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迎风而来

一、安徒生童话

你迎风而来 张敬辞 1443 2019-07-20 22:52:20

  十六岁那一年,白欢喜失去了她的母亲。

  她记得自己的母亲躺在地上,黑暗里她看不清母亲的脸,只是借着一丝月光,看着母亲眼角闪闪亮亮的,她忘记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夜晚,脑海里的那一夜是无声的,只有母亲的话:

  “好好活着,我的……孩子。”

  她记不得自己哭没哭,只是呆呆地坐在母亲身边,轻轻地合上她的眼睛,她也不记得当时有多混乱,一片黑暗的家里,嘈杂的人声,血腥味弥漫在这个小小的空间。

  她的母亲说,她叫白欢喜,是一世欢喜的意思。

  可是她的父亲总是骂她,说她是个女儿,害他白欢喜一场。

  是一世欢喜,还是白欢喜,她不明白,也不愿去知道。

  陆离第一次见白欢喜是在医院,小小的她躺在病床上,她的额头上包着纱布,细碎的刘海遮挡着纱布,一缕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她的脸更加惨白,嘴唇也是苍白的,甚至因为口干而裂开一道一道的小口子,说不上好看,可不知为何,在往后没有她的日子里,他能想起来的,就只有这张苍白的脸。

  他的母亲杜幸仪走到白欢喜的身边,低声啜泣,一双手覆上她的小手,轻轻地抚摸。

  “可怜的孩子,怎么就成了这样……她怎么就这么没了……”

  陆离轻轻地拍着自己的母亲,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母亲,因为他看到这一幕,他的心也是揪着疼。她看上去那么弱小,她不应该承受这一切的,她又怎么能够承受这一切?等她醒来,她又该怎么接受没有父母,寄人篱下的生活?

  他想,自己一定要对她很好很好,好到让她可以忘记过去。

  那一年,陆离十八,年少的第一个承诺,寂静无声,却又铿锵有力。

  白欢喜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看。

  黑暗之中,窗外的月光打破了这个房间,晚风吹过,细细柔柔的,仿佛在轻轻地抚摸着白欢喜,安慰她。

  这个家庭,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母亲张晓白是个受教育程度很高的女人,她温柔贤惠,美丽大方,有着自己的理想追求,可是父亲白书齐却是个不求上进,整日酗酒的混混。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喜欢父亲,为什呢要和他结婚,这个男人他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想到这里,白欢喜更加愤怒,她气这个夺取她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的那个男人,她恨不得现在把他杀了,她痛恨现在的自己只能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干不了。

  痛苦像是洪水猛兽,她溺在其中,逃不出来,仇恨紧紧地扼住她的脖子,让她难以呼吸。

  趴在白欢喜床边的护工感觉到床上的人的不对劲儿,打开灯,她看见白欢喜的脸涨得通红,不停地咳嗽,手紧紧地扣着床单,很难受。

  作为一个有着丰富的经验的护工,她很快就明白了这个小姑娘是得了哮喘,她赶忙按下床头的紧急按钮,并通知杜幸仪来医院。

  杜幸仪来的时候白欢喜已经平静地躺在病床上了,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因为出门太慌张,杜幸仪的头发都还是乱的,身上还穿着粉红色的真丝睡衣。跟在她身后的陆离也好不到哪里,眼睛里还充着血丝,原本服帖的刘海儿此刻乱糟糟的,整个人看起来很糟糕。

  看到白欢喜还是好好的那一刻,杜幸仪愣了两秒,接着是控制不住地哭,抱着白欢喜就是哭。可是白欢喜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自己和她不过是小时候见过面而已,哪里来的感情可言?死了也不会是他们的累赘。

  对啊,生个女儿就是个累赘,不然白书齐为什么要给她取名白欢喜呢?原本以为是个人儿子,结果却是个赔钱货的女儿,多讽刺啊,生孩子的是女人,结果男人却又嫌弃起老婆生的是个女儿。

  陆离安抚完母亲的情绪以后,又想着去安抚白欢喜的情绪,只是小姑娘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冷冷地看着自己,弄得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从来没有受过挫的陆离在白欢喜这里第一次受了挫。不过转念一想,小姑娘刚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心里肯定不好受,她需要时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