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六十一章 毒发无悔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124 2021-04-29 21:20:22

  不知过了多久,徐冰清痛醒过来。

  “你现在醒来,恐怕过会儿会更痛苦。”

  眼前总算清明了一些,“先生?”

  “你身体本就虚弱,又有伤在身,而后又突然泄了精气神,所以才会痛晕了过去。我适才对你施针,想要缓解毒发,可现在看来效果甚微。”

  “先生学过医?”

  “当年你父亲……”叹了口气,转了话语,“整日处于尔虞我诈之中,多学些东西,就多一份保障。”

  看来对于当年父亲的死,他也是十分介怀的。

  “有这么多人惦念,父亲也算不虚此生。”

  “我初遇你父亲时,他还是潇洒肆意闯荡江湖的侠客,他救我也只是机缘巧合,应该也没想过要什么回报。”

  “此事说到底是我挟恩图报了,而且挟的还是我父亲的恩。”

  “我隐姓埋名在赵世勋身边多年,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即便是你父亲,他在离世前怕也不知内情,你又是从何得知的?”

  “我原先只知道父亲救过一个南黎人,且此人身负厚重家仇。不瞒先生,我来这就是为了找到你,联手除掉赵世勋。因为我知道,只要徐明渊的女儿出现在赵世勋面前,我不去找你,你也会出现。”

  “你就不怕我最后图名、图利,或图钱,最后不但不出现,反而帮赵世勋杀你?”

  “我初见先生,便觉先生并非池中物,相信我们即便不同路,也应该不会结仇。更何况,先生还费尽心思请大夫来为我疗伤。”

  事实上,徐冰清初次见武承志就觉得此人不凡,在赵世勋身边多年不显山不漏水却深得信任和威望,不过这些并足以让她怀疑他的身份,直至……牢中时,他领大夫前来为她医治。

  “还真是胆大心细又聪慧!”

  武承志并没有解释那名大夫的身份,想来不会是赵世勋的人。

  徐冰清也没打算寻根究底,“我们现在在哪?”打量了一下屋内,好像是个密室。

  “将军府的密室。”

  “先生怎么会……”忽然想到什么,止了言语。

  “先前在牢里,郡主对战将军说,他才是最熟悉惠城的人。我想,郡主当时是在提醒战将军想办法脱困吧!”

  “先生果然厉害!”

  在当时,恐怕战惊鸿都没反应过来此话的含义,而武承志却一眼看破。

  “惠城久立东皇边境多年,地下的密室和暗道想来数不胜数,而将军府是必定会有的。我初次来惠城,也只是在将军府住过几日,那日恰逢听到郡主与战将军的谈话,便暗中查了查。果不其然,将军府书房里有一处密室,不过机关设置得极为巧妙,我没有能力打开,而这个……是后院的一处,虽然简陋,但还算安全。”

  一般来说,若是敌军来袭,首先要查的便是守将府邸,查找密室是不可避免的,而书房是重中之重,所以徐冰清他们待在后院密室里,相对还算安全。

  再者,这个时候,恐怕也没人来这将军府。

  “现在不只惠城,整个南境到处是战火连天的景象。东皇战力本胜于南黎,但赵世勋死后,他培养的那些死士疯狂成魔,完全没有一丝人性,见人便杀,双方伤亡惨重……”

  “什……什么?”

  “我们都猜错了,他并没有把那些死士带到惠城,而是提前把他们放在南境各地,随时准备着伺机报复。”

  徐冰清柳眉紧蹙,紧咬牙齿,努力抑制着胸腔内不断上涌的毒血。

  “还有……”

  “嗯?”

  “适才我们离开后不久,赵琴韵和北宫晋鹏,死了。”

  闻此,徐冰清没有言语。

  终于,武承志幽幽叹息:“一切都结束了。”

  “先生可还恨?”

  “恨!毕竟是‘恨’让我活了这么久,让我亲手杀死了仇人,让我……”

  “家仇已了,先生也该学会放下了。”

  “郡主放下了?”

  “放下……了。”意识变得有些飘渺,疼痛再度加剧。

  “你可知医圣的下落?”

  “不必寻。”努力辨识眼前的人,“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下落。若是我……若是我坚持不住了,还劳烦……劳烦先生送我一程,冰清感激不尽。”

  “你竟不想让任何人知晓你的消息。”

  “徒增伤感罢了。”

  “这样的孤注一掷,值得吗?”

  “先生杀赵世勋时,不也是同样的义无反顾?”

  话音刚落,身上的黄泉之毒便一发不可收拾,彻底席卷周身,让她生不如死。

  武承志看着她痛苦不堪,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喃喃道:“你父亲的情和义展现于外,而你却是深藏于心。”

  又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并没有多久。

  模糊中,好像有人问她,“不知现在你可悔?”

