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谷雨三候

第九章 杏华堂(二)

谷雨三候 正版牛毛毛 2725 2019-09-03 22:55:10

  夏飞琼的医术,是泊雪和阮兰煜手把手教出来的。

  九岁时,作为当今皇朝宫斗的牺牲品,夏飞琼被送到了杏华堂。这里,离皇城远的很,要一个月的脚力才能到达。夏飞琼被送来时,小小的一只,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身上昂贵的衣服早已破损不堪,还发了高烧,嘴里说着胡话:“娘亲,你不要走,别留下我一个人。”

  鬼手江雨桐创建的杏华堂,只见医堂,不见鬼手。江雨桐此刻已经闭关半年了。

  阮兰煜那时也不过八岁,既要照顾被突然送来的夏飞琼,又要照顾才六岁的泊雪。幸好泊雪从小自立自强,十分乖巧懂事,让阮兰煜省了不少心,反而对体弱多病又处处调皮捣蛋的夏飞琼照顾的很多。每一次想到这里,阮兰煜都想一巴掌拍死夏飞琼,然后抓过泊雪好好亲一亲抱一抱。

  夏飞琼虽然比阮兰煜大了一岁,但他从小受尽委屈,吃的又不好,一直到十三岁,个头才长过阮兰煜,等到十五岁才有了俊美少年的模样。

  虽然大夏王朝不在意夏飞琼这个小皇子,任由宫廷之人让夏飞琼送出皇城,来到白石镇,当地官员居然打着让小皇子好好学习的借口,把夏飞琼这烫手山芋送到了杏山杏华堂中,但夏飞琼毕竟是个皇子皇孙,大夏一日不灭,他有朝一日就可登上九重宫阙。

  所以,在夏飞琼十八岁那年,阮兰煜就让夏飞琼作出选择,留在杏华堂,还是离开。

  夏飞琼十八岁生辰那一天,杏山的杏花都开了,撒了一地的花瓣。阮兰煜带着泊雪和夏飞琼去山下白石镇玩。三个人逛了一天的街,阮兰煜给夏飞琼买了两身衣服,挑的夏飞琼最喜欢的紫色,给夏飞琼买了他想吃的乌梅酥,又给夏飞琼买了很多小玩意儿,让夏飞琼塞了满满一荷包。当然,也没有忘记给泊雪同样的都买一份。

  晚上回到堂内,天色都已经很晚了。三个人匆匆吃过了晚饭。

  “师姐,你怎么给我买了这么多东西?”夏飞琼掏掏耳朵,弹了弹,露出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要害我的表情。

  “昂。”阮兰煜漫不经心的回答。她在思考,怎样委婉的问夏飞琼,是继续留下来,还是离开?昨天杏华堂的医者都出去采药了,留下阮兰煜和泊雪守在堂内。谁知,突然就接到了皇朝内的旨意,一个娘娘腔自称姓刘的老太监宣的圣旨,让夏飞琼在十八岁生辰当日回朝面见皇上。

  “这是人做的事情吗?”阮兰煜低声狠狠的骂道,“雪儿,他们什么意思?”

  “为难的意思。”泊雪回答。明日就是夏飞琼的生辰,今日旨意送达,让回京面见圣上,一个月的脚力要在一天内赶回去,这明摆着掺合夏飞琼的性命,不去?那是抗旨,要杀夏飞琼的头。管你是不是皇子,现在被安排这小小的地方,什么事都是被动的。去?怎么去?飞过去?怎么可能?

  偏偏来的那个刘公公,还这么说:“少堂主息怒,奴家也是可怜人,颠簸了一个月才到了这里,那些有钱有势的公公,是不会派来做这等活计的。”

  “我可真是谢谢您了。”阮兰煜恶狠狠的对刘公公说,她凶猛的表情吓了刘公公一大跳。

  “好了,师姐,别这么说。”泊雪道,她觉得还是先接了这个旨意再说。泊雪拉住阮兰煜想要撒点毒药给刘公公的手,让她先回屋了。

  “多谢刘公公。”泊雪对刘公公道。“我知道,您是个好人。”泊雪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再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实。

  “少堂主,您客气了。”刘公公颤颤巍巍的撩起自己的红手帕,给自己擦着汗。

  “您是小皇子这边的人吧?”泊雪微微一笑,给刘公公倒了杯茶,细声细语问。

  刘公公一惊,知道泊雪肯定看出什么了。他小心翼翼的问:“小皇子他,他,过的怎么样?”

