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笑而安

一笑而安

鸠凤01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7-21上架
  • 10492

    不限(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安定酒庄

一笑而安 鸠凤01 2284 2019-07-21 09:00:00

  “话说三大家族,终于在日夜谷中围堵住了这魔头!仍凭他琴问寒功夫再深,修为再高,”说书人“啪”得一拍案板,说到,“终还是败下阵来,被药宗家主叶鼎澜一剑穿了心。”

  “哦~”底下茶座里传来人们的欢呼声,就好像这已经过去一年的日夜谷围剿并不能平息人们对于魔教琴家的愤怒,非得要在这说书人的故事中,再听他们被灭族个千百次才够。

  “可是这琴家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被三大家族这样围剿”有个不懂事的小年轻问到,“也没见他们杀人放火什么的。””哼,他们做的事,可比杀人放火可怕多了!”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回答到,“那个魔头琴问寒不知怎么的学成了一门诡异的术法,叫什么律音之术。听到之人,心神都会收到控制,听说还会直接被变成妖怪呢!”“而且啊,这个琴问寒还杀了叶家家主的妹妹叶梓姗。梓姗姑娘身为药家小姐,就是因为心善,只修习了救人的医药之术,从未碰过毒药之术才会被这魔头杀害的。”另一个男子接话到。“哎,可惜了这琴问寒本来是刀宗的第一人,才貌双全。年轻时就早早修习了琴家绝学月琴刀,明明可以成为一代的人,为何偏要去碰那些邪魔外道呢。”旁边一个女子叹气到。“你还为这魔头叹气?药宗叶家可还依旧在追捕魔教余孽,小心也把你抓了去。”女子身旁的壮年男子打趣到。“竟说笑,叶家人个个都是正义之士,黑白分明,哪会糊涂乱抓人。再说了,魔教之人,应该早就死光了吧。”

  二楼的房间,纱帘之后,金丝木软座旁紫檀香的烟缓缓升起,一个红衣男子倚坐在那里,右手撑着下颚,左手缓缓摇扇,静静地看着楼下那吵吵闹闹的人群,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少主,是否需要我把那说书人赶出去。”一个黑衣男子抱拳,单膝跪在红衣男子面前,问到。“无妨,让他们说便是。”红衣男子笑笑,收起手中的折扇,翻身站起,慢慢走向窗边。他在窗边站定,抬头望向天空,接着说到,“又能如何呢,世人只会相信他们想相信的黑白。这个世界,非正即邪。说你是魔,你便是魔了。”他停了停,转过头向还跪在地上的男子,“起来吧,须诚,不必行礼。在这里可没有琴家,也没有琴家少主琴笑安。我只是安定酒庄的老板,萧安。一个籍籍无名之辈而已。”“无论少主如今是什么身份,您永远是我柳须诚的主人,在主人面前,没有不跪的道理。”柳须诚没有起身,再次抱拳行礼,回答到。

  “哈哈哈哈,”琴笑安愣了愣神,看着柳须诚,渐渐露出了笑容,进而笑出了声,“你们柳家,就是太过忠诚。忠诚是好,不过…”

  “快给我拿两壶神仙醉来!”

  琴笑安的话被楼下的一个慵懒却依旧洪亮的声音打断,琴笑安循声望去,不由得笑叹一口气,“又是他,让银月去招呼一下吧。”

  “苏公子今日怎么来得这般早呀?”柳银月连忙迎了上去,“这可还没到安然姑娘弹琴的时候呢。”

  “怎么,我不能提前来占个好位置么?”男子笑着回答着。男子一身白衣,右手持一剑,一头黑发束在身后,前额的两缕碎发随风飘荡着,剑眉凤眼,这一笑却是自在逍遥。男子坐下时顺手一揽,将银月揽到怀中。

  柳银月倒也不羞,早已习惯了男子的做事风格,盈盈一笑,“哪有人敢和苏家大公子苏怀盛您抢位置啊。您要是愿意,我们这安定酒庄都是您的。”说罢,似作不经意地往楼上一瞥。琴笑安自然察觉柳银月在看他,不由得摇头无奈一笑。眼看着柳须诚就要走上前来为其妹柳银月赔不是,琴笑安忙向他摆摆手。

  正当苏怀盛与柳银月说说笑笑的时候,安定酒庄突然浩浩荡荡走进来一队人。个个身着浅绿色的衣衫。为首的少年,头发竖起,相貌堂堂,年纪虽然并不大,但眉眼间似都透着凌然正气,似乎只要开口就是话语轩昂,能吐凌云之志气。少年虽然有佩剑,可是右手却持有一碧色仙炉。

  “这不是叶家的少主叶自清叶少侠吗?要来与在下共饮一杯吗?”苏怀盛慢慢松开搂着柳银月的手,转向叶自清,笑盈盈地举杯问到。

  “哼,我才不会与你这个不学无术整日饮酒作乐之徒同坐!”叶自清不屑的别过脸,转头走向正厅另一头的桌子,坐了下来。

  “那叶公子来这安定酒庄莫不是来喝茶的?”苏怀盛不怒反笑,轻轻放下酒杯,继续问到。“我是来饮酒的。可是我知限度,懂适当,自然与你不同。”叶自清反驳到。手下的家仆已经招呼着小二要来了两壶神仙醉。

  “这限度为何,都是人定的。再者说,你这要的是两壶神仙醉,我这喝的也是两壶。你我到底哪里不同呢?还请叶公子指教。”苏怀盛还是这般笑盈盈的,叶自清却是气得不脸憋的通红,“你强词夺理,我不与你争辩!”

  “哈哈哈哈”苏怀盛似乎很满意叶自清的反应,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一个

  刚刚进门的蓝色衣衫的男子打断了。

  “怀盛,你又逗趣叶公子了。”蓝衫男子看向苏怀盛,微笑着摇摇头,慢慢向他走去。这个男子右手持一柄长枪,左手背在身后。他的衣衫和头发都只是轻轻的束起,微微飘拂,面若凝脂,眉目清秀,却不失英气。“竹之,你来了。”苏怀盛收起了刚刚玩世不恭的笑容,脸上变成了温和的微笑,招手沈竹之,“快来坐。”

  “三大家族都到齐了呢。”琴笑安看着热闹的楼下,右手轻轻抚上立在座前的那一把玉雕的古琴。良久,琴笑安轻轻一笑,“是时候了。”

  随着正厅中间缓缓落下的花瓣,身着红裙的女子怀抱琵琶,缓缓落到台中央。女子虽然戴着面具,却掩饰不了她那一颦一笑中的媚态尽显。舞台下,人们欢呼着女子的名字“安然”。

  琴曲正是兴起之时,一个苏家家仆走到了苏怀盛身旁,耳语几句。苏怀盛叹了一口气,起身作别沈竹之,就向着门口走去。台上的安然见状,却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缓步走向苏怀盛。

  “美人可是舍不得我?”苏怀盛笑着看向安然。安然没有回答,静静地看着苏怀盛,像是在等着他说什么。苏怀盛见安然不说话,突然嘴角一扬,凑近安然耳畔,“我知道你是谁。”

  安然一笑,像是原本就是在等这个答案。她开口,却是男人的声音,“我也知道你为何来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