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仰望春天

第二章 是哥哥

仰望春天 陆小时 1999 2019-07-24 18:53:04

  石染脑子里忽然间发懵了,自己醒了有一周了,倒是没有见过那个人了,都快忘记他小时候的样子了。

  温母看见女儿盯着桌子出神,不由得向丈夫打趣,“也不知道这女儿随了谁,这小馋猫的劲儿,”转向闺女,“快去,都给你留着。”

  石染想自己应该早些对他好,对他好的多些,说不定他就会放过自己了。石染觉得自己自从醒过来之后,小脑袋瓜不能想太多事情,疼,整个人好像变笨了许多。

  石染抱着小碗,刚炒出的,还烫着。

  每周五石纪清都会很早下班。他平时喜欢带自己的小女儿去捉蟹螃蟹,或是用网兜捕些小虾米炒炒吃。这次倒是没带女儿,女儿出水痘了,不能碰水的。

  石染走出小院,踏上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小步快跑到邻居家门口,她有些害怕。这两天她看了很多鬼故事,现在太阳还未山,四月的晚风吹着洋槐的绿叶。叶子在风里飘啊飘,安静的令人恐极。石染总觉得后面有东西再跟着自己,终于忍不住跑起来。

  江彦在窗口看到小女孩两条小短腿飞快地变化着,嗯,是向自己家的方向来的。

  门里有只小东西闻声而来,是只小狗,雪白雪白的,都快有石染高了,秦姨说它还会长得更高,石染很多年后知道,这是一只萨摩耶犬。在当时这样一只狗是很别样的,同中华田园犬相比,特别好看。温母反对养任何宠物,然,温母在家占绝对领导地位,所以家里除了有两只鸡在后院,用来吃小孩子的剩饭外。石染很喜欢宠物,石父说这是遗传,他们老石家都喜欢宠物。石染想着父亲笑着摇摇头的样子。这时候,很多人说这是妻管严,怕老婆,可是后来也有人说这是疼老婆。秦姨家带了一只这样的狗可乐坏石染了,整天见了它就逗它玩。小狗闻出是她,用鼻子蹭蹭她的衣角,拉着她示意她进去。石染刚想摸摸它,就听到脚步声,她抬头,是江彦,这个小男孩,今年才八岁,却是一个严肃的小孩子,看到石染端着东西。皱了皱眉,然后接过来,就站在门口,两个人都不讲话,只是互相看着。石染看着现在还很可爱的小男孩,即使不说话也令人觉得乖得不得了,石染笑起来,这小孩肯定不会变坏的,“这是我妈妈送给你们的尝尝的,你们才搬到这里,肯定还没有吃过吧?”

  江彦看着小女孩的眼睛笑得弯起来,像是一轮小月牙,她的衣角被自家的蠢狗还在叼着,吭声到,“哦,我妈妈不在家。”

  温母想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随了谁的性子,不急不躁,都到现在了还没有回来,想起自己绝对不是个拖拉的,瞪了一眼在看报纸的丈夫。

  石纪清忽觉一记冷眼飘来,是妻子在瞪自己。好委屈,嘤嘤嘤。他一向是个能屈能伸的,面对妻子想来是挺能忍辱负重的,只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看报。

  “妈,你看谁来了?”石染炫耀似的把身后的江彦给母亲看,“妈妈,江伯伯和秦姨都不在家,好可怜啊,以后就让他在我们家吃饭吧。”石染想着不能只是自己对他好,还要母亲,父亲,很多人也都对他好。

  身后的江彦觉得自己脑袋有些突兀,他本就早熟,况且父母时常不在家他已经习惯了,他从没什么感觉,这小女孩在觉得他可怜?想着刚才她看着自己,眨着大眼睛,一闪一闪的,一副要哭的样子鬼使神差的竟然答应同她一起回家的。

  温母本就好客,况且聪明的小孩谁不喜欢?听说这次又拿了什么奖,温母看着自家的小女儿,整天一副蠢萌蠢萌的模样,哎,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温母赶紧站起来拿了碗筷,盛了米饭,端出来,看见自己女儿已经把自己的东西都给江彦了,还在不停的说着,“江彦,你多吃点啊,我妈妈做饭很好吃的。”

  这两天温母一只觉得石染好像懂事很多,可是现在看着江彦小小年纪很斯文的吃着东西,再看看自己女儿像是一个小仓鼠,嘴里鼓鼓的,这会儿还在偷偷看着盘里的菜,小眼神生怕别人发现似的,她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这两天的果然是错觉。

  吃过饭,温母把从园子里摘的草莓拿出来,都是洗好的,颗颗都很饱满,红色娇艳欲滴,上面的籽黑黑的,石染也觉得可爱,她想现在江彦吃了她家的东西,肯定不会讨厌自己的。自己要是对他更好点,说不定他也会对自己好的。

  “你吃,江彦哥。”石染本来以为会有些难为情,毕竟自己是个成年的“小孩”,可是喊出口的时候,很顺利,软软糯糯的童音腔,很可爱。

  江彦看着递向自己的小手,白白嫩嫩的,圆圆的很可爱,里面的草莓红红的,一抬头一双剪水的眸子进入眼帘,里面的是渴望,还有讨好。江彦很小就见过自己家经常会有人来,他们就是这样看着父母,渴望可以帮他们,江彦讨厌被他们那样看着。可是他不讨厌眼前的女孩,嗯,她是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了吗?

  “哥哥,秦姨什么时候回来呀?”石染吃着小草莓,抬头问江彦

  “嗯,怎么了?”江彦看着那个拉着自己小手爪,软软的,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和别人有太多肢体接触,即使是父母也不喜欢,悄悄地假装不小心把小手给甩开了。

  “我们去看兵叔叔训练吧?”石染很自然的把手抬起抓着江彦的,“哥哥,你还没有看过吧?”

  “你们才搬来肯定还没有去看过。”石染自说自话,“这里有很多当兵的,经常打靶,你知道吧,你肯定不知道,对了,我有一个相识的叔叔,可好了,还带我去看坦克呢,我还摸过手榴弹呢。”石染拉着江彦的手说过不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