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六十三章 劝阻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150 2021-05-01 21:00:51

  雨,还在下,仿若要把一切肮脏污秽都冲洗干净。

  “你怎么会在这?”

  “属下在赶往惠城途中得知南境三城沦陷是计,目的是把赵世勋堵在惠城。现下,战云烈和卫峥嵘将军正率兵收复惠城……”

  姬逸风听罢闻路的汇报,并没有言语,而是看向霍奇,“这是你们小姐的计策?”

  “利用南境三座空城引赵世勋入瓮,并在惠城杀死他是陛下的旨意。”

  “三城!”姬逸风冷嗤一声,“是拿徐冰清做饵吧!”

  霍奇低着头,没有言语。

  “以自己做饵,让赵世勋放松警惕,趁机让我回东皇。她早知赵世勋会在南黎边境各城设防,从南黎夜城突围回东皇襄城,是她一早便做好的安排。她自己,你,徐博胜,皆是安排中的一环。就连现在……”叹息一声,仰头看天,“她也安排好了。”

  “王爷,郡主她智计无双,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颜末安慰道。

  “那也得她自己想要活……”

  雨水吞没了些许低语,让人听不清楚他说了什么。

  “走吧!前往惠城。”说着举步离开。

  “王爷!”霍奇阻挡在前。

  姬逸风冷睨着他,没有开口。

  霍奇敢断定,若自己不是宁安郡主的人,这位安王一定不会停下听自己废话,说不定会一剑扫来也说不定。

  “北夷传来消息,澹台朗起兵,被夏侯琨斩杀于阵前,而澹台鹏也被澹台朔斩杀于王座之上。如今的北夷,澹台朔一人独大……”

  所有人都知道,这么多年,北夷和东皇北境早就结下了死仇,稍有不慎就是战乱四起。

  颜末柳眉紧蹙,“没想到澹台朔这么快就解决了北夷的内乱。”

  “这不是显而易见之事吗?”闻路毫不意外道,“北战雄和南宫莹死了,澹台朗也就不足为惧了。至于澹台鹏,虽有心机谋略,但兵力不足,又名不正言不顺,垮台是早晚之事。”

  涂傲担忧道:“澹台朔一心想置王爷于死地,如今坐上北夷王座,想来更不会轻易放过王爷了。到时候,北夷和东皇恐怕又是一番恶战……”

  霍奇躬身行礼,“如今南境将定,还请王爷速回北境。”

  颜末看向姬逸风,她不知道这一次王爷会不会按照郡主的心意行事,但她知道自己不会再“重蹈覆辙”。

  经历了这么多事,这次她总算摸清了宁安郡主的路数,总是拿着家国百姓的名义让身边之人远离险境,而她自己则留下孤身犯险。

  闻路也看向姬逸风,“京城初安,西境还在战乱中,北境不能再出纰漏。如今南境有战老将军收拾残局,西境有陛下坐镇,王爷还是尽早回北境为好。”

  “既然皇兄在西境,就让浩然回北境去!”

  “王爷!”霍奇再次拦下他,“还请王爷回北境。”

  “看来你来此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解决这些杀手,最主要的……是阻止本王去惠城。”

  “属下职责所在,还请王爷见谅。”

  “你只需告诉本王,她是活着还是死了!”一直强压在心底的情绪终是爆发了。

  霍奇惊愣,有些不明白他的话意。

  “看来你也不知内情。”顺着雨帘看着惠城的方向,低声喃喃,“她还真是事无巨细、算无遗漏!”嘴角的苦笑泄露了心意,“连自己的身后事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不想让人知道吗?”冷嗤一声,“可以!大不了本王灭了南黎!”

  “王爷……”

  “她要做的事,本王阻止不了。本王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了!”

  “如今东皇刚经历战火的洗礼,朝纲不稳、民心动荡,急需休养生息,不宜再生事端……”

  姬逸风冷冷看着霍奇,手中的剑又收紧了几分,仿佛随时会拔剑而出。

  颜末见状,立即上前,“先前离开北境时,王爷已将北境军权全权交给宁国侯,如今西境有陛下坐镇,宁国侯回归北境主持大局也是理所应当。至于南境边城的这些杀手,既然郡主早就猜到了赵世勋的这一手,想来也早就做了防范,自然也无需王爷多费心思。现在重要的反倒是惠城,虽说已经把赵世勋围困在惠城,但战况如何,还未可知。况且这里离惠城也不算太远,我们前去看看情况,再做打算,也未尝不可。”

  “惠城那里,自有战将军解决……”

  “霍奇,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臣一心为了东皇,为了百姓,所做一切,无愧于心。”

  “好一个无愧于心!”姬逸风懒得再与他废话,飞身而走,“拦下他!”

  颜末和涂傲跟随其后离开。

  闻路和其一起赶来的暗卫拦下霍奇他们。

  霍奇看着闻路,“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闻路不忿,“你瞧不起谁呢?”

  “那就对不起了……”说着便要刀剑相向。

  “哎!你还当真啊!”

  “小姐有命,要我等护送王爷回北境。”

  “可王爷不想回北境。”

  “如今的东皇再经不起战火,这些年北境的百姓好不容易得以安居乐业,自然不希望再承受生离死别之苦……”

  其实闻路明白霍奇的意思,他们虽不在同一人麾下效力,先前也互不相识,但他们皆在北夷潜伏多年,知晓其中的不易,也知道北夷如今的平和是北境千千万万将士的鲜血和性命换来的,得之不易。他们都想尽力守护,因为他们是东皇人,是袍泽,自当偕作。

  “你别忘了,北夷内乱刚平,澹台朔也是初登大位,他也急需休养生息,目前是没什么精力来与东皇为敌的。”

  “若澹台朔不是你说的那样,执意出兵北境,又当如何?小姐的顾虑并无不妥,凡事未雨绸缪,才能稳操胜券。王爷此举,反倒不是为将者所为。”

  闻路摇头叹息,拍了拍霍奇的肩膀,“霍奇,你可知郡主命你护送王爷回北境,其真正意图并不是担心澹台朔会出兵北境。”

  “什么意思?”

  “郡主……”顿了一下,“郡主应该是想以此理由逼王爷离开南境……”

  “为何?”

  看着王爷离开的方向,“不知啊!”想到先前王爷询问郡主的死活,又联想到一直寻找未果的碧落花,“或许是不想王爷伤心吧!”

  “伤心什么?”

  “走吧!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着领着暗卫离开,完全忘了姬逸风离开前让他拦下霍奇的命令。

  霍奇见此,紧随其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