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仰望春天

第十二章 春天

仰望春天 陆小时 2040 2019-08-10 20:25:36

  石染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后领已经汗湿了。汗津津的,难受却达不到心底,更多的是恐惧,她又做噩梦了。

  好在床上就她一人。

  石染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过这个梦了。才醒来的时候,石染经常做这个梦。

  梦里,男孩笑得很好看,露出小虎牙,在喂一只狗。石染认识那只狗,她经常和那只狗一起玩。

  02年的退役军犬是受到很好待遇的。例如,会有住宿,相应的很不错的伙食,还有陪伴的人员。温母不喜欢养宠物,所以石染总喜欢跑到村庄附近驻扎的军区里和那里的军犬一起玩。

  小黑是一条德国牧羊犬,很聪明的一条狗,才开始的时候很傲娇,都不理睬石染。石染拿了火腿诱惑他,他根本就不领情,人家的伙食可是好着呢。不过顶不住石染总是骚扰他,那个家伙屈服了。后来甚至有向哈巴狗发展的趋势,一见到石染就开始蹦起来,最喜欢扑到石染。

  梦里石染看到小男孩笑得很是纯净,露出小虎牙,拿了牛肉在喂小黑。小黑很欢快的在摇尾巴,偶尔会停下来,蹭蹭小男孩。这时候,小男孩就摸摸小黑的头,示意他继续吃。

  再后来,画面突转。男孩冷冷的看着,旁边躺了一直狗,在哼唧。慢慢的雪花开始飘落下来,落在男孩的头发上,也落在那只狗的身上。终于,地下躺的狗不再呼出白气,身体开始慢慢僵硬。

  那只狗被男孩翻了过来,露出它的样貌,嘴的旁边还有白沫,眼睛睁着,是小黑,那只德国牧羊犬。石染看到了男孩就在狗的旁边,笑得恣意。

  明明那么小的小孩子,白白净净的,说起话,带着孩子特有的纯净。梦里的石染想张口,却动不了。

  再后来。天上的雪也不飘了。一望无际的,白茫茫的。天上的月亮映着地下的雪,发亮。亮的惊心,她看到,那么一个小男孩,头发软软的,耳朵红红的,脸颊也是红红的。

  男孩面前是一个小土堆,被扒开的。里面有只狗,已经僵硬了,四肢支棱着。

  石染听到有动静,就看向门口。是江彦,小男孩已经洗漱过了,小脸很干净,头发看起来软软的,柔顺的贴在耳边。眼珠很黑,看石染的时候,毫无杂质,穿了一身白色的T恤,很是帅气的一个小男孩,纯粹的模样很招人喜欢。

  石染张了张口,到底是没有发出声音。

  江彦走了过来,看着石染坐在床上,眼神呆滞,“染染,要吃饭了。”说完,把手上拿的衣服递过来,是石染的的小衣服,黄色的小卦,上面还有一棵向日葵。

  江彦试着给石染穿小衣服,被石染不留痕迹的躲开了。

  “江彦哥哥讨厌小狗吗?”石染不知道问些什么,与其说那是个梦,倒不如说那是一个真是存在的画面。上一世,石染接触江彦的时候并不多,对他也不了解,石染有自己的朋友圈,对江彦的印象大概就是邻家哥哥。八岁的石染上了三年级,过年的时候从家里拿了块肉去喂小黑,看到了邻家的少年,笑得很好看,可是,后来石染看到小黑开始口吐白沫,慢慢的四肢僵硬。

  “不讨厌。”江彦没有发现石染的僵硬,拿起小衣服的袖子给石染套上,江彦想了想自己家的狗,那是他母亲买来陪他的,怕他无聊,但事实上,说不上来喜欢。江彦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对待任何东西都是淡淡的。

  石染忽然间想抱抱这个男孩,心里害怕,可是那个冬天里的男孩,雪花飘下来的时候,他肯定很难受吧。

  “江彦哥哥,抱抱。”石染伸开双手,江彦很自然地弯下腰,抱起石染。石染很用力的拥抱了眼前的男孩,茫茫无际中的苍野,他肯定很孤独。

  江彦把她抱到床下,放在小凳子上,拿着她的鞋子给她穿,有点笨拙。石染的后颈已经湿了,她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有点害羞。六岁的小姑娘,上一年级,会自己穿衣服,更会自己穿鞋子。可是,石染坐在这里很安静,在等待男孩给她穿鞋子,系上鞋带。

  石染被江彦牵着走出了门口。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徐珂依旧在厨房忙碌,还有一个上海特色的早点,生煎馒头。围着围裙,手上拿着锅铲,阳光从窗户泄露进来,女人嘴上还在指导着小家伙刷牙,这是一个上海女人的早上,温馨而美好。

  徐珂看到石染走出来。

  “染染,洗洗小手,我们吃饭,好不好啊?”徐珂喜欢这个小女孩,看着软软糯糯的,很是可爱,可惜自己不能再生一个了。国家对待二胎问题有调控。

  “好。”石染很听话的走到漱口台,徐若谷已经在那里了,小家伙把衣服袖子捋的高高的,正在拿一个小牙刷刷牙,看到了小妹妹,想要说话,眼睛先笑起来。

  “染染,早上好。”徐若谷一嘴白沫,说话不清楚,石染听清楚了。

  “若谷哥哥,早上好。”石染也把自己的袖子往上撸撸,洗脸,洗手。

  饭桌上石父正在和徐峥正在讨论着什么,石染猜测可能是在追忆往昔,她知道父亲是个怀旧的人。

  石染走过去,坐在小凳子上。面前的瓷碗里摆了生煎馒头,小小的,圆圆的,很可爱。石染用手捏了一个,有点烫手,一口下去,肉汁横溢。石染被烫着嘴,依旧不舍得丢掉这个生煎,好好吃啊。

  石染很满足的喝一口豆浆。

  徐若谷在学围棋,吃过饭就去上课了,看到石染妹妹,有点不想去。“染染妹妹,我走了。”小家伙摆摆手,表示自己要走了。

  石染赶紧也摆摆手,看着徐若谷消失。

  石父带着两个小孩子直奔会场去。这几张票是托朋友买的,座位很不错。

  陆陆续续的很多人开始走入会场。手里拿着挥舞棒,或是汇演牌,带着名字的,图像的,还有,很多人脖颈上挂着相机,录像机。很是隆重。石染已经感觉到氛围,浑身开始躁动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