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仰望春天

仰望春天

陆小时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7-23上架
  • 4903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是水痘

仰望春天 陆小时 2092 2019-07-19 23:40:47

  石染坐在院前的吊椅上看书,阳光从树叶间洒落,斑驳的影子在地面荡悠着,从发稍到发尾,再从发尾游回来。

  四月份,洋槐已经长了很多叶子,一条一条的,像是柳树。上面的洋槐花还准备着,等待某天的早上,悄悄地散发幽香。

  母亲在旁边的青石板上坐着择菜,四月份头茬韭菜很是鲜嫩。石染知道这多亏母亲,冬天的时候,母亲用厚厚的农家肥盖在上面,一场棉被似的大雪在一个冬天后孕育出了这些青葱可爱的小尖芽。

  她荡着自己的脚丫,看着远处玩耍的孩童,心里还是有些痒痒的,即使内里是一个已经成年了的,不幸的在二十岁那年被人害死的大姑娘。

  石染知道这一年要爆发非典,这一年会死很多人,这些人里包括邻家的那个少年郎的父母。那个现在还是个令人惊羡的男孩,聪明伶俐,长得很是好看,父母都是医生,工资可观,有个身姿纤细的姐姐,有会温言软语的母亲,有一个沉默寡言的父亲,可是这里的小孩都知道,那个男人总是会买来最新的玩具。可是这一年石染六岁,刚上小学一年级,她说的话不会有人相信。

  很多年后,那个午后,石染死的时候,正是韶华倾负,她看到了那个男人冷冷地看着她,嘴唇到底是没有动。他想说些什么呢?那一年,她二十岁生日还没有过,还在想自己要去哪里工作?可是最后时刻她竟然在想那个男人多大了,她不知道,怎么会知道呢,那个人从什么时候消失在她生命里的,她也不知道,或者说没人知道,悄无声息,可是为什么要害死自己?

  这一年石染生病了,长了榨菜,脸上贴了膏药,祸不单行,也生了水痘,会感染的那种,所以母亲没有让她出去。水痘现在还小,但慢慢的会长大,成熟,破裂,那时候,自己还不能动手去挠,浑身被虱子爬了似的。石染经历过一次,刻骨铭心。等到结疤,石染在记着日子。

  书本还停留在页菲处,温母摇摇头,还以为女儿开窍了呢,忽然间想起看书了,原不过是做做样子。不过,石染还小,温母想着。温母把择好的菜端到井边冲洗。石染看着母亲洗菜,水桶被系上的绳子从井底拉出,里面的水定是甘冽清澈的。这一年,井水可以直饮,河水也是很清澈的,里面的虾米和螃蟹会在之后的几年里渐渐消失。石染想自己好了之后一定要多下几次河,趁小河还有生机。

  石染眯上眼睛晒太阳,她想今年母亲会给自己怀个小弟弟,那是个很聪明伶俐的小孩,招人疼。自从意外醒来后,就没有见过弟弟了,很想他。

  家里的柴火燃起来了,石染看到窗筒上空有炊烟升起。她在想母亲什么时候开始喊上一嗓子。石父生平一不抽烟,二不嗜酒,偏好打麻将,下了班就去牌场儿。有时候幸运能够亲自上手,有时候人已经够班了,就在旁边看着。母亲很烦这个,因为,父亲总是到了饭点都不知道自己回来。起初母亲会亲自跑过去叫他,后来是石染去,再后来,母亲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大声一喊,父亲定会快快回到家门。这个是一定的,母亲是个急性子,若是父亲慢悠悠的回来,想必一整天他都要在唠叨中度过了,可是还偏偏不能还嘴,母亲总是有理的,这是这么多年来,石染和父亲的共同经验。

  这一年,基督教,佛教,甚至***教都鲜为人知。石染也是不信这些的,可是石染读了许多年的书,虽不信因果循坏,可是她知道,她疼爱自己的小狗,自己的小狗就会护着她,所以她想她对男孩好些,能不能,他对自己也好些,不害自己了啊。石染知道自己虽不算个笨的,可是要是对付那个男孩应该是不够格的。

  石染又闭上眼了,她想自己或许没有那个胆。2002年,六岁的石染是个胆小鬼,这一年她甚至连作业都不敢不写,害怕老师打手心。2002年,非典隔离了很多人,自然也有被错误隔离的,石染知道,可是石染还知道一个词语,叫做以防万一。2004年,现在还没到,可是石染知道,那一年,她会看到一个画面,即使很多年过去了,她也不会忘记。那时候她已经被母亲训练的不再胆小,可那一年起,她开始胆怯,那是从心底散发的寒冷。

  石染想自己或许是个没用的,自己知道很多事情,想了很长时间,可是没有一件是她可以好好避免的。

  “石纪清,回家吃饭。”母亲站到房顶上,大声一喊。接着向北走两步,“染染,回来吃饭了。”

  石染从吊椅上慢慢滑下,把书本合上,快速跑回家了。这一年的石染还很矮,未来几年依旧会很矮,有人说这是晚长。石染确实没有着急,父亲很高,母亲虽算不得高,不过也不矮,她美滋滋的想自己的基因是好的。

  这一年的石染开始学拼音,开始学认字,甚至会查学校发的字典,可是她说基因,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什么。

  母亲摆好碗筷,让石染上堂屋搬两个小凳子。石染看着小碗里的螃蟹,蠢蠢欲动,飞快地用手捏了一只,放在嘴里,好烫好烫。果然,鲜香味美。螃蟹是哪一年开始淡出石染的记忆的呢?大概是09年以后吧,那时候,出现了叫做DDV的农药。这种药大大方便了农人,例如,父亲就是直接受益对象之一,他明显在农忙的时候,还有空偷闲打牌。可那以后,石染经常在河沟里看到农药瓶,在以后的时光里也陆陆续续出现了许多种类的闹鱼药。

  石染发挥着小短腿的力量,很快就把凳子搬到院里,自己赶快洗洗手爪开始大肆吃起来。家里的凳子总是在堂屋摆着,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石染家里存在着一个特殊的东西。2002年,整个望楼大队都没有十台电视机,这个稀罕的物件,石染家里有一台。那时候电费很贵,所以母亲总是在傍晚的时候开一会,很多人会准时到达,即使是猫和老鼠的故事一遍又一遍的重播,也让人喜津津的。这台电视机并不是父母买的,是几个姨姨送给母亲的结婚礼物。

  “染染,别慌着吃,把这一小碗端给你秦姨让她尝尝。”石染听到有些愣,她知道母亲说的秦姨是谁。秦英和江远是从大城市来的,到这里据说是搞什么实验的,整天都很忙。秦姨很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经常和母亲说说话,而且他们带来了很多新鲜玩意儿,送了很多给母亲。

  人人都知道他们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石染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石染知道这个叫做江彦的小男孩,很多年后,会冷冷地看着自己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