  不悔!

  时至今日,她仍无悔、无憾,亦无怨。

  抛却金尊玉贵,选择为父报仇,还事实真相,无悔!

  今生有幸嫁予心爱之人为妻,哪怕时日不久,且聚少离多,但已无憾!

  大仇得报,百姓可安,所以无怨!

  至于以后如何,便留给后人吧!

  她相信,将来的东皇,定会更加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想来现在的你还是无悔无怨的……”武承志坐在床前看着她,低声喃喃。

  事实上,他们相处寥寥,所共识的也只有徐明渊一人,但奈何那人已逝,他也不知如何才能鼓励她活下去,只能把他们相识的经过重新讲述一遍。

  忽然,密室外有脚步声传来。

  武承志看了一眼正与黄泉之毒作斗争的徐冰清,慢慢靠近密门处倾听外面的动静。

  这个时候,有人来将军府?

  听着越渐临近的脚步声,武承志的内心紧张到极点,手掌紧握着长剑,直直地盯着密室门。

  怎么办?

  他该怎么才能救她,救这个恩人之女?

  他不怕死,他怕的是他死了,徐冰清就更没办法活下去了。

  可看着她身受奇毒之苦,自己更是无能为力,但无论如何,若是敌人找到了这间密室,他就是拼死也要护在她身前,哪怕她下一刻就毒发身亡,他也要护她至最后一刻。

  来的那个人好像知道密室所在,但他并没有去打开密室机关,而是径直站在密室外门处,“我知道你是一直暗藏在赵世勋身边的人,我是南境守将战惊鸿的儿子战云熙。当然,你可能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但我有办法救徐冰清……”

  大概是那人在倾听密室内的动静,没再言语。

  过了会儿,想起密室里的人可能不相信他的身份,接着道:“徐冰清身边有一位亲如姐妹之人,名叫紫罗,她是我的妻子,嗯……那个……你可能也不知道……哎呀!总而言之,我是徐冰清的好友,不会害她。虽然你是南黎人,但我也不会害你。更何况,你杀了赵世勋,也算是为民除害,我就更不会对你出手了。”

  武承志思索着此人的话语,没有言语,亦没有动作。

  这个叫战云熙的,竟然能找到这里,还知道是他杀了赵世勋,消息如此灵通,想来此人能力不凡,但世人只知道战惊鸿的儿子战云烈,是出了名的虎父无犬子,可从未听闻过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儿子。

  “若不是担心我冒然闯入会引起你的恐慌,到时我与阁下刀剑相向,动静过大,恐怕会招惹来其他人,不然我哪会在这与你啰嗦这么多。”见密室内仍是静寂无声,战云熙无奈叹气,“哎呀!我真不是坏人,你快把门打开,我要见徐冰清。”

  武承志还是没有言语,他在估算着与此人交手之后,自己胜算几何。

  “徐冰清!徐冰清!徐冰清……”战云熙试图叫醒那个正生死不知的人。

  看着榻上痛不欲生的徐冰清,武承志在犹豫,他不敢冒险。

  “她是不是黄泉之毒发作了?我已命人去寻医圣,相信他马上就能赶过来。”战云熙急得直跺脚,思忖了半晌,“以她的性格,她是不是嘱托你,若是她撑不过这一劫,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她的消息,就任她这样消失于世间……”

  “你真能找来医圣?”武承志终于开口了。

  因为此刻的徐冰清真的很不好,她快撑不下去了。

  见里面终于有了回音,战云熙忙道:“当然!”

  “唰!”的一下,密室门开了。

  “你……”见到此人,战云熙有瞬间的怔愣,“竟然是你!”

  程治,这些年赵世勋身边最为信任之人,常常为赵世勋出谋划策,甚至为其数次出生入死,但生性冷漠寡言,智谋无双却不贪恋权位,是不可多得的良才。

  当然,这些都是战云熙收集赵世勋的消息时得到的情报。

  谁能想到,此人身负灭门之仇,在仇人身边忍辱负重多年,目的就是为家人报仇。

  最终,天遂人愿,他成功复仇。

  “她快不行了!”武承志顾不上证实此人的身份了。

  战云熙连忙收起心中的惊诧,快步走向床榻。

  果不其然,榻上之人已有些苟延残喘之势,嘴角、鼻腔皆挂着鲜血,青色的衣襟早已染上鲜红的印迹,只剩下那紧皱的眉心、紧握的拳头、蜷缩的身体彰显着她正深陷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这里不适合治病,我们先离开。”说着横抱起徐冰清,“阁下轻功如何?”

  “放心!”

  战云熙先一步施展轻功离开。

  武承志紧随其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