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仰望春天

第三章 是英雄

仰望春天 陆小时 2184 2019-07-26 11:56:44

  江彦有些烦躁,他觉得这小女孩有些呱噪,一直说个不停,他看着摆动的小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可是旁边的小人完全没有注意到。

  望楼大队驻扎了很多军队,陆军,还有空军时常来这里借场地来训练,因此这里各式各样的武器军需也都有。江彦本来是住在大城市的,父母因为要研究一种新型药品就搬到这里。江彦想告诉石染在大城市自然也是有军属院的,自己之前就住在那里,虽然当兵的不是很多,但是有很多大官,例如自己的爷爷,但他没开口,她想小姑娘这么小,即使他讲了她也很可能听不懂,倒不如不讲,白费口舌。到这里几天,江彦就知道这里驻扎了至少两个师的军队,得益于爷爷,他对这些也算是了解些许。国家的军队驻扎大多在乡村,整天都在训练,他每天都可以听到打靶声。

  小孩子本来就好奇心强烈,更何况是关于人民英雄的。当初江彦知道要搬到山村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看法,他觉得农村和城里都挺好的,不过他皱皱眉,看着手里的小白手,城市里没有那个小孩子会这样拉着他,或者说没有哪个小朋友敢这样,他们害怕江彦,那些小孩子都知道江彦小小年纪,却不是个好脾气的,更不是个好惹的。

  江彦看着被松开的手,哼了一声。

  石染在前面飞快地跑着,直直地奔到一个人的怀里,那人很自然地抱起她转了一圈,“小齐叔叔,染染来看你了。”姜齐抱起石染,好像重了点,一把把她举起来,举过头顶,作势要摔她,弄得石染咯咯地笑个不停。

  石染忽然想起什么,扭捏着小身体要下来,姜齐这才看到后面还有一个小男孩站着,小小年纪,剑目星眉,心里暗自诽谤着老忽悠的话,骨骼清奇,是个当兵的好料子。“小齐叔叔,他叫江彦,是我的新邻居。”转过头又对江彦说,“这是小齐叔叔,可喜欢我了。”,然后踮起脚,偷偷地趴在江彦的耳边,自以为悄咪咪地说,“他也会喜欢你的。”石染觉得自己当个小朋友完全没问题,撒娇什么的信手拈来。

  江彦看着小女孩郑重其事地介绍,不由得脸红了,这小女孩脸皮可真厚。

  江彦实际上是有些羡慕的,从来没有人这样抱着自己玩闹。很小的时候,跟着爷爷,他就很严肃,后来,跟着父母了,他们也是没有时间和自己玩的,倒是慢慢地养成了现在的这种性子。这种性子挺好的,他是这样觉得。

  石染看不明白了这个小男孩的心思,哎呦,还真是不好猜,于是,她拉着小齐叔叔的胳膊摇啊摇,“小齐叔叔,你带我们玩嘛?”

  石染和姜齐的相遇有点狗血,甚至,石染可以称得上姜齐的一声救命恩人。却说,石染和姜齐都不是个老实的,一个是小小女娃,整天往山里钻,一个是军区的技术骨干,却整天操着守备员的心。那两天石奶奶家的小猫怀孕了,这不当紧,偏偏急坏了小石染,她看过很多孕妇怀孕的时候都爱吃那些特别的东西。小脑袋一转就已经想了好多主意了,她也要给自家小猫补补。终于,她把眼光放到了树上叫个不停的蝉。这天很多军人开始出任务,姜齐也跟着去了,才开始好好的,不知什么时间开始掉队,再慢慢的,当他们注意到的时候已经不见姜齐了。倒不是说姜齐战斗力不行,而是之前在一次任务中负了伤,偏偏这是个不服输的每次都还跟着。那是六月份了,山上枝条藤曼横生,小姑娘是不怕的,可,那些枝条下的隐蔽处掩藏的有那些危险的,带电的,甚至是致命的东西,当然石染还是不怕的,不过有人却是遭了殃。

  姜齐已经被困了两天了,他的战友都在寻找他,他自己的东西也早就吃完了,本就一天的演习,他并没有带很多吃的,饥肠辘辘,而且陷入了陷阱。自从这些地方被划成了军区,当地居民就不再上面下陷阱了,可是挡不住生气。这两年,野猪大肆泛滥,地里的庄稼被拱的不像样子,把红薯芋头也偷吃了不少,很多人出于气愤就在山上下了电网来捕捉野猪。这野猪倒是没有捉住,人倒是困住了一个。

  姜齐觉得自己幻听了,怎么会听到歌声,很稚嫩,听着像是个女娃娃的声音,确实不错,他没看到人,倒是有声音喊了他一声,“叔叔,你也在这里玩吗?我爸爸说可危险了。”姜齐侧着脸发现了是个小女孩,眼珠咕噜噜给转着,头上扎了一个小辫,很是可爱。姜齐生怕吓着小孩,放低声音,“小孩,你看叔叔动不了了,你先回去叫人好不好啊?你看到和叔叔穿一样衣服的人,就说姜齐就行。”姜齐觉得自己很丢脸,在小孩面前更是,自己掉进野猪陷阱了,周围都是电网,偏偏碰不得。石染很乖觉,“好啊。不过叔叔要替我捉这个。”石染举起手,捏一捏手里的小东西,它扑腾着翅膀,却没有出声,是个哑将军。

  “好。”姜齐答应的很爽快,却看到小姑娘向着陷阱走来,正准备出声阻止,却发现小姑娘把东西一挑,电网上的电流停了,接着听到小姑娘说,“你等着我啊,我找人把你拉上来。”

  石染还没走两步就发现坑里的人上来了,很是惊讶,崇拜之情溢于言表,这让姜齐很尴尬,能说自己害怕的电被你轻轻一挑关上了,自己又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很容易就上来了吗?自己还是当个被人崇拜的英雄吧。

  于是石染成了小英雄,回到家的时候,姜齐也在,给她一个小盒子里面很多哑将军。后来姜齐从温母口中知道,石父和石染都是奇葩,一个专门教她那些乖僻的东西,一个专学那另类的知识。你见过一个小姑娘徒手断了野鸡的脖子吗?姜齐见了,就这当晚温母招待他的饭中的那个野鸡的脖子就是小姑娘的杰作,她还特意告诉了他诀窍,说什么呢,他不想听。所以,随意一挑就把开关关掉那什么的简直就不是个事儿。

  姜齐当晚回连营的时候,他特意借了电话,给母亲打了电话,问了问自己的小侄子的近况,总觉得自己脱离世俗已久,后结束才发现是小姑娘不是世俗中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