  “在这里一切都很好,您放心。”泊雪道,肯定很好啦,师姐照顾的这么好。

  两个人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先说点什么。

  “你是怎么看出我是小皇子这边的人?”刘公公先亮出了底牌。“不算是看出,”泊雪轻轻一笑,“您若是想夏飞琼死,可以不来,或晚来,但您还是来了。”

  “夏飞琼他在皇城中是争不过那些大皇子的,母妃势力又弱,保命就不错了。”泊雪盯着刘公公的眼睛,道:“我的记忆里很好,我记得九年前,是您送小皇子来的。”

  “是是是,是我。”

  “您把小皇子送到这里来,知道了不会亏待他。”泊雪道,“那么,您是怎么知道杏华堂的呢?”

  “是小皇子的母妃,安宁娘娘让我来的。”刘公公道,显然,他不想回忆以往宫斗的痛苦记忆,“安宁娘娘是被皇上赐死的,我跟着娘娘好多年了,她就信任我一个。”想到这,刘公公挺直了腰杆,感觉自己不负重托。

  “娘娘临死前,给我说,带小皇子找雨桐,她会收留的。”刘公公道,显然查清隐居山林的鬼手江雨桐现在住在哪里,废了他一番功夫,但夏飞琼最终还是完完整整的送来了。

  “公公,皇城可以不去吗?”泊雪问,她的眼睛里包含了很多的期望。刘公公不敢看她的眼睛,即使泊雪围了面纱,可她混身上上下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老奴,老奴,老奴害怕您。”刘公公用手帕捂住脸。他真的是在害怕。

  泊雪愣住了,我真的这么可怕吗?

  “有的,老奴死了,皇上就不会怪罪了。”刘公公声音都是颤抖的。

  泊雪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逼着坏人寻死的大坏人。

  “这只是暂时的,夏飞琼不死,皇城的人不会停息的。”泊雪看的很明白,夏飞琼要是死了,自家师姐的终身大事可有麻烦了。

  “您还在宫里,好好的,别出事情。”泊雪道,“您能做到吗?”“当然,当然可以。”“您把安宁娘娘的死因,您知道的,都给我写下来,可以吗?”泊雪没猜错,刘公公是个识字的。

  “好,好。”刘公公回答,这些话他憋了好几年了,如果现在不说,谁知道这回去的路上遇到点什么,就永远不能说了呢?

  满满的三页纸,带着忠心老奴的回忆和安宁娘娘的血泪,印在了泊雪心里,留下重重的一击。当然这些,她捡着重要的,给阮兰煜说了。泊雪要让阮兰煜看看手稿,阮兰煜又退缩了,她不敢看。泊雪就把那三页纸藏在了阮兰煜房里最深处的暗格里。

  第二天夏飞琼生辰时,泊雪倒是平静好了心情,坦然面对采药回来的夏飞琼。阮兰煜心情还复杂着,只想着多给夏飞琼一些好的。也不管这孩子怎么想的。

  “我知道,是宫里来信了吧?”夏飞琼继续掏耳朵,吹了吹。

  “你怎么知道?”阮兰煜一下子站起来了,泊雪赶紧拉住她。

  “还能有什么,我都十八了,他们留不得我。”夏飞琼打了个大哈欠,吐了口水在地上,“呸。”然后用脚踩了踩。

  “你想回去吗?”阮兰煜闭了闭眼睛,轻声问。

  “师姐,”夏飞琼的语气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你以后穿粉色衣衫好不好?”

  “胡闹什么?我不喜欢。”阮兰煜从来不轻易流泪的,这时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喜欢,”夏飞琼这小子地痞流氓的气质怎么都改不了,“我以后想天天看。”

  “你要是活下来了,我就天天穿。”阮兰煜别过头去,不看他。

  “好嘞,晓得了。”夏飞琼说完这句话,扔了个玉佩给她。“这是什么?”阮兰煜问。

  “我娘留给我的,”夏飞琼说,“我没钱,靠杏华堂养着,这玉佩值几个钱我不清楚,但只有一个,给你了。”

  “那我收着了?”

  “定情信物啊。”拿了就是我的人了。

  “那我不要了。”

  “等我活着回来了,你再不要吧。”

  泊雪非常自觉的自动回避。夏飞琼这小子,真的对师姐有意思。

正版牛毛毛

人物档案   姓名:傅西隔   生日:4月24日   身高:183cm   身份:傅家少宗主普兰城城主   配剑:孤霜   喜欢的人:泊雪   喜欢的颜色:蓝色   喜欢的食物:青团笋干老鸭煲   泊雪,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起去普兰城,去梅里雪山。   我知道那些地方都很危险,可以想到你在我身边,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知道我不够完美,可我会努力变强,让世间少一点疾苦,也让你,少等我一会儿。   你等我这么久,一定很累吧,这一次就换我,等你。   我以前是不相信天道轮回的,现在我信了,谷雨有三候,我候你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