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仰望春天

第十一章 春天

仰望春天 陆小时 2274 2019-08-09 21:23:22

  石染很利索的按着上下的按钮控制着小松鼠背上方块砸巨龙,一下,躲开,再继续砸它,很快,小松鼠就胜利了,继续前进。徐若谷很明显就是一个老手,很熟练的操作,很快,两只小松鼠就到了最后闯关阶段,对战老母。

  石染一直都觉得自己动手能力很强,果不其然,毫不费吹灰之力就通关了。自己果然是宝刀未老啊。

  石染很是得瑟的扬起自己的小脑袋。看到江彦还在老老实实的看书,石染在想这小孩会不会近视啊,倒时候戴个眼镜就显得不好看了,不不,或许是另一种气质,斯文败类,禁欲风流,亦或…,想偏了。

  石染偷偷地看看江彦,安静的看书中,罪过啊,罪过‘

  “江彦哥哥,我们一起玩游戏吧。”石染举起手中的控制器,远远的对着江彦说话。

  “不玩。”江彦抬抬头,似乎在烦躁,因为有人打断了他的看书时刻。

  石染点点头,“那好吧。”软软的童音,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徐若谷看到自己妹妹有点不开心,赶紧换了一张游戏卡,“妹妹,我们玩雪人兄弟吧。”他按上面的显示器,画面出现了,是两个可爱的雪人。

  石染很多年没有接触过这些游戏了,她心中痒痒,但痒痒的力度不够,她提议到,“哥哥,我们玩魂斗罗吧。”

  “染染,你想玩那个啊。”徐若谷有点兴奋,自己的小妹妹真是好啊,也喜欢玩自己最喜欢的。

  石染看也冒着星星眼,“是啊,我很喜欢,若谷哥哥也喜欢吗?”

  徐若谷很愉悦的点头。

  显示页面出现,石染想要控场,“哥哥,我当前锋,你是掩护。”说完,石染已经上了,冲锋陷阵,热血沸腾。

  本来坐在软垫上,后来干脆站起来了。

  徐若谷本来是想换着的,不过,要是给妹妹掩护,他是乐意的,妹妹看着软软的,他会好好保护的,嗯,一定不让坏蛋欺负她。

  徐珂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小娃娃游戏机前面热血沸腾,另一个小男娃在写字桌旁边安安静静的看书。

  徐珂是典型的上海女人,用张爱的话说是像粉蒸肉。上海话带着点嗲音,从徐珂嘴里说出,石染很听。石染一向对美好的事物没什么抵抗力。

  “吃点水果。然后洗澡,好不好啊。”徐珂水果放在茶几上,几个小家伙就围在旁边。

  是家种樱桃,个个红彤彤的,颗粒饱满。

  “彦彦和若谷一起洗,好不好啊?”徐珂在洗澡间里放好水,问道。

  “妈妈,我想和妹妹一起洗,好嘛?”徐若谷央求母亲道。

  “妹妹是女孩子,所以不行哦。”徐妈妈走出来,准备先给染染洗,小姑娘洗完之后,再给两个男孩子洗。

  “可是,染染是我的妹妹。我想和妹妹一起洗。”石染听的头顶直发毛,这熊孩子,不行。

  “若谷哥哥,染染和哥哥是不一样的,不能一起洗的。”石染一击要害,直戳中心。

  “为什么不一样?”徐若谷秉承了他爹的勤学好问,呵呵哒。

  “姨姨,我要自己洗,我自己可以洗的。“江彦忽然冒出一句话,看着这两个争吵的小孩子,哼,果然是小孩子。

  “嗯,好。我们彦彦自己洗澡。那若谷也自己洗好不好啊?”徐珂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好。”徐若谷有点失望,不能和妹妹一起洗。

  洗完澡后的石染就尴尬了,她穿了一身徐若谷的小衣服,坐在床上玩的时候,没意识到。

  江彦洗完澡后,也穿了一身徐若谷的衣服出来,径直走到床上坐了下来。石染看着自己在擦头发的江彦,愣了。才意识到,今晚他们是要睡到一起的。

  作为六岁的小姑娘,石染是毫不介意的。可是现在问题是石染是一个具有成年意识的小姑娘,而且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害死她的人。虽然,这个人还小。

  石染在想自己八岁的时候在做些什么。

  上辈子,八岁的石染上三年级,当了中队长,在校园里检查红领巾的佩戴情况,是没有男女意识的。石染记得自己曾经好像看到过一篇文章是说,一般的男孩比女孩成熟晚。自我安慰很有效,石染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即将和一个小孩子睡在一起的事实。

  石染昏昏欲睡时,听到了汽车声音,想来是爸爸回来了。

  石父进来时,就发现小闺女就已经睡着了,旁边的小男孩也很老实的在睡觉。石纪清本来想亲亲女儿,就靠近女儿。

  “爸爸,不好闻,你走远点。”石父听到女儿喃喃道,十分女儿奴的去洗澡去了。

  石染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后领已经汗湿了。汗津津的,难受却达不到心底,更多的是恐惧,她又做噩梦了。

  好在床上就她一人。

  石染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过这个梦了。才重生的时候,石染经常做这个梦。

  梦里,男孩笑得很好看,露出小虎牙,在喂一只狗。石染认识那只狗,石染经常和那只狗一起玩。

  02年的退役军犬是受到很好待遇的。例如,会有住宿,相应的很不错的伙食,还有陪伴的人员。

  温母不喜欢养宠物,所以石染总喜欢跑到村庄附近驻扎的军区里和那里的军犬一起玩。

  小黑是一条德国牧羊犬,很聪明的一条狗,才开始的时候很傲娇,都不理睬石染。石染拿了火腿诱惑他,他根本就不领情,人家的伙食可是好着呢。不过顶不住石染总是骚扰他,那个家伙屈服了。后来甚至有向哈巴狗发展的趋势,一见到石染就开始蹦起来,最喜欢的动作是扑倒石染。

  梦里石染看到小男孩笑得很是纯净,露出小虎牙,拿了牛肉在喂小黑。小黑很欢快的在摇尾巴,偶尔会停下来,蹭蹭小男孩。这时候,小男孩就摸摸小黑的头,示意他继续吃。

  再后来,画面突转。

  男孩冷冷的看着,旁边躺了一直狗,在哼唧。慢慢的雪花开始飘落下来,落在男孩的头发上,也落在那只狗的身上。终于,地下躺的狗不再呼出白气,身体开始慢慢僵硬。

  那只狗被男孩翻了过来,露出他的样貌,嘴的旁边还有白沫,眼睛睁着,是小黑,那只德国牧羊犬。

  石染看到了男孩就在狗的旁边,笑得恣意。

  明明那么小的小孩子,白白净净的,说起话,带着孩子特有的纯净。

  梦里的石染想张口,却动不了。

  再后来。天上的雪也不飘了。一望无际的,白茫茫的。天上的月亮映着地下的雪,发亮。亮的惊心,她看到,那么一个小男孩,头发软软的,耳朵红红的,脸颊也是红红的。

  男孩面前是一个小土堆,被扒开的。里面有只狗,已经僵硬了,四肢支棱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