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夜已入秋

第七章

夜已入秋 一埝一生 2479 2019-08-08 09:49:27

  带着遗憾,回到了教室,除了嘈杂,就只剩女人间的密谈了。张海看见我,赶忙把头转了过去,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他跟魏晨说的。我也知道他根本受不了魏晨那死丫头恐吓,也就没有怪她,坐了会儿,实在无聊到爆。就溜出去了,在学习闲逛着。

  九月的风,吹打在脸庞,空气的躁动中夹杂着些许的微凉,躺在草坪的我,瞭望隔着很多光年的太空,想着外面的世界,想着世界外面的世界,想着世界外面的世界的世界。望着通明透亮的间间教室,羡慕他们那种安逸舒适的高中生活。本以为到了这里,就可以和他们一样,可慢慢的才发现,我还是做不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压根没有到来。想着傻丫头,很看着她,至少让自己体会到了爱,也让自己学会了去爱。

  记得刚来这个学校,打了不少架,也是出了名的愣头青,谁也不服,欺负丫头的人,一个个教训,死丫头人小鬼大,到处惹事生非,为了她也没少挨揍。慢慢的,学校出了名的弟妹,虽说我们从不惹事,但再也没人敢惹我们。

  想着想着就有点出神,伴随着微风拂过,紧闭着双眼,享受着得来不易的宁静。

  也不知怎么的,发现七楼的画室,突然开了灯,有点好奇。谁大半夜去画室画画?诡使神差或者说好奇心特足的我,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是朱乐乐在,仿佛被她画画的样子吸引住一样,第一次以为只是好奇,第二次没注意,这一次才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状态。

  一描一画,一勾一壑,宛如仙子飘然而舞,简约而不简单,动中有静,静而不失半分意境。

  “看了半天,怎么不进来?我又不吃人。”

  “咳咳!路过,路过”

  朱乐乐俨然一笑,并未有意拆穿。“要不要评价一下?”

  “哪敢!你是出了名的天才,我可不敢。”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晨晨可都跟我说了,咋的,文大师,收笔封箱?这么决绝?”

  “死丫头,怎么什么都跟外人说。”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

  “额!没什么没什么。我这点微末道行,怎敢班门弄斧。开玩笑了。”

  “切!不愿赐教就算了。”说完感觉好像把话说死了。一边嘀咕着,一边不敢看我,手上的笔好像少了几分灵气,怎么也画不好。

  一旁的文臻也不知道怎么接下面的话,只是铮铮的看着,觉得她好像心境出现了点问题。心中有点不好意思,仔细端详着画板中的画,那是下午在店里画的那束满天星,形神兼备,画活了一般,慢慢的看得入神了。

  “你太注重中心了,最争艳的几朵,你总会来来去去的修改,让它们充满着心里的向往,神像形似,而且每朵花都有自己的向往,所以你的画总是那么鲜明,也许这就代表你的心境吧!可你却忽略了整副画,还有其他的陪衬,或许它们不是主角,但他们也有灵魂,赵姨插画总说,每朵花都要有自己的想法,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或许不能万众瞩目,但也有别样的风景,就像这万千世界,不可能每个人都是焦点,但每个人都有绽放的权力。”

  朱乐乐听得入神,根本没有在意文臻已经没有再说了。有点傻乎乎的看着文臻。

  “额!干嘛?我说错了?那就当我没说。”有点心虚的文臻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

  “没有,只是听惯了别人的夸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还很有瑕疵。谢谢!”

  “你确实画的很好。非常好,也是我见过画的最好的。”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改?”

  “额!我只会耍嘴皮子,嘿嘿!压根不会画。也没你那种境界。”

  “切!又来了。懒得理你。”朱乐乐有点生气的说到。

  像躲一般的逃走了,脑海里全是那副满天星,如果是自己,该怎么去完善这幅画?如果是自己是否能画出这样美艳的意境?如果是自己,或许压根画不出来,也不知如何下笔。

  高三的生活,总是以学习为中心,除了周一的升国旗,再无课间活动,以前课间休息那十来分钟总会被我们一分一秒的利用起来,有时候打球,有时候聊聊哪个班又来了漂亮妹子,吹着口哨,唱着跑了半里调的流行歌曲。特别是李奎那几句酒干倘卖无,那真的是杀猪般的天籁之音,天籁之音是他说的,也只有他自己这么觉得,用他的话来说,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所以根本就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想干嘛就干嘛。

  “文哥,中午请你吃饭。”

  “耶!铁公鸡今天掉毛了?”我打趣的说到。

  “咳咳!文哥说啥呢?这不是我女朋友昨天从老家回来,带了两只鸡,好东西怎么能一个人分享呢?怎么能忘了兄弟,我是那种人吗?”

  “嗯!是。”

  “我去,文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人家老伤心了。”说着就准备拉着我的衣袖往鼻子上凑。吓得我连忙躲开,“死远点,别那么恶心,搞得好像我跟你有什么一样。”

  “那必须有啊,我们可以兄弟。”马上变了一副面孔的李奎,搂着我的肩膀说到。

  “一边去,记得给我留鸡腿。”

  “嘿嘿!那必须的。就这么说定的,我去尿尿,要不帮你带尿?”

  “滚!”一脚送他离开。太恶心了。

  “大师,你看看怎样?还有什么不对的?”

  “啥东西?没空!”第一时间拒绝。发现声音不对,抬头一看。“嘿嘿!我以为谁呢?原来是朱大美女。”再看看放在我桌上的画,一阵头大,“我昨晚就随便说说,哪敢评价你的画。别来折煞我了。”

  “那我送你了。”

  “大姐,这么多人看着的,这样不好。”

  “谁大姐了?”

  “额,口头禅,口头禅。”

  “耶!好漂亮,乐乐姐画的吗?是送给我哥的吗?”

  晕!又来一个大麻烦。

  “满天星,代表守望爱情。哥,你可以啊!”

  一板栗敲过去,“说什么呢?瞎说。别人就叫我看看而已。再说这是画不是花。”

  朱乐乐脸有点微红,甚是可爱,第一次见冰美人脸红,就像天山雪莲绽放一般。

  “切!乐乐姐,可不可以送给我啊?”

  “你喜欢就拿去呗!别嫌弃画的差就行。”

  “怎么会,比某些人画的好多了,还装大师,封笔,切!一点挫折都受不了。被大美女打败是你的荣幸。是不是乐乐姐。”

  朱乐乐笑得更加开心了。

  “我说你有事没事,跑我们班来干嘛?滚回去复习。”

  “好好好!我不该来打扰你们。”你们这两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我和朱乐乐一人一个白眼给她,魏晨偷笑着拿着画蹦蹦跳跳就走了。

  “别听死丫头胡说。大嘴巴!也不知道会有哪个倒霉蛋之后被欺负。真心默哀!”

  “不会啊,我觉得晨晨特别可爱,很羡慕她。”说到最后声音很小很小,好像怕别人听见一样。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有点怜惜,或许我真不该为了那点破事,一直这样下去。

  “那个,中午一起吃饭吧!有人请客。”

  “不好吧!别人请你,又没请我。”

  “没事,一起去吧!我把魏晨也叫上。”

  “好呀!”原本冰冷的脸上又泛起了几朵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