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六十四章 众人皆忧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42 2021-05-06 21:11:07

  夜幕降临,和着风,和着雨,仿若要把一切阴霾都清除干净。

  黄泉之毒仍在徐冰清的身体里肆意横行,誓要将她消磨殆尽。

  “如何?”战云熙担忧地看着榻上昏迷不醒的人,问的却是榻前看诊的大夫们。

  这些大夫中就有徐冰清入狱时,武承志找来的那个大夫。

  他本是南黎国众多大夫中的一个,只因招惹上官府而祸累全家,机缘巧合下被武承志所救,这才幸存至今。

  “姑娘身体本就纤弱,这毒又极其霸道强悍,即便有解药,也要慎之又慎,更何况现在……”

  “是啊……”

  大夫们各各摇头叹息。

  这些人都是战云熙四处寻找的经常与各种毒物打交道的名医,医术虽比不上医圣,但也是个中翘楚,现在连他们都束手无策,那可如何是好。

  武承志道:“你不是说你有办法救她吗?现在医圣不在,碧落花也没有,你拿什么救她?”

  战云熙并未理会他,走至榻前,俯身低语:“陛下去西境是为了你,我来此也是为了你,安王正往这赶。你若出了事,我敢保证,战乱不会停止,你想要的天下太平不会实现,所以……冰清,活下去,为了我们活下去!”

  没有医圣,没有碧落花,他所能希冀的……就是徐冰清这个人,因为他相信,她不会被轻易打垮,即便她的敌人是天下奇毒,即便它随时会要她的命……

  她自幼经历了那么多,她的心性,她的坚韧,全都让她异于常人,相信这一次,她也一定能熬过去。

  “人在哪?”

  战云熙听闻此声音,立即出了房间,“前辈!”

  只见素日里谦雅斯文的莫修染,满身狼狈地疾走而来,完全丧失了往日的风姿。

  跟随其后的还有子暮、子落。

  而引领他们来此的是战云熙的暗探。

  “公子,属下是在惠城外找到的莫前辈,当时他正往这里赶……”

  “她人呢?”莫修染打断了暗探的话。

  “以后再说。”战云熙挥手让暗探下去休息,看向莫修染,“在房里。”边说边往房里走。

  “如何了?”

  “不太好……”

  其实不需多问,院子里浓浓的药味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房里的大夫们看到莫修染前来,虽不知他医圣的身份,但也察觉出了此人的不同,纷纷让道,好方便他为榻上之人看诊。

  莫修染诊完脉,就是一连串地探穴施针,手速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一番动作下来,他也累得满头大汗。

  榻旁的大夫们看得也是心惊胆颤,如此行针之法,大胆又凶险,稍有不慎便是一条人命,然而这人却是下针如神,手起针落,毫不迟疑,整个过程干净利落。

  “如何?”战云熙紧张地问。

  “死不了。”

  闻此,战云熙暂时松了一口气。

  大夫们却是各各面露惊异,震惊于此人的医术高超,毕竟病人先前明明是生命垂危之态,这会儿竟然是“死不了”,这结果怎不令人咋舌?

  战云熙趁众人未反应过来之际,“各位大夫辛苦了,我这就安排人领各位下去好好休息。”说着摆手让屋外的仆从领着众人出去。

  “小姐怎么会伤成这样?”子落看着榻上的人眉头紧皱,这才多久没见小姐,没想到竟然变得如此形销骨立。

  子暮在旁敛眉不语。

  “你们也先下去休息,这里我和莫前辈来照顾。”

  子暮、子落知其有话跟医圣说,先行离开。

  “这位是?”莫修染这才注意到屋内的另一个人。

  “哦!这是程治……”

  “在下武承志,早年承蒙徐侯爷相救才得以幸存。”

  徐明渊曾经救过那么多人,莫修染也就没怎么在意此人是徐明渊何时所救,又为何会出现在这。

  反倒是战云熙,听到他自报身份,略显惊讶了一下。

  “黄泉之毒最重要的一味取自碧落草,碧落草长于死亡岛,如今死亡岛已毁,这世间恐怕再无碧落草,更遑论其解药乃是碧落草长成之后所开的花。不知,医圣可有其他办法解此毒?”

  莫修染惊疑地看向他,“你怎会知晓这么多?”

  “在下……”

  战云熙打断他,“这不重要。她还能撑多久?”

  “我先去配药。”

  “哎!”战云熙不明所以,“前辈,她究竟怎么样了?”

  武承志看着莫修染离开的背影,喃喃道:“医圣也没办法了吗?”

  “什么?”

  “若是医圣有办法,想来会直言相告,而不是……”

  战云熙闻此,敛眉暗思,没有言语。

  夜深人静。

  “公子。”有人翻窗而入。

  房内一片漆黑,可这并不妨碍两人交谈。

  “惠城内已基本平定,估计南黎很快就会派人来议和。战将军已安排人收殓好赵世勋的尸首,以方便南黎人来要。至于,赵琴韵和北宫晋鹏……”

  “人死债消,找个地方埋了吧!”喃喃道,“相信冰清也是这样的想法。”

  “安王一行正往惠城而来,应该很快就会到。”

  “他若要来,谁又能阻止?不过,既然冰清想要隐瞒,那就能瞒一日是一日吧!先不要透露我们的行踪,包括父亲和大哥。”

  “是。”

  “对了,到哪了?”

  这话若是外人听到,必定是一头雾水。

  “一路之上,未曾停歇片刻,再有两日,便可到达惠城。”

  “此事不可对任何人吐露分毫,直到……”战云熙明知对方看不清自己的神情,仍是直视着他,“我要它完好无损地送到这里,不得出一点差错。”

  “公子放心。”

  “西境的战局如何了?”

  “姬苍晖已被宁小侯爷斩杀于阵前,剩下的这些将领不过是些乌合之众,想来西境很快便会被收复。”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姬苍晖以为只要有钱,就能够收拢军心,殊不知为利而来之人又怎会有足够的忠心和赤诚。”

  “恒王父子镇守西境这么多年,倒是收刮了不少钱财。”

  战云熙讥讽一笑:“到最后,还不是落入陛下的囊中。”

  “这还得亏陛下的智计无双,此战结束,东皇也总算可以安定下来了。”

  “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宁安郡主,否则都是白瞎。”

  “是。”

  “知会京城一声,人已找到,安好,勿念!”

  “是。”

  暗探离开后,战云熙看着漆黑如墨的夜难以入眠。

  若是徐冰清出现什么意外,他如何向陛下交代,如何向紫罗交代,又如何向那些关心她的人交代,更重要的是以安王的性情,他真的会出兵南黎,虽然赵世勋已死,但他也不会因此放过任何一个南黎人。

  她想要死得无声无息,不让任何人知晓,可活着的人又如何能够承受失去她的痛苦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