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道宫门深似海

第3章 尘埃落定

谁道宫门深似海 小黑有点白 2432 2019-07-21 11:30:30

  丞相府十五年以来,从来没有出过人命。

  但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做。

  呵,多仁慈。

  月辉莹光,与星空相映。

  月下花香,与萤火共舞。

  一个黑影靠近墙壁,看到来来往往的巡逻队伍后,又悄无声息地返回。

  那个江统领,怕是真的跟皇帝有仇罢。

  南悠儿换下夜行衣,重新躺回榻上。

  可笑。

  戏台上的看客们都如何感慨,女子犹如新柳飞花,一入江河便无根无由。

  提笔的是男子,唏嘘的是男子,权势是男子,朝代是男子,赞女人似水是男子,参女人祸水是男子。

  他们谈有女才生男,所以他们禁锢女人来生男。

  还真是谦谦君子。

  南悠儿闭眼,在梦里看月华陨落。

  “五姑娘,该起了。”

  陌生的声音,睁开眼,看到陌生的一个嬷嬷。

  那嬷嬷约莫四十来岁,白白胖胖,笑容满面让南悠儿看着欢喜。

  她起床接过递来的湿帕子擦脸,对着嬷嬷笑弯了一双眼睛。

  “哎呀,姑娘这脸擦得马虎,这丞相府的千金哟。”

  嬷嬷将帕子重新沾了了水,蹲下身子替南悠儿仔细擦了一遍。

  “姑娘真是好看,老妇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这么标致的姑娘。”

  嬷嬷边说着边低头替床边人擦手,南悠儿的一双眼笑得更弯了。

  “您从哪里来的?”

  听到这话嬷嬷抬头,白白的圆脸上透着一点红晕,有些不好意思道:

  “老妇家中孙女生了大病,只有城里的济世堂能救。一位好公子替老妇出了钱,让拿着一块铜牌来丞相家服侍五姑娘。”

  嬷嬷搓完帕子后,走到门口将盆子里的水泼到门外,“丞相府的人看了牌子就让老妇进来了。”

  “那位好公子可还说了什么?”

  南悠儿下床问道,然后瞧见那嬷嬷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他说让老妇平日怎么照顾孙女的就怎么来照顾五姑娘。姑娘,我是位乡野妇人,不懂规矩,您别笑话我。”

  南悠儿对着外边的艳阳天伸了个懒腰,随后弯唇一笑,“不笑话。因为我也不懂规矩。”

  嬷嬷姓李,之后每日她都会来照顾南悠儿的一日三餐,然后夜里回城内客栈陪她孙女和儿媳。

  李嬷嬷厨艺很好,不过十来日就把南悠儿养胖了。她每日闲时都会聊些家常,话里话外,没有儿媳一句不是。

  南悠儿很喜欢听她唠叨,每当嬷嬷走后,唯一的乐趣便是去东屋瞧几眼还陷在哀怨里的南宫雪。

  今日李嬷嬷一直心不在焉,南悠儿很早便放她走了。闲来无趣去逛后花园时,看到南宫雪和她的几个闺中好友,脸上竟然一改愁容有了笑脸。

  看来,她终于明白丞相爹爹的良苦用心了。

  “哎呀,这不是咱们北朝以后的大娘娘么。”

  粉衣少女惊呼,不自然的神情让南悠儿暗自惋惜。

  哎,相处这么久,居然没有学到雪儿姐姐之一二。

  大概是没有那份天赋异禀罢。

  “三位姐姐好。”

  南悠儿上前款款行礼,忙被另一黄衣少女扶起。

  “悠儿妹妹这真是折煞我们了。”

  南悠儿再次叹气,觉得这两人真真是来气雪儿姐姐的。缓缓抬眸,果然看到那好不容易的笑脸又变得哀怨起来。

  话不投机半句多,何苦互相为难。

  就在南悠儿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听到粉衣少女的调笑声。

  “昨日刑部尚书张大人的姨婶进宫谢恩太后的赏赐时,见着在那里给太后请安的皇上了。你们猜怎么着了?”

  “卖什么关子。”

  “听说她斗胆看了一眼圣颜后,被吓晕了!”

  “什么?”

  南悠儿放慢脚步,听到斥喝声后才缓缓转过身来,低头行礼。

  “胡说什么!天子之颜岂是你们能够议论的!”

  穿着官服的南北篱和另一个穿着同样官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来,虽然没有抬头,但能感觉到说那句话的人有多愤怒。

  “掌嘴。”

  南北篱对着三人开口,目光看到她们身后的南悠儿后,伸手示意她上前。

  “爹爹……”

  南宫雪和其他两人明显被吓着了,三人都带着哭腔。

  “还看什么,自己掌嘴!”

  这下,南悠儿才看清那名官员的长相。

  原来是礼部尚书赵大人。而这一粉一紫的少女正是他的两个嫡女。

  “五姑娘,她们懵懂无知,望姑娘能放她们一马。”

  看到赵大人几欲行礼,南悠儿偏头几分迷茫地望着南北篱,“爹爹,悠儿才过来赏花,悠儿什么都没做,也要掌嘴吗?”

  面前少女美艳绝伦,可一双眼里全是天真烂漫,让赵大人不由松一口气。

  “不用。你只看着。”

  南北篱开口,心里的重石又沉了一分。

  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答“没有听到”来为三人开脱。可这个丫头,却只是将她自己置身事外。

  她想看她们被掌嘴。

  “啪。”

  三人不得不抬手,约莫在十五下时,南悠儿抬起泪眼朦胧的一双眼,“爹爹,你快要赵大人喊停吧,再这样下去,姐姐们就不美了。”

  如此巧妙地将话题转给外人。

  她和馨儿,果然不像。

  南北篱蹙眉,也在这时赵大人开口,“好了,再有下次,咱们只能一起朝前跪罪了。”

  “女儿记住了。”

  赵大人侧身正对着南悠儿,拱手低眉,

  “五姑娘,后日的吉服和所有物品今日都已入府。圣上让微臣亲来,问问五姑娘对送来的这些可有不满。五姑娘,烦请挪步。”

  听到这里,南悠儿露出的神情和所有十五岁少女一般,满是兴奋和好奇。

  南悠儿拉住一旁南北篱的手,笑容璀璨。

  “爹爹,咱们一起去吧。爹爹说好看的,悠儿都喜欢。”

  南北篱目光一晃,还来不及开口就被拉走。

  南宫雪咬唇沉默,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爹爹,我也想去看看。”

  粉衣少女摸着嘴有些吃痛道。

  “你们两个,回去。”

  就在两人恹恹准备放弃时,前边那美人儿转过身朝她们招手,便兴奋地都追上前了。

  哎,女儿家啊。

  赵大人万般无奈地跟上去。

  那位能将看他一眼就吓晕的陛下,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南悠儿看着堆满整整一屋的礼箱微眯双眼。

  “除了吉服无二外,凤冠头饰、耳饰、手饰、绣鞋都备了,请五姑娘看看有没有不喜欢的。”

  打开其中一个礼箱,里头分了五层,层层都装着各不一样的金步摇。

  再开其余的礼箱也几乎一样,琳琅满目让南悠儿有些头晕。

  “爹爹,您觉得呢?”

  南悠儿仰头,发现那人的目光被其中一个手环吸引。

  那手环纤细的金身被一朵不知名的花盘踞成环,而在接口处有一颗艳红的玛瑙,确实好看。

  南悠儿拿起手环戴在手腕上,抬手对着他笑语嫣然。

  “这朵花和团扇上的一模一样呢,真好看。”

  也在这一瞬,一旁的南宫雪看到目光一向锐利的父亲,眼神竟然变得柔软了。她紧紧咬唇跑出房间。

  为什么?

  为什么父亲要让南悠儿爬在自己头上!

  想到先前的屈辱,南宫雪将路边的一朵茉莉狠狠碾碎。

  她才不在乎那人丑不丑!

  只要他权倾天下能给她无上荣耀,就没什么不可以!

  “南悠儿,你等着。”

  她南宫雪一定会入宫的!

  这一生,她都要把那人狠狠踩在脚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