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夜已入秋

第六章

夜已入秋 一埝一生 2303 2019-08-07 15:40:33

  “你好!我要一杯卡布奇诺。”一道清脆甜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不自觉的调节了一下自己的语音,回答道:“稍等”。这一刻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可以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

  转过身才发现,原来是朱乐乐。

  “没看出来嘛!你原来这么娘。”一脸坏笑。

  白了她一眼,“28,微信支付宝?”

  “难道不能用现金?哼!我要告你们,诋毁人民币。”

  “大姐,瞎说啥呢!当然可以。”

  “那我支付宝。”

  ……

  收完钱,拿了个号码牌给她。

  朱乐乐坐在我最喜欢那个角落里,手里拿了个随手画板。芊芊细手在画板上面慢慢的描绘着,俨然成为一道风景线。这一幕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具体什么样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仿佛懵懂的年纪有了别样的追求。轻声的讲咖啡放在旁边,怕打扰这一美丽的画面。

  看着她的一描一画,让我有点出神。

  “嘿!看啥呢?”

  突然的一声大叫,吓我一跳,“死丫头”,接着一板栗敲在魏晨的头上,“想吓死我啊!一惊一乍的。”

  魏晨看向我注视的方向,“哼!不好好工作,居然偷窥。”

  一阵头大,这也算?

  “死一边去。”

  “哇!原来是她啊,是不是喜欢人家?”脸凑在我面前说道。

  ……

  懒得理她,旁边王丽笑得合不拢嘴,早已经习惯这丫头欺负我,而我有无可奈何。

  “喝什么?”

  “哥,请客啊?”

  “我真想一板栗敲死你得了。”

  “我还是卡布奇诺,丽丽你喝什么?随便点。哥哥请客,嘻嘻!”

  一阵无语,“丽丽随便点。我请客。”被逼上梁山的我,大气了一把,自己花钱,总得豪气一点。

  “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摩卡吧!”

  “哥,再烤两个蛋糕。”

  ……

  “没吃饭啊!”没好气的说道。

  这两丫头蹦蹦跳跳的就走了,也不给我反抗的机会。“要三个,哥。”回头向我说到。

  “胖死你得了。”

  烤了死丫头最喜欢的榴莲面包,一杯卡布奇诺,一杯摩卡。正准备给她们送过去,发现死丫头居然跑去和朱乐乐坐在一起,聊的还挺嗨,根本不是一种人,一个文静,一个大大咧咧,看样子,好像认识十几年的老朋友一样。看到我过来了,死丫头毫不客气的说到:“哥,放这里。”

  朱乐乐也转过身看了看我,眼神中有点别样的感觉。我自己感觉被看穿了一样,浑身起鸡皮疙瘩。为了避免尴尬,我动作出其的快。也不理会她们异样的目光,转身就走。

  后面出现一句“看吧!我哥看见美女就会害羞吧!”我倒!真想一巴掌呼死她,到处接触揭我的短,心里嘀咕着。转过头就没有在想了。

  接下来两个多小时,我都在忐忑中度过,第一次有点莫名的害怕,具体害怕什么,我也说不清。看着她们有说有笑,时不时“偷看”她们,“难道我真的有偷窥的想法”心里想着,连忙摇摇头,有点后怕。煎熬中带着些许期待,希望时间过得快点,也希望时间过得慢点,就这样在不断徘徊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死丫头笑嘻嘻的看着我,眼神中有说不出的感觉,让人有点别扭,邀约着她的闺蜜就走了。朱乐乐则还在继续她的画作,而我再也没有关注过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没再多想,仿佛平静的湖面,偶尔微风吹过泛起的丝丝波浪。

  周末的晚上都是有晚自习的,从赵姨那儿回来,就准备去上课了。

  老马总是乐此不疲的第一时间来到教室,让本来嘈杂的教室,多了几分诡异,同学们都忍住口里的话语。此时的高三七班跟其他班级总感觉格格不入,怪异非常。

  总算熬到上课铃响起,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大家从刚才的气氛中脱离出来。老马的注视总算没有在游历在我们身上了。

  “今天晚上都安静的上晚自习,把去年的期末考试试卷拿出来,好好检查复习。我今晚有事,班长上来,坐这儿。”老马指着讲台的位置,而我们的眼镜班长吴蕊,战战兢兢的硬着头皮,拿着课本试卷,慢悠悠走了上去。

  我们这位班长,可能是因为学习成绩很好,被老马看上,除了学习,好像没见过她做过其他事。一公分厚的大眼镜,走在教室在走廊上,总是低着头,是不是扶下她那厚重的眼镜。一个平凡的小姑娘,校服上有点泛白,身上没有半点装饰,本来不高的个子,看起来更显朴素。

  老马带着他那凝重的表情退下了,后门的李奎为我们通报着老马的离去,“耶耶耶!自由了。”教师哗然的一片狼友的嚎叫。吴蕊压根就不管我们,也管不着我们。

  后山的“农家乐”是我们的窝点,李奎的未来丈母娘占山为王,因为想多挖一笔搬迁费,一直没搬走,也就成了我们的据点。打牌,吃泡面,抽烟,吹牛,一到下课这儿比市场还要热闹。

  给李海打了声招呼,李奎就带着我们四个在一间宁静而又充满烟草的10平米小屋里,研究长城建造实验,俗称打麻将。

  一边感叹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一边唾骂着良莠不齐的牌面。

  牌局如战局,敌我四方你来我往,叫骂声一片,特别是李奎,大喉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打麻将。

  “三万”突然声音小了,当时压根没在意,还在想碰不碰,看他们脸色不对劲,还一个劲给我使眼色。顿时后背寒气逼人,转头望去,死丫头来了。还一副不争气的看着我,好像我做错什么一样。

  “晨姐,别怪文哥,是我叫他来的。”李奎小心翼翼的说到。

  “李奎,你胆子不小啊!就会把我哥带坏。”

  “死丫头,你跑来干嘛?不好好上自习,跑这儿干嘛?”

  “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哼!”

  “快回去。”

  “你走我就走。”一副赖着我的表情,真不想理她,又无可奈何。

  一想着机会稍纵即逝,过了这村就没这庙,我再也没去管她,继续打着。李奎他们三个,生怕这小姑奶奶发飙,再把麻将桌给推翻了,局面越来越僵了。

  也越来越没意思,打完这局,我恶狠狠的看了看傻丫头!

  “走呗!要不要吃个冰淇淋。”

  “嘻嘻!哥哥最好了。”再也没有半点不开心,挽着我去了冰柜,“我要这个,哥哥吃什么?”“不吃”“哦!那就买这个吧!阿姨记账,写我哥头上。”

  店老板王阿姨,拿出她那本写满我们这两年的恶习账本,写着我们又来消费了多少。走的时候还不忘拉着魏晨说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也没什么交集,实在想不通聊什么。女人的世界,充满着太多的未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