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你是我一的N次方

第十七章 我要你证明给我看

你是我一的N次方 大只舒 2072 2019-08-10 22:31:09

  顾晓北把简单送回家时望着坐在车上眼皮一直打架的她说:“我抱你上楼吧!”

  简单极度疲惫的模样让他感到十分心疼,那疼痛程度不亚于望着面如死灰绝食的何思雨时心痛感觉。

  简单揉了揉眼睛连忙摆着手努力微笑拒绝说:“不用了。我独自一人坐电梯没问题。”

  她不想顾晓北对自己太好,因为此时她想起躺在病床上的何思雨,所以害怕与顾晓北有过多接触。

  想到这些她慌忙推开车门强忍住脚的伤痛站起来对顾晓北露出灿烂微笑说:“你也很困了。赶紧回医院陪着思雨吧!正好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了。晚安。”

  说完她不顾自己受伤的脚慌慌张张走进自家院子里面,生怕迟一点会被顾晓北逮个正着。可她没想到顾晓北忽然在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晓北你……”简单慌忙中想拉开顾晓北的手臂。她很害怕她与顾晓北的关系还是剪不断,理还乱。

  “你让我抱抱你吧!就十秒,十秒可好?我好累……简单,我真的好累……好累……”顾晓北毫无生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此时的他像个丢掉盔甲身受重伤的战士满是不堪的疲惫。

  简单听了便默默放下手任由顾晓北抱着自己。而顾晓北把简单搂得更紧了,他干脆闭上眼睛把下巴靠在简单肩膀上休息。

  此时院子显得十分温馨可他俩都没有注意到院子里那几个摄像头都悄悄对着他俩……

  简单与顾晓北告别后搭乘电梯回到了自己三楼的小窝。

  回到家的她困到不行,当电梯门打开后她慢吞吞进入客厅孩子气把鞋子甩在地板上。接着不顾形象乱挠自己长发半眯着眼睛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在她十分困倦进入漆黑卧室打开小夜灯时发现自己床上坐着人。

  “啊——!”简单被吓得闭起眼睛尖叫起来顿时她的困意被吓得全无。

  “怎么?看到我像见鬼了似的。现在的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坐在简单床上的南宫童脸上浮出可怕的冷笑。

  听到是南宫童的声音后简单才惶恐睁开眼睛。

  “你怎么进来的。”简单惊恐喃喃道:“你喝酒了。”这时她察觉自己卧室时浓烈酒味使她心里开始发毛。这一刻她忽然有种错觉自己是掉进陷阱的猎物等待着被宰割的命运。

  南宫童勾唇深意一笑说:“三楼有个独立楼梯,而楼梯门口密码锁的密码竟然是我们的生日。你是不是不想我来,因为我来了可以看到深情戏码。”说完他冷笑指着简单放在书桌上的手提电脑。

  当他看到顾晓北抱着简单那一刻妒忌,愤怒还有不甘等等情绪如洪水那般一发不可收拾。

  简单这时才发现南宫童早已打开她电脑里面关于院子监控系统。她想到顾晓北抱着自己时而南宫童却监视着他俩,顿时她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丝寒意。

  她慌忙冲到书桌前把手提电脑合上同时毫无底气背对着南宫童说:“你喝醉了。我泡杯茶给你……”

  “嘿!女人我回来咯!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夏宝琳笑吟吟捧着蛋糕礼盒忽然出现在简单卧室门口。

  当夏宝琳发现简单床上坐着南宫童时吓得捂脸惊呼道:“Oh, my god!!!”同时蛋糕礼盒跌落在地上。

  简单看到此情景不顾自己受伤的脚赶紧走到夏宝琳身边说:“宝琳你先回你屋吧!有什么需要我再打电话给你。”

  “哦,哦好的!”夏宝琳慌忙拾起蛋糕礼盒飞快冲进客厅电梯里面按下按键消失在简单房子里面。

  简单望着夏宝琳离开的背影无奈叹气进入自己小厨房里泡杯柠檬茶端回自己的卧室。

  当她进入卧室时发现南宫童拿着她放在书桌上关于他两人年少时的合照在端详。

  看到这些她皱眉来到南宫童身边把水杯递给他说:“喝杯柠檬茶吧!这样子可以舒服一点。”

  可南宫童冷冷望着简单同时他眸底的狠厉之色一闪而逝。他高高举起那张合照然后迅速松开自己的手。

  “你干嘛?”简单惊呼着慌忙丢开水杯双手去接那张合照。

  顿时柠檬茶洒了一地使卧室弥漫的酒味开始夹杂着微酸的柠檬茶味。

  当简单双手接住相框那一刻被南宫童一把抱住甩在自己柔软被子上。

  此刻南宫童死死压在简单身上让她动弹不得。南宫童咬着牙齿狠狠盯着简单讽刺说:“既然有了顾晓北那还留着这照片做什么。”

  南宫童此时像审问犯人那样死死盯着简单。

  简单看到如此可怕南宫童连忙把合照护在怀里平静与南宫童对视说:“我和顾晓北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至少现在不是了。未来应该也不是了……”简单在心里喃喃到。她以前做过的蠢事不会重新再犯了。

  “呵!”南宫童冷笑着伸手抚摸简单的脸说:“你说话我能信吗?”

  简单看到像头失控野兽南宫童淡淡说:“信与不信在于你。”她深知南宫童暴躁的脾气便放弃再多的解释。就像当年那样。

  “呵?”南宫童此时轻勾嘴角露出笑容说:“或许我还有一个办法。”此时他觉得自己被万箭穿心快呼吸不了。

  说到这里他薄唇蓄着一抹肆意,他那墨色的深眸充满了邪魅诡异。他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简单如玫瑰花瓣的嘴唇如痴如醉说:“你证明给我看啊!”

  他语气像极哄孩童入睡安眠曲,可简单嗅到了危险气息。

  “轰隆”忽然雷声响起吓得简单脸色惨白身子抖如筛糠。

  今晚糟糕天气果然被李宇轩猜对了。雷声过后大雨泼到简单落地窗上形成一层又一层厚重的水帘。而简单院子里那群天堂鸟花被深夜这场忽如其来的暴雨砸得软弱无力随着大风大雨摇摆……

大只舒

牙疼加重了。只能靠消炎药和止痛药续命了。脸上还紧贴棒棒冰。所以拜托小仙女们多给我评论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