茶水凉,特意放进内殿温着。”

  啧啧,不愧是大婢女。

  宋容儿笑着接过茶壶,斟上一杯茶水后款款走到南宫雪面前,“家姐宽心,娘娘我们会照顾好的。”

  “多谢贵人。”

  南宫雪弯身,双手接过那盏茶,随后掩袖一口喝下。

  一旁的司马柔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这茶,口感很重罢。

  毕竟阳儿姐姐不小心抖了半罐。

  再侧眸仰望身边的安景阳,只见她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再看不出多余什么来。

  直到她也走上前……

  “妾进宫以来多受皇后娘娘照拂,容妾也敬家姐